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94.html


2.我的唾沫星子,那也是钉子(1)



刘海柱绝对是拘留所的常客,1982年我国刚刚改革开放,对于一些治安案件放得比较宽松,通常打架不出人命、不致残就没什么大事儿。在刘海柱这样经常在街上打架斗殴的混子眼中,拘留所就是个大车店,随时来,随时走。

但是刘海柱这次进来火气不小,原因有二:1、平时打那么多架都没事儿,今天就是简简单单地教训了一下癞土匪,结果就进来了。2、那只大黄狗已经勒了好几天了,可到了今天还没吃到口,等自己放出去的时候,这狗早就该被不劳而获的郝土匪吃了。他太了解郝土匪那馋嘴了。

为啥没在临走前嘱咐一声,狗等我回来再吃呢?刘海柱懊恼。

进了拘留所,刘海柱一看那大通铺,二十来个人躺在那闲聊,一个认识的人都没有。倒是有个人认识刘海柱,还跟刘海柱打了个招呼。正在气头上的刘海柱也没搭理,悻悻地随便找了个地方就躺了下来,不一会儿,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刘海柱被吵醒了。按刘海柱的性格,被人吵醒肯定张口就骂,但是那天刘海柱居然没骂。刘海柱趴在铺头上一看。

一群人正围着一个人起哄呢。


“赌!赌!跟他赌!”

“他肯定输!”

被围在中间那人穿着件蓝色的涤卡裤子,脚穿一双黄胶鞋,上身居然穿着一件昂贵的黑色毛料中山装!要知道,在那个年代只有相当级别的干部才能穿毛料中山装。但是这中山装配上那裤子和黄胶鞋真是不伦不类到了极点。这人长得一点都不难看,甚至还可以说是半个帅哥,但是他的眼睛始终在不停地骨碌骨碌地转,显得格外精明。当然了,说他看起来比较精明是夸他,还有另外一个词更适合他:贼眉鼠眼。


“好!我就跟你赌!”一个洪亮的声音在人群中响起。

“卢老大就是卢老大!”“卢老大真是好样儿的!”众人夸了起来。

刘海柱自从听见那声洪亮的声音就开始找那声音的发源地,可是惺忪着睡眼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刘海柱这人爱看热闹,实在找不到声音的发源地就站起来找。

“那你要是输了怎么办?!”贼眉鼠眼的那位说。

刘海柱定睛一看,呵!原来刚才那洪亮的声音是人群中的一个身高不足155cm的人发出来的,这人个子实在太小,在人堆里根本看不见。这人不但矮,而且瘦,削尖的下巴、像是外国人一样凸出一截的鼻梁带上一双凸出来的大眼,再加上两条特浓特黑的两条竖着的眼眉,显得格外诡异。


“如果输了,我跪在地上叫你一声大爷!”这小个子嗓门继续洪亮。

“好!我要输了也跪在地上叫你一声大爷!”贼眉鼠眼的人说。

大家起哄:“好!”“好!”“赌!”

“那我问一句,你如果输了赖账怎么办?!”贼眉鼠眼的人继续问。

“我卢松没赖过一次账!”

“是吗?!”

“对!我说出话,就是钉子!铁钉子!”

“钉子?!”

“对,我说话时的唾沫星子,那也是钉子,个个唾沫星子都是钉子。话说在哪儿,钉子就钉在哪儿!”

“好!”大家都鼓掌。刘海柱也不由自主地跟着鼓掌。这小个子肯定就是土匪大院的头子卢松了,早就听说卢松是个小个子,但是实在没想到个子居然这么小。听完卢松这席话,刘海柱算是明白为什么卢松会是土匪大院里土匪中的土匪了。

就刚才这几句话,说得实在太爷们儿了,一句话说出去,那就是钉子,唾沫星子就是钉子,唾沫星子飞到哪儿,自己这话就钉在哪儿!

“找个裁判吧!”大家起哄。

“随便找谁,我的唾沫星子,就是钉子!”

“好!”刘海柱又叫了一声好。

这一嗓门也不小,大家都把头转向了站在大通铺上的刘海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