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婪末日 正文 第97章

sjhexcrvug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9.html[/size][/URL] 黄丽梅把袁丽娜的话和郑万江说了,“这简直是一个谬论,听了让人不可思议,袁丽娜的想法真是太怪了,一个堂堂的办公室主任会说出这种话来,这与她的身份极不相符。”黄丽梅说。 这也许有她的苦衷,俗话说得好清官难断家务事,每个家庭都有一本难念的经,现在有的人一旦有了钱和势力,就会忘乎所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9.html


黄丽梅把袁丽娜的话和郑万江说了,“这简直是一个谬论,听了让人不可思议,袁丽娜的想法真是太怪了,一个堂堂的办公室主任会说出这种话来,这与她的身份极不相符。”黄丽梅说。

这也许有她的苦衷,俗话说得好清官难断家务事,每个家庭都有一本难念的经,现在有的人一旦有了钱和势力,就会忘乎所以、为所欲为、颠倒黑白,以为有钱就会有一切,这也是有钱人的一种心理变态的表现,但这样的人成不了大气候,终究会被社会淘汰,吴海涛这样做的目的目前还不清楚,他跟这个案件有没有关联,现在也还无法确认,只能看以后的调查结果了,但他跟胡治国的关系非同小可,估计他为了胡治国当上局长,没少费心思跑关系。一些事情还不能过早的下结论,因为胡治国跟王文桐又有着非同一般的关系,如果把这些连接起来,那将是另外一个结果,一切还得看事态的发展。

“袁丽娜她可能知道一些情况,但为了自己的政治前途,是不会轻易把实情说出来,她不得不多加考虑,这是一种自我保护意识,他们之间是在互相利用,各自有一种心态。我们又没有确凿的证据,所以,对他们暂时也无可奈何。”郑万江说。

“吴海涛也有些邪行,一个小小的失窃案会搞得这样复杂,惊动有关领导,闹得满成风雨,我真不知道局领导是怎样想的?难道就因为他是个名人?”黄丽梅说。

“领导之间的事我们还摸不着头脑,官场上的事情是无法说清楚的,有些事情是一种政治手腕,都是出于保护自己,只有保护好自己,才能处于不败之地,这对现在官员来说,倒不是件坏事,这也不是明哲保身,只是一种策略,奸诈小人会无时无刻出现,其能量非一般人可比,他们是极其残忍的,有时会让你防不胜防。就像我们破案一样,是绝对不会把底细告诉罪犯,这也和打仗一样,谋略尤其重要,只有这样才能稳操胜券。”郑万江说。

“还是队长大人高见,我怎么没有看出这一点,看来我们要做好稳扎稳打长远的准备。”黄丽梅说。

“什么高见,只是随口说说而已,有些话不能太认真,只有把案子完全破了,这才是我们最终目的,今晚我们去白瑞芳的老家,了解一下具体情况,把他的狐狸尾巴揪出来,他是个不见棺材不落泪的人,没有确凿的证据他是不会轻易就范的。”郑万江说。

“这样做真是有些太缺德了,一个姑娘就这样被他毁了,这岂不是自寻死路。”黄丽梅说。

“他太善于伪装了,如果没有何金强一案,刘淑华没被我们发现,她是不会说出这事的,这个案子将不知什么时候才大白于天下,有些事情不像我们想的那么简单。”郑万江说。

“我们这次出去调查,得需用一定的时间,会不会引起他的怀疑,他的神经现在是特别的敏感,肯定在后面注意我们的行动。”黄丽梅说。

“这一点我已经料到了,我会有办法向他解释的,他也不傻,不会直接问这件事情,否则他会更加暴露自己的心思,他现在格外小心,生怕我们发现他的什么事情。”郑万江说。

王文桐找到两个靓丽女郎,告诉她俩要干的事情,这两个女郎一听,这事非同小可,不由得有些心惊肉跳。

“王哥,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事情,真要是出了事可咋办?那我们还能出得来?我们可受不了那样的苦,那里简直不是人呆的地方。”女郎说。

“你们放心好了,这事绝对没有问题,我已经把所有的事情都作了安排,保证万无一失,只要你们按我说的话去做就行。”王文桐说。

“我们还是不敢干,他可不是个好惹的人物,下手没有轻重,万一惹恼了他,弄不好会一枪把我们给崩了。”女郎说。

“他敢,那他也是不要命了,正好有人在找他的茬口,会有人办他的。”王文桐说。

“你这是在拿我们当靶子和诱饵,这可是玩命的活,不行,我们不干,我们可以花钱雇些外人,给完钱一走了事,这样对你也没有任何威胁,何苦把我们当成替罪羊。”女郎说。

“妈的,我的话你们敢不听,你们还想不想活了,你们的命都是我给的,这点小事都办不成。告诉你们说这事干也得干,不干也得干,真是反了天了,没有一点王法。”王文桐骂道。

他抬起手来给两人一人一巴掌,两人脸上立时出现几道手印,血从嘴里流了出来。

他这一瞪眼发火,那两个女郎都害了怕,用手捂着脸,不敢再说什么了。

“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给点好脸就不知东南西北的贱货,竟敢跟我这样说话,你们以为自己还是千金小姐,金枝玉叶,油皮都碰不得,一点苦都受不了,不行我再把你们关起来,到那时你们就知道什么叫苦了。”王文桐骂道。

“王哥,我们不是那个意思,我们是怕那小子万一耍起混来,事没干好不说,就怕耽误您的大事。”一名女郎小心翼翼地说。

她们知道王文桐生性残忍,对付女人有着许多的办法,更加令她俩胆战心惊。

“只要你们让他上套就行,这种事他纵使有一万张嘴也不会说清楚,以后的事情有我来处理,但做的要跟真的一样,不能让别人看出什么来。”王文桐说。

这时,王文桐的手机响了起来,他一看号码,示意那两个女郎先出去,他接通了电话。

“事情办得咋样,人员选好了吗?”对方问。

“你放心好了,绝对会把事情做得天衣无缝,让他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王文桐说。

“人员一定要可靠,同时要有一定的心理素质,不要让人一问就露出马脚。”

“这两个人没有问题,见过大场面,只是有些顾虑,被我狠狠地骂了一顿,打了两巴掌,她们敢不听我的话。”王文桐说。

“你让她们放心,这事没有任何危险,一定会安全的出来,不过要做得跟真的一样,他好采取行动。要是让人看出什么破绽来,那可就不好办了。你可以事先让她们多演习一番,省得出现纰漏,这事非同寻常,记住,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行,我马上办理此事。但时间地点一定要准确,因为事先还有准备工作可做,不然我们来不及。”王文桐说。

“具体行动时间和地点到时在通知你们,总之一切要做得天衣无缝。”对方说完便挂了电话。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