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往事 第二卷 陷阱 第十九章 追寻

禹至恩 收藏 0 8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0.html[/size][/URL] 听了郁镇南的话,胜男将信将疑。她不得不重新整理着思绪。慢慢回想着过去的点点滴滴,还有街坊曾经的指指点点,想来,这一切都是有可能的,更何况,郁镇南根本没有必要骗她。方才他最后那番话,叫人听来伤感不已; 只是她今生,注定要辜负这个男人了。 唉。她长长叹了口气,回忆着同他的初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0.html


听了郁镇南的话,胜男将信将疑。她不得不重新整理着思绪。慢慢回想着过去的点点滴滴,还有街坊曾经的指指点点,想来,这一切都是有可能的,更何况,郁镇南根本没有必要骗她。方才他最后那番话,叫人听来伤感不已; 只是她今生,注定要辜负这个男人了。

唉。她长长叹了口气,回忆着同他的初识,他的戏弄,还有他的怜爱,他的热吻,心中不禁一阵哽咽。即便他有万般好,却不及宗泽在她心中半分重。

她猛然回想起方才与宗泽亲吻的那一幕。他,分明是有反应的!是的,他是在回吻她,那一刻他下意识的反应,不正是因为他心中早知自己与他没有血缘关系么!想到这里,胜男的脸上红晕一片。她甚至有些兴奋。既然宗泽不是她的亲哥哥,她完全可以象郁婉秀或者严如芳那样爱他,追求他。倘若她就这样向宗泽挑明他们的关系,宗泽是否会抛开从前的束缚,坦然地接受她呢?

胜男被自己的勇敢深深打动了。她几乎是一路小跑着回到了家。

“哥哥!”她大声喊道,“我有话要同你说!”

无人回应。

胜男心下一沉,快步迈进大门,一眼瞧见桌上摆放的一碗云吞面。她上前试了试,尚有余温。想来方才她出门之时,他必在身后相随。她心中一暖。闻到面香,方觉腹中饥饿难耐,刚端起碗来,她却突然意识到,难道他亦撞见自己与郁镇南在一处了吗?手上一滑,碗筷砰然作响,跌得粉碎。

“姑娘!”翠儿闻声赶来,见她失魂落魄的模样,上前问道,“姑娘方才去哪里了?叫人担心了好一阵。”

“我……”胜男会过神来,反问,“我哥哥呢?”

翠儿边收拾着地上的碎片边答:“大少爷出门了。阿福送他去了呢。”

“出门了?”胜男喃喃道,“他去哪儿了?”

“他没讲。”

“几时回来?”

“他也没讲。”

胜男当即明白,宗泽这是故意在避开她。

他甚至不给她机会澄清他与自己的非亲关系!既然他不是自己的亲哥哥,她难道不能爱他吗?当然能!可是,既然如此,他还在逃避什么?!

阿福背负着药箱和行李,紧紧跟在宗泽身后。对于大少爷的反常举动,他亦深感莫名其妙。宗泽向他所说的托辞是,灾区如今瘟疫流行,他须前往治病救人。

“不是才捐过款了么。”阿福不解地嘟囔。

宗泽叹了口气,没有接话。

临行之前,宗泽向他交待:“帮我好生照顾姑娘,看好这头家。我……兴许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返还。”

阿福听话地点点头,卸下行囊交付于他。宗泽冲他惨然一笑。

天边,夕阳已沉,斜辉脉脉。

胜男呆坐窗前,垂泪不止。阿福回来见到她,心中不忍,上前唤了声:“姑娘……”

胜男惊觉,见到是他,急忙擦去泪水,问道:“阿福,我哥哥去哪儿了?”

阿福便将宗泽所讲一五一十又对她复述了一番。胜男听罢,突然向自己房中跑去。阿福见状不妙,急忙追过去道:“姑娘!你想做什么?”

胜男不搭理他,自顾自地整理着衣裳。

阿福道:“姑娘,小的知道姑娘打算,小的也知道劝不住姑娘。不过,姑娘一定要答应小的,让小的跟你一道去吧!”

胜男看了他一眼,强忍心头欣喜,复又低下头去,道:“那你还不快去准备。”

胜男与阿福一路转辗,所到之处,饿殍满地,尸横遍野,蝇虫飞舞,鼠蛇肆虐,其状惨不忍睹。一些存活下来的难民,面如菜色,衣衫褴褛,甚至衣不敝体,许多孩子就这样赤条条光着身子在垃圾中寻找着食物。

初见之时,胜男心中难受,胃中却只觉恶心,接连吐了几日,茶饭不进,整个人如大病一场,骤然消瘦。

阿福心下焦急万分。她虽不是候门千金,可也是大少爷呵护娇养惯的小姐,哪里遭过这样的罪。只怕大少爷的人还未找到,她自己却先倒下了。这万一有个闪失,他如何向大少爷交待!

胜男却倔强得紧。无论他怎么劝,她都坚持前行。阿福无法,只得加倍看护,心中却是暗自叹息。所幸路上尚算安全,未曾遇到打劫强夺之难,叫人略觉安慰。

两人一个村一个村地寻找着,仍是一无所获。阿福道:“姑娘,这么多人,我看我们是找不到大少爷了。不如你快跟我回去吧!”

胜男不依。她静静地坐下,沉思着。她亦觉得他们这样盲目不是办法。忽然,她脑子里灵光一闪,对阿福道:“哥哥不是说,他要去治病救人么。我看到这里前来施药的,多是教会里的人,不如我们去问问他们,兴许会有线索。”

阿福气恼地道:“我不跟洋毛子说话!”他的父母死在洋人枪下,独自逃亡来到南方,在街头流浪之时,被宗泽撞到捡了回来,也难怪他如此反应。

胜男道:“你不去,我去。”说着,她略振精神,向一位神甫走去。

阿福赌气没有跟上前去。过了一会儿,只见她欣喜若狂地跑来,对他大喊道:“阿福!找到了!我找到哥哥啦!他现在就在辛村,离我们只五里地啦!”

正跑着,一辆军车突然从侧面开过,差点撞到她。随着一声刺耳的急刹车,阿福已飞身扑上,将胜男扑倒在地。车上下来一人,急切地问道:“伤到了吗?”

他的声音是如此熟悉。胜男推开阿福定睛一看:“郁叔叔?!”

“胜男?”郁镇南亦是一怔,急忙将她扶起。

“太巧了!”郁镇南眼中闪着欣喜,“你怎么跑这里来了?这里有多危险你知道吗?”他的语气中带着责备,却充满了关怀。

“呃~~”胜男一时语塞。要告诉他事实,她于心不忍。

阿福却口快,嚷嚷道:“我们姑娘是来找我们大少爷的!”

胜男想拦,已晚矣。

郁镇南尴尬地笑了笑,道:“人海茫茫,在这种地方想找一个人,不是那么容易啊。”

胜男道:“我已经打听到他的下落了。”

“哦?那我送你们去。”郁镇南不容分说,将她带进了车内。

阿福还想推辞,胜男朝他使了个眼色,他只好不情不愿地上了车,坐在司机旁,一路却目不转睛地盯着后视镜。郁镇南被他弄得十分不自在,同胜男闲谈了几句,便一言不发了。

路面坎坷不平,一路走得很是辛苦。车勉强开到村口,已无路可走。郁镇南抱歉地笑笑,道:“只能送你们到这儿啦。胜男,多保重。”

胜男下车,转身又问:“那你……几时回?”

郁镇南眉头深锁,严肃地道:“疫情如此严重,我看一时半会儿我是回不去了。”

“嗯,”胜男咬了咬唇,道,“你也要多加小心。”

郁镇南冲她笑笑。车掉了个头,迅速消失在她眼前。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