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94.html


5.啥叫代价(6)



据说老五的确也是个打架的人才,被人扯倒以后虽然自己被暴风骤雨般的拳脚痛击,但是他一直死死地抓住冯朦胧一个人打。 转瞬间,老五、李灿然等人都看不见了,蓝色的棉帽子不见了,蓝色的棉大衣也不见了,淹没在了人群里……

围着他们打的工人又围上了一层,再围上了一层……

在马路对面看热闹的刘海柱一声叹息:这哥儿几个,今天是得留在这了。

正在此时,忽然几声惨呼传来,刚才拼命向中间围的人群骤然向四边散开。

又是几声惨呼传来,工人开始掉头就跑,多数向工厂院子里跑去。

消失了几十秒的四个蓝色棉大衣又出现在了刘海柱的视野之中,借着昏暗的路灯的光,刘海柱看到了手里拿着一支长长的利器的李灿然又连捅了三个人。

在倒地被围殴的时候,李灿然摸出了腿叉子。

出刀是真快,捅了三个,连两秒都没用上。真不愧是西郊第一刀客。

赤手空拳的工人们哪能敌得住这样的快刀?全都往厂院里跑,有的显然是受了伤,跑的时候捂着肚子。

刚爬起来的土豆抡起冯朦胧的车子朝四散跑开的人群扔了过去。

房二又捡起了刚才那块断砖,加速助跑,腾空,抡砖……

打便宜手时这群工人都拼命向前冲,发现对方四个人全是在玩儿命而且手持杀人凶器后全拼命往回跑。这是人类的通病,发现有便宜占时冲得最快的人发现有危险之后,跑得也最快。

院门外,就剩下了四个蓝色棉大衣和倒在地上的冯朦胧。雪地上,全是血点子。不仅仅是冯朦胧和工人们的血,老五和土豆也都满脸是血。整场斗殴,从房二拍出一板砖到结束只持续了不到一分钟。刘海柱倒吸了一口冷气:这群野人,哪儿来的?!如此凶悍?!


李灿然踩在了冯朦胧的胸口:“别欺负我们西郊没人,别以为你们市里的多牛逼。”

冯朦胧被那一板砖拍得面目全非,看起来还是神智不清,但眼神中却全是不服:“……留个号吧!”

“西霸天,李灿然,西郊的。”

“……你要付出代价!”冯朦胧眼睛在喷火,但说话还是文绉绉。


“跑!公安来了!”土豆喊了一嗓子,穿着警服的保卫处的人正朝厂门口奔来。

四个蓝色棉大衣消失在了黑暗中,留下了几顶棉帽子和一地血点子。

牵着那只奄奄一息的大黄狗站在马路对面看热闹的刘海柱差点没因为这事儿惹上一身骚。

“柱子,是不是又是你找的人打冯朦胧?!刚才门卫小张看见你们站在一起说话呢。”保卫处的问刘海柱。

“扯鸡巴淡!你柱子哥我啥时候背后阴过谁?啥时候想收拾谁不是自己动手?!”

“那也咋不帮忙?”

“你也不看看挨打的是谁?!再说,我TMD现在不是你们厂子的,挨捅那几个我一个都不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