黑道悲情1 第二部分 朋友 4.商业计划(1)

孔二狗1 收藏 0 1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94.html


4.商业计划(1)



这哪儿是个拘留所啊,这分明是个武林大会。走了个卢松,进来了个刘海柱,刘海柱刚要放出去,张浩然又进来了。而且,这里面还有个二东子。

正在和二东子聊天的刘海柱,斜着眼睛看着张浩然和张老六。张老六的曲儿唱得的确不怎么样儿,一句也不在调上,可是张浩然却摇头晃脑的听得挺认真。看来这张浩然是个伪曲艺青年,根本没有任何艺术鉴赏力,还不如刘海柱呢。

刘海柱哼了一声,他看不惯张浩然的跋扈,更看不惯张老六的谄媚。要是让刘海柱在张浩然和张老六之间选择一个揍一顿的话,那么刘海柱肯定选择的是揍张老六。就好比当年在东北,对中国人下手最狠的不是小日本,是朝鲜来的二狗子。让张老六这样的人有机会狗仗人势,他得比张浩然还过分。用二东子的话来说就是:我最恨狗腿子了。

二东子又把耳朵捂上了,龇牙咧嘴地看着刘海柱。

刘海柱乐:这小子怎么跟个娘们儿似的,动不动就捂耳朵。

张老六那破锣似的嗓子终于停止了干嚎,整个号子的人都松了口气,个个都偷偷地擦了把汗。


“这就完了?”躺在铺上的张浩然眯着眼睛看着张老六。

“完了。”张老六也知道自己唱得不好,讪笑。

“那再唱个别的吧,我记得你会唱那叫什么来着?对,《白蛇传》!”

那个年代没什么文艺活动,流行歌曲更是几乎没有,流氓们都喜欢小曲儿。

“啊?还唱啊?!”张老六自己也唱累了。

“唱啊!我就喜欢听你唱。”

“那好吧!”

张老六又摇头晃脑地开始唱了。大家刚才的汗还没落呢,新的汗又出来了。

“调子起低了,高一点儿。”张浩然还能听出调子高低,不断地指导张老六。“再高一点!”“哎,对了!”“操,现在又高了,小六子,你这唱功怎么退步了啊?!”

张老六不敢唱了:“浩然大哥,天太冷,感冒了。”

“算了,算了,不听了,咱们大家唠唠。”

“哎,好,大家都过来啊,跟浩然大哥一起唠唠。”张老六真是十足的狗腿子。


除了倚在墙角聊天的刘海柱和二东子,大家都凑在张浩然旁边聆听江湖大哥教诲。尽管有俩人没凑到自己身边来,但是张浩然丝毫不以为意,开始了“浩然式”的训话,可能他觉得墙角那二位不过来听他“授课”是他们俩的损失,根本没必要非要他俩也过来。据说张浩然这人虽然岁数不是很大,但是总爱以长者自居。虽然文化不是很高,但是酷爱教育小兄弟们。尽管谁都比较烦爱教训别人的人,但是似乎都不太烦张浩然的话,因为张浩然这人似乎对党和国家的新政策了解得比谁都透彻,在他那看似粗鲁的谈吐中,总是不乏真知灼见。


“你们这帮混子,成天就知道打架斗殴,成天进拘留所,知道丢人不?一个个都老大不小了,成天没个正事儿。”

一屋子的人没一个答话,可能大家都觉得没法回答,因为张浩然也进了拘留所,肯定也是因为打架斗殴进来的。可能张浩然在训话的时候忘了自己也是在拘留所里面。

看见没人答话,张浩然自己开始滔滔不绝了:

“现在时代和以前不一样了,你们还当是文革武斗呢?现在都去赚钱了,你们懂什么万元户吗?”

“你们肯定不知道什么叫万元户,就算是知道,你们也没见过。”

“现在国家有了新的政策,以后不再会有什么资本主义的尾巴了,资本主义的尾巴越长越好。万元户不就是靠资本主义的尾巴致富吗?”

“你们肯定也听收音机吧?!可是你们成天在收音机里听《隋唐演义》,那些东西有啥用?你听100遍你能成了俏罗成?”

“就算是你成了俏罗成也没用,当今社会,你敢杀谁去?”

“我也听收音机,我也偶尔听听《隋唐演义》,单田芳那老爷们儿讲得确实不错,但那只是个消遣。我听收音机主要是关心政治。”

“比如,前段时间我就听到一句话,听到这句话我就明白我将来要干啥了。你们知道我听到了什么吗?”

张老六接茬:“浩然大哥你听见啥了?”

张浩然面有得色:“收音机上说:个体经济是公有制经济的必要补充!”

“你们知道啥叫必要补充吗?必要补充就是说:以后就必须要有个体经济。”

“我就准备搞个体经济了,我就准备搞个公司。”

大家都听迷糊了:“啥?公司?啥叫公司?!”的确,公司这个词太久没在中国出现过了,现在从张浩然嘴里说出来,大家都一时不懂是咋回事儿。

听到张浩然说这些,刘海柱和二东子也不自觉的凑到了张浩然的跟前。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