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94.html


6.我恨一个人,我让他冷(3)


据说东霸天的那群兄弟一个个都跟哑巴似的,东霸天只要一说话,他的兄弟就都连大气儿都不出。

“是谁打了我弟弟一砖头?”

“我!”房二鼓起腮帮子承认了,他知道他躲也躲不过,干脆认了。

“好!是条好汉,我敬你是条好汉。你打了我弟弟一砖头,我也砸你一砖头。我说话算话,一砖头就一砖头,肯定没第二下。这下砸完,咱们俩两清了!公平吗?!”

“公平!”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好!看你就像条好汉!”

“把他给我拽到岸上去,这冰面儿上太滑,跑不起来。”东霸天继续说。

东霸天跑开了至少20米,助跑、加速、腾空、扣下。原来这一套动作东霸天也会。比房二拍得还狠!

一声闷哼,房二栽到了岸边。不到一分钟,脑袋旁边儿的雪全化了,被房二口鼻流出的热血融化了。

房二就倒在那儿,东霸天根本就不管他是死还是活。

“西霸天是你对吧!”东霸天明知故问。

“……”李灿然不说话,面部肌肉继续胡乱地跳动。

“你看你,还戴个眼镜,装斯文人呢?”

“……”

“我叫东霸天,你叫西霸天,究竟是东风压倒西风,还是西风压倒东风呢?”东霸天不像老五在问话时那么可爱,那么纯真。他是装可爱。

“……”

“唉,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总得有一个压倒一个。”东霸天自问自答了。

“要杀要剐,你傻逼楞地!”李灿然早豁出去了。

“痛快!”东霸天对敌人从不吝惜溢美之辞。

“操!”李灿然懒得看东霸天这变态表演。

“看你是个痛快人,我也给你个痛快的。今天你在我弟弟厂子门口捅了11个,11个啊,你挺厉害。我呢,也替我弟弟出头那11个被你捅的来一刀。我就来一刀,就拿你这破腿叉子。你捅11个,我捅你1个,公平吗?”

“操!”

话音儿没落地儿,一刀就攮进了李灿然的肚子,这一刀,可没李灿然下午时候打架时那么留情面,差点儿没了根儿。

李灿然咬破了嘴唇没吭声,蹲在了地上。他常玩儿刀知道,这一刀可能要不了他的命,但是肯定至少能要得了他大半条命。这一刀下去,肠子得断多少根啊!这刀还不能拔,一拔就得出人命。这伤还不能耽搁,耽搁时间长了,也得出人命。

东霸天站在李灿然面前,幽幽地叹了口气,说:“我曾经跟人说过。我恨一个人,我让他冷。我爱一个人,我不让他冷。我从小就不想让我弟弟受冻,可我弟弟好几次差点儿没冻死。今天我弟弟……”东霸天说得好像挺动感情,声音有点哽咽。

东霸天顿了顿,咳嗽了一声,平静了一下情绪,说:“所以,我今天,让你冷。”

“镐把呢?!给我刨个冰窟窿!”

一声令下,几条壮汉抡起早就准备好的镐把开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