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悲情1 第二部分 朋友 2.我的唾沫星子,那也是钉子(3)

孔二狗1 收藏 0 2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9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94.html[/size][/URL] 2.我的唾沫星子,那也是钉子(3) 二东子看着刘海柱笑了笑,没说话。 刘海柱转头看了看卢松。卢松俩手护住胸前,蹦到了大通铺上面,趴在那就不起来了:“解啊!我等你解开!” 刘海柱乐了,大家也都乐了:这土匪大院的头号土匪,斗起气来跟孩子没区别。枯燥的拘留所生活,要是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94.html


2.我的唾沫星子,那也是钉子(3)



二东子看着刘海柱笑了笑,没说话。

刘海柱转头看了看卢松。卢松俩手护住胸前,蹦到了大通铺上面,趴在那就不起来了:“解啊!我等你解开!”

刘海柱乐了,大家也都乐了:这土匪大院的头号土匪,斗起气来跟孩子没区别。枯燥的拘留所生活,要是没点这样的乐子,十几天可怎么熬啊。


一个小时过去了,大家开始打趣卢松:“卢大哥,起来解手了!”

“不解手,我到明天早上都不解手。”卢松趴在铺上,说什么也不下地。

这时大家再转头看离着卢松约十米的二东子,似乎躺在那睡着了。

三个小时过去了,大家又开始打趣卢松:“别憋坏了,卢大哥我还等你出去帮我评理呢,你这样还不得把尿脬憋出毛病来?”

“操,憋出毛病来我也不下地!”

又过了一会儿,大家也都累了,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刘海柱刚起来,还不太困,趴在通铺上斜了一眼卢松,卢松那俩眼睛瞪得倍儿大,直勾勾地盯着二东子。刘海柱再一转头,二东子正躺那打呼噜呢,看样子哈喇子都要流下来了。真是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更何况是被二东子这样的贼惦记。

半夜,刘海柱又睡醒了,再斜了一眼,卢松还瞪眼睛没睡呢,再一转头,二东子这哥们儿哈喇子流一枕头了。刘海柱长叹一声:没戏看了,敢情这二东子是成心认卢松当大爷啊!!


由于半夜醒了一次,所以刘海柱起床起得最晚。等刘海柱醒来时,发现大家又把二东子围中间了,正在围着二东子起哄:

“哎呀,二东子你从今天起就多了个大爷了!”

“二东子你还缺大爷吗?你看我老罗行吗?”

“管教让卢大哥马上出去,你行不行啊!”


在众人的吵闹声中,上衣五个扣系得整整齐齐的卢松走到了二东子面前。虽然卢松一夜没睡眼睛里全是血丝,但是卢松显然十分亢奋。

“二东子,愿赌服输!”卢松说。

“对,愿赌服输!”二东子说。

“跪下!”卢松向地上一指。

“……”二东子摸了摸头,双膝一弯。

卢松面有得色。

忽然,二东子又站直了,不紧不慢地指着卢松说了一句:“你输了,你要愿赌服输!”

众人定睛一看:卢松胸前的五颗扣子全开了!齐刷的全开了!

大家都惊了,几十双眼睛盯着二东子看,谁看到二东子是怎么解的扣子了?谁都没看见。毫无疑问,二东子是摸头和屈膝的同时把卢松的扣子解开的,但是这整个过程也就是半秒,他是如何把卢松的扣子解开的却没人发现。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鸦雀无声。

卢松看着自己敞开着的上衣发呆,不言语。

“你要愿赌服输。”二东子再次不紧不慢地重复了一句。

“……好。”卢松条件反射似的回答了一句,但似乎仍然不能相信刚才发生的事情是真的。

“跪下!”二东子暴喝一声,朝地上一指。


卢松脸涨得通红,敞着怀“扑通”一声跪在了二东子面前:“大爷!”卢松的嗓门不小。

“贤侄,平身!”

卢松的脸已经红成了绛紫色,转身就走,走了两步回头说了句:“二东子,事情一码归一码,以后我肯定不找你麻烦!”


众人都鼓掌,刘海柱伸出了两根大拇指。

第一根大拇指伸给二东子。尽管“偷”这事情为人所不齿,但是二东子的确是神乎其技,把“偷”已经变成了一门艺术,让在场所有人瞠目结舌且终生难忘的艺术。

第二根大拇指伸给卢松。因为以卢松的江湖地位,只要想赖账,二东子根本没辙,就凭他二东子还敢拿话儿挤对卢松不成?!可卢松真没耍赖,说跪就跪了。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但是还有比黄金更贵重的东西:信誉。

卢松输了面子,赢了信誉。刘海柱全明白了,为什么身高不足155cm的卢松会是混子如云的土匪大院里的第一号土匪:卢松的唾沫星子,就是钉子,铁钉子。

用小学作文里的常用的话说就是:卢松那又瘦又小远去的背影,在刘海柱的眼中渐渐变得高大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刘海柱问二东子。

“你疯了?在这里显摆手艺。”刘海柱不解。

“你以为我想啊?!卢松说了:我不跟他赌,他就掰断我手指头。我是因为打架进来的,要是在这断了手指头,以后我咋办。”

“他还真掰啊!”

“你说呢?!”

“嗯……肯定的。”

“你进来的时候我也刚进来,他非要见识见识。”

“你赢了非让他跪下干吗?你就不怕他找你麻烦?”

“他肯定不是那样的人。”

“透露一下呗,你这手艺是咋练的?”

二东子笑着站了起来,拍了拍刘海柱的肩膀:“呵呵,反正不是在开水锅里夹夹肥皂片儿就能练成的。”

“那是怎么练的?!”

“……呵呵。”二东子笑而不答。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