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悲情1 第一部分 过江 1.男儿何不带吴钩(3)

孔二狗1 收藏 10 4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9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94.html[/size][/URL] 1.男儿何不带吴钩(3) 冷了一下午的刘海柱这下暖和了,彻底暖和了,满脑袋都是汗,那没什么肉的脸臊得通红。他站在洗手间门口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手里居然还抓着洗手间的门把手。他虽然身经百战,但是的确没有过这样的遭遇战。这就好像是学过高数的二狗解上小学的侄女的奥数题,二狗解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94.html


1.男儿何不带吴钩(3)


冷了一下午的刘海柱这下暖和了,彻底暖和了,满脑袋都是汗,那没什么肉的脸臊得通红。他站在洗手间门口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手里居然还抓着洗手间的门把手。他虽然身经百战,但是的确没有过这样的遭遇战。这就好像是学过高数的二狗解上小学的侄女的奥数题,二狗解了一晚上也解不出来,就算是看了答案都不会,真是丢人啊。现在,刘海柱也不会了。面对凶神恶煞的土流氓刘海柱知道咋整,但面对这一车人的眼光刘海柱反而不知道该咋整了。

正当刘海柱手足无措地接受整个车厢目光的洗礼时,洗手间门“霍”的开了,从里面冲出来一个身高约170cm,体重约150斤的戴着蓝色头巾子的四十多岁老娘们儿。

这老娘们儿冲出来的气势有如猛虎下山,把刘海柱震慑得不由自主地倒退了两步,倚在了洗手间对面的车厢上。刘海柱定睛一看,这老娘们儿双手还提着裤子。

“臭流氓!!看我上厕所!!!”

“我……我没看见。”刘海柱说话的时候有点颤抖,还有点结巴。

“警察!警察!这流氓偷看我上厕所!!!”这老娘们儿的嗓门一浪高过一浪。

“……”刘海柱有点儿惊慌失措,他真怕这老娘们儿把警察找来,虽然他因为打架进过无数次看守所,但要是因为偷看老娘们儿上厕所被抓进去,那他不可能再风生水起地混下去了,面对那些兄弟,他情何以堪!

“你虎啊你!连门都不敲就推门!!”

“……那你为什么不插门呢?”刘海柱终于吭吭哧哧地为自己辩解了一句。

“你在家上厕所插门啊!!警察,警察!他偷看我上厕所!!”女人吵架就这样,根本不讲理。

“我没看!要看我也不看你啊。”刘海柱忍不住反驳了一句。

“你说啥?!你他妈的说啥?!看我上厕所你还有理了!!臭流氓你要看谁去?!”

这老娘们儿彻底被刘海柱嘟囔的这句“要看我也不看你”激怒了,伸手拽住了刘海柱的军大衣领子,另一只手提着裤子。看样子,是要动手火拼了。

刚才整个车厢的人还坐着看热闹呢,现在,大家都站起来看热闹了。

刘海柱那半分钟前还冻得僵硬的脸,现在热得都烫手了。他当然不是因为这老娘们儿要跟他近身肉搏所以冲动了然后发烫的,他这是臊的,真臊,他这辈子就没这么臊过。刘海柱无助地左顾右盼,他看见刚才和他坐在一起的那个粉头巾子大婶儿和绿头巾子小媳妇都在看着他笑。她们越笑,刘海柱就越臊。

“城里的厕所里的墙上都是你这样的人挖的洞,我在城里就被偷看过!警察,警察,抓流氓!”

“……”刘海柱不敢再说什么了,他怕这老娘们儿真伸手挠他,如果他被这老娘们儿挠了那肯定不能还手,只能挨着。


还好这时乘警走过来解围了。问清楚了情况以后,乘警说了两句话,还算通情达理。

“这位女同志,你把手放开。以后在火车上厕所记得插门。”

“还有你啊,以后记得敲敲门。敲了门不就没这事儿了么。”

“是啊,是啊。”刘海柱忙不迭地赔笑。

“臭流氓!!”提着裤子的老娘们儿又瞪了刘海柱一眼。

刘海柱长舒了一口气,低着头在众人的瞩目中灰溜溜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刚才还聊得热火朝天的三个人,都不说话了。粉头巾子大婶假装目视车窗外,绿头巾子小媳妇在偷笑,黑镜框知识分子则投来同情的目光。刘海柱也纳闷儿为什么那个老娘们儿对自己那么凶悍,怎么想都想不明白。要是刘海柱晚生30年他或许还能找到类似于“我是金牛座的,那老娘们儿是狮子座的,我和她星座犯冲”之类的解释,但那是在1982年,没人懂这个,那时候中国连土算命先生都消灭光了,更别提洋算命先生了。

时间过得真慢,刘海柱如坐针毡,依然一言不发,依然很酷。但所有人都看出来了,刘海柱这是尴尬的酷,额头上冒着冷汗的酷,是外酷而不是内酷。这几分钟过得真不容易,终于到了段家屯,刘海柱抓起铁伞灰溜溜低着头起身,他用余光一扫,看见了那个系着蓝头巾子的狮子座老娘们儿正向他怒目而视。

唉,为什么这个老娘们儿是和金牛座相克的狮子座的而不是和金牛座很配的摩羯座或者处女座的呢?如果是,那么,刘海柱可能就不会丢这么大的人。


终于,刘海柱手里攥着铁伞下车了,因为段家屯的雪已经停了,没必要再打伞。雪地里刘海柱那串孤单的脚印指向了段家屯的供销社,因为,他听朋友说,那个偷车贼的家就在供销社的后面第一家。

是的,刘海柱不会写文章,他成不了郭敬明。但是他在这个雪天的黄昏要用手里的这把铁伞在这个天空阴郁低沉的北风怒号的东北农村的雪地上,写下他应该写下的诗篇,写下那纯爷们儿的诗篇。

无论他要面对的偷车贼是狮子座的还是处女座的,这诗,都得写。

因为,他是金牛座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