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悲情1 第一部分 过江 5.啥叫代价(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94.html


5.啥叫代价(4)


“兄弟,没你这样杀狗的。”李灿然看不下去了,替刘海柱着急,也替这大黄狗着急。

“那你说咋杀啊!”刘海柱终于遇到个明白人了,赶紧请教。

李灿然不认识刘海柱,刘海柱也不认识李灿然。在1982年初,无论是李灿然还是刘海柱,还都仅仅是在一个小区域内小有名气的混子,论知名度和实力,远不及东霸天、卢松、张浩然等人。但谁也想不到,就在半年之后,李灿然和刘海柱两人成了全市最大的两个一等一的江湖大哥,东霸天等人,要么被他们踩在脚下,要么被他们降服。

谁也想不到,这未来在我市影响了十几年的一正一邪两个江湖大哥,首次相遇就是在这个雪日黄昏的马路牙子边上,中间还隔了一只奄奄一息的大黄狗。这俩人讨论的不是江湖大事,而是如何快点儿把这只狗整死。

“这样勒倒是没毛病,但是我看这狗起码得勒45分钟才能勒死,你勒的时间太短,狗这玩意儿命大着呢!”

“咳,我也勒了半天了,可是这狗体格太好。”刘海柱讪笑,毕竟作为一个混子头子,弄不死一只狗有点儿丢人。

“你现在再把它挂树上,我估计勒半个小时,这狗也就差不多死了。”

“还要半个小时?”

“是啊!”

“算了吧,我看这狗就不该死,我不杀它了,正好我家缺一只看门狗,我把这狗带回去养着吧!”刘海柱显然对自己的屠狗手段丧失了信心。

“不杀也好,不杀也好,对了,你是这个厂子的吗?”

“我是……嗯,我现在不是了。”


刘海柱以前的确是这个厂子的,但是他已经被这厂子除名了,在自己习惯性的回答了一句“是”以后,马上又改口说不是。

“哦,那你以前是这个厂的吧!”

“嗯!”

这俩人见的第一面儿,聊得还挺投机。他们可能也没想到,在未来十几年中,他们之间会有那么多恩怨。


“那你认识冯朦胧吗?写诗的那个。”

“……认识。”刘海柱冷笑了两声。

“怎么了?”

“……没事儿,你来找他?”

刘海柱当然认识冯朦胧,不过俩人从来没说过话,因为刘海柱被除名的时候,冯朦胧还没进厂。以前刘海柱一直喜欢厂里的一个上海知青姑娘,这姑娘叫周萌,这周萌也有点儿喜欢刘海柱,俩人虽然没牵过手也没一起看过电影,但是是那种心照不宣的暧昧,俩人在这方面都有点儿矜持。但是自从这冯朦胧进厂以后,开始了对周萌的疯狂追求,天天给周萌写朦胧诗。令刘海柱气愤的是,周萌好像并不反感这冯朦胧,经常可以见到冯朦胧和周萌一起下班儿回家。刘海柱的朋友都跃跃欲试想揍冯朦胧一顿,但刘海柱总是拦着不让。刘海柱拦着的原因并不是怕冯朦胧的哥哥东霸天,而是觉得搞对象这样的事儿不应该用武力解决。纯爷们儿得用自己的魅力去征服姑娘,而不是要靠欺负情敌的方式来解决。冯朦胧的“撬行”行为虽然有点令人不齿,但是毕竟刘海柱和周萌并没明确关系,似乎从道理上看也没有特别大的不妥。所以,刘海柱一直忍着。

“是啊,找他!”李灿然的嘴角抽了抽,这是李灿然动怒时的习惯表情,只要即将动手打架了,李灿然的嘴角必然抽动。

“你们是要找他打架吧?呵呵。”

刘海柱也算是个老江湖,看着老五等人那表情、神态,已经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李灿然显然被刘海柱问了一愣,他没想到刘海柱看出来了。

“对!”李灿然这人挺爽快。

“在这打架?!”刘海柱也有点差异。

“对!”

“……”刘海柱伸出了大拇指。

“哈哈,咋的?”

“别的不说了,当心点儿,也当心他哥。”

说完,刘海柱拽了拽手中的绳子。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