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悲情1 第二部分 朋友 3.盗亦有道1982(2)

孔二狗1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94.html


3.盗亦有道1982(2)



刘海柱问了句:“二东子,你把钱还他后悔吗?”

二东子也愣了愣:“……后悔,唉,也不后悔,要是我把他钱拿了,他女儿的病没法治,我那得造多大的孽,造孽是要遭报应的,我不后悔可不是为他女儿啊,我是怕自己造孽遭报应。”二东子这人真奇怪,别人都拼命证明自己是好人,可二东子总是拼命证明自己是坏人。

“那以后再遇到这样的事儿你怎么办?”

“操!不可能再遇到了。”

“我就问你遇到了怎么办,是还,还是不还。”

“……还!”

“好!”刘海柱重重拍了一下二东子的肩膀:“出去以后,我请你吃狗肉!”

“真的?”

“……真的!”刘海柱一激动把自己那只不知道是否还在人世的狗给答应出去了。虽然还没想好自己那只大黄狗要是被郝土匪吃了咋办,但是先把牛吹好了。

“那好,就等你的狗肉了!”

二东子和刘海柱击了下掌。

刘海柱又说了一句,让二东子懵了。

刘海柱着脸说:“我进来之前的确是有条狗,但可能是已经被我朋友吃了。这样吧,要是被我朋友吃了,你就再去偷一只。”刘海柱说完,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

“啊?我偷?!”

“是啊,你不是能偷吗?”

“……我……”

“哎呀,对了,你会杀狗吗?我那只大黄狗勒了好几天了都没勒死,你把狗偷来然后勒死,然后咱们吃。”

“**,我去偷然后我杀,到底是你请我吃狗肉还是我请你吃狗肉?”

“当然是我请啊,狗肉在我家里炖!”

“**?!”

“是啊!对了,你家有酒吗?你把狗偷来杀了来我家时顺便再带点酒。”

“哎呀**……”二东子快被刘海柱整疯了。

“我都给你想好了,我有个朋友叫郝土匪,他家有只大黑狗,哎呀,那狗特别肥,比我那个黄狗肥多了,到时候你就偷那只……”

“操!”二东子捂着耳朵,不听刘海柱说话了。

刘海柱一脸无辜地看着二东子,他的确无辜,他的确想请二东子吃狗肉。

刘海柱这次进来还真没白来,见识了卢松又认识了二东子。不过,认识这二位只是个开始,并不是结局。真正对刘海柱日后产生影响的是另一位。卢松和二东子都给刘海柱留下了不错的印象,可是这位却让刘海柱真真正正走向了江湖。

且说卢松走了以后,刘海柱本应睡头铺。那个年代很少有经济犯、贪污犯之类的,进拘留所的多是一些在街头打架斗殴的,刘海柱虽然在当时并不是顶级江湖大哥,但也是小有名气的混子。但刘海柱这人不爱出风头,卢松走了他也老老实实地睡在自己的铺位上,毕竟这是拘留所不是看守所,一共也就是那么几天的时间,睡了头铺也没什么意义。反正,刘海柱睡在哪儿,也没人敢惹他。


在刘海柱15天拘留的最后一夜,看守所里来了一位彪形大汉。本来来个彪形大汉没什么可说的,但是彪形大汉在80年代初的中国却不常见,因为那个年代的人普遍偏瘦,个个都营养不良的样儿,忽然出来一个浑身肌肉疙瘩的人,的确是有些扎眼。

这人不但长得扎眼,做出的事儿更扎眼。


这彪形大汉一进屋,做的第一件事儿不是跟大家打招呼,而是直接走到头铺,三下五除二把头铺的被褥扯到了地上,然后一抬手,扔上去了一床新被子,自己脱了鞋就躺了上去。

见过嚣张的,但没见过这么嚣张的。这些拘留所的常客们,随便哪一个不敢带刀子在街上扎人?这人是谁?怎么敢在这里这么嚣张?

一屋子人,没一个人说话。也许并不是不敢说话,更多的觉得惊诧。大家都把目光转向了本来应该睡在头铺的张老六,看张老六作何反应。这张老六虽然不是东霸天那样的江湖大哥,但毕竟也是一号人物。这彪形大汉这么做,是在是太折张老六面子了。

哪知道张老六一脸堆笑地朝那彪形大汉走了过去:“大哥啊,这被子是我的,你招呼一声我就搬走了呗,你干啥扔地上啊!”

“是小六子啊。哎,小六子啊,给大家唱个曲儿吧!”这彪形大汉眯着眼睛,头都不抬,懒洋洋地躺在铺上。

“唱什么呢?”这张老六还真听话,还真要唱。

“嗯,《打金枝》吧!”这彪形大汉看来不怎么文艺,但挺曲艺,喜欢听曲儿。

“浩然大哥,这个我唱不太好。”张老六面露难色。

“唱不好也得唱,我爱听。”


听到这里,大家都明白为什么这个彪形大汉这么嚣张、这么不守规矩了。

啥叫规矩?规矩就是由强者制订,然后由弱者遵守的行为规范。因为他是张浩然,所以他有权力不守规矩并制订规矩。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