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悲情1 第一部分 过江 3.欲将心事付瑶琴,知音少,弦断有谁听(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94.html


3.欲将心事付瑶琴,知音少,弦断有谁听(4)



黄中华踱起了小方步,走到了凉亭中间。据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说,当时这猥琐男这几步一走,众人就都平静了,因为这几步走得实在太有魏晋文人风骨了!黄中华的形象骤然在大家心目中高大了起来。大家甚至都不好意思催他快点写诗了。

只见在凉亭中间的黄中华沉吟了片刻,抬头45度角看了一眼天上的鹅毛大雪,信手拈来了一句:“三中全会真是好。”

众皆愕然,这是什么流派的朦胧诗?

还没等大家想明白,黄中华的第二句已经脱口而出:“人民群众干劲高。”

大家好像明白了,这厮不是写朦胧诗的,是写“七律”的。

“五讲四美三热爱!”黄中华迫不及待地吟出了第三句。


群众们开始骚动了:我们在这搞朦胧诗朗诵会,你来个主旋律的七律?你脑子刚被门挤了?

黄中华也发现群众开始骚动了,他有点儿不太自信了,平日里那自信的眼神多少有了些慌乱,小方步的步伐也有点错乱了。黄中华其实一般不露怯,可是他对于新的政策只有从收音机上听到的这么多,已经全写在前三句里了,第四句该咋结尾啊?!大家都等着呢!


完了,第四句难产了。大冷的天儿,黄中华冒冷汗了。

“……编啊!继续编啊!”有人起哄了。

黄中华转头一看,冯诗人和那小姑娘都在看着他冷笑呢。

满头是汗的黄中华情急之中忽然灵光乍现,可着嗓门儿来了一句:“家家都养大熊猫!”

“哄”的一声,人群笑炸了。


黄中华不知道大家笑啥,也笑着看着冯诗人。黄中华挺自信的,他这次七步成诗已经是他20年来的巅峰之作了,他有信心得到大家的赏识。

“你写这玩意儿叫诗吗?”

“什么玩意儿!”

“家家都养大熊猫?熊猫那是国宝,你想养就养?!”

人民群众显然都不怎么太认可黄中华的这首七律。

“到时候我们国家富强了,老百姓富裕了,就是每家养一个大熊猫,怎么了?”黄中华狡辩。

“你当那是养猪呢?!”

“养猪那又怎么了,你说我这诗哪儿不好?!”

“滚远点儿!滚!”

“我凭什么滚?刚才你们朗诵的那个也叫诗?”

“咋不叫诗?”

“那叫什么鸡巴诗?!那个叫什么北什么城的,都写啥诗了?!你们别在这扯淡了!”

“你说话干净点儿!”

“你们写的那叫什么玩意儿!瞎扯!……哎呀,谁打我,**!”


有人动手打黄中华了,黄中华反手就还了一巴掌。

黄中华还的这一巴掌的效果跟当年他爷爷的那句“混球子”的效果是一样一样的。据说那天在场的男青年基本全上了,起码有三四十个人,每个人至少踹了一脚,把黄中华从凉亭一直打到了红旗公园门口。黄中华虽然被打得连滚带爬,但口头还是很硬,边挨打边说:“还是李白牛X,你们别扯淡了。”

我市第一个被三四十人围殴的可能就是黄中华了。黄中华被打到公园门口以后在雪地上躺了大概5分钟,被那手拿一份《今天》的系着俩辫子的姑娘扶了起来。

“你不会死吧!”

“不会!”满脸是血的黄中华依然想微笑,但是再也笑不出来了。

“我送你去医院吧!”

“不用!”


黄中华颤巍巍地自己走了,还回头看了一眼那写朦胧诗的姑娘。

四个小时后,左胳膊已经打好了石膏的黄中华站在了医院门口。看着那白茫茫的大地和阴森森的天空,黄中华两行热泪流下。

他流泪的原因并不是因为被打了。因为他虽然被打了,但是只要回去纠结起西郊的同乡们,一定可以把这些朦胧诗人归拢。

他流泪的真正原因是:他没有找到艺术上的共鸣,没有找到诗歌方面的知音。

欲将心事付瑶琴,知音少,弦断有谁听?!胳膊断了也没人听……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