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啸南疆 中越战争全纪实 正文 六十一 同志兄弟 情谊源远流长

巴夫 收藏 4 40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9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90.html[/size][/URL] 六十一 同志兄弟 情谊源远流长 从历史渊源看,越南过去是中国的一个郡县。根据越南的《大越史记全书》记述,越南民族的历史启始于炎帝三世孙帝明。当时帝明南巡五岭,娶仙女为妻,生子禄续(泾阳王),治南方。泾阳王与洞庭君的女儿共结连理,生下一子崇缆。崇缆又与仙女结合而生百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90.html

六十一 同志兄弟 情谊源远流长

从历史渊源看,越南过去是中国的一个郡县。根据越南的《大越史记全书》记述,越南民族的历史启始于炎帝三世孙帝明。当时帝明南巡五岭,娶仙女为妻,生子禄续(泾阳王),治南方。泾阳王与洞庭君的女儿共结连理,生下一子崇缆。崇缆又与仙女结合而生百子,建立了百越王国,其领域自中国长江延伸至中南半岛北方。从考古学上的研究结果可知,越南的史前文化即与中国大陆互有渊源,而百越与中国军事上的接触是在秦始皇时代,时间是公元前208年,自此以后,不仅结束了越南历史神化时代,也开拓了中国对越南的深远影响。因此可以说越南与中华民族的血缘关系有文字记载的就有2000多年的历史了。

越南的“越”有狭、广两义。 狭义指先秦时建都会稽(今浙江绍兴)的诸侯国。春秋晚期至战国前期,本被视作“蛮夷”的越族曾在今江浙一带建立越国,有史记载共传8代,历160多年,向周朝进贡,尊周天子为“共主”。周天子也赐以祚命,封为方伯。越国在灭掉强大的吴国后曾与当时中原国家会盟,雄视江淮地区,号称“霸主”。越王勾践灭吴成为中国春秋“五霸”之一。在楚怀王二十三年(前306)越国为楚国所灭,从此分散,诸族子争立,其部族首领有的称王,有的仍称越君,活动于江南沿海一带,均朝服于楚国。

广义的“越”是对中国战国、秦、汉时期南方长江下游即“自交趾至于会稽七八千里”沿海地区及其土著居民的泛称。越人分布的范围,有的说在江南,有的说自会稽至交趾,有的认为包括中国南方和越南北部地区,有的还认为应包括现在的中南半岛诸国。按较通行的研究意见,主要应在我国江苏、浙江、江西、福建、台湾、广东、广西、安徽、湖南诸省、区和越南北部的广大地区。

关于越人的来源,有的认为与楚有渊源关系,传说“与楚同姓”,都是“祝融之后”,有的认为是夏禹的后代。

公元前214年,秦始皇在该地区设置了南海、桂林、象三郡。公元前207年建立“南越国”。作为中国的一个地方“割据”政权,南越政权存在了一个多世纪。元前111年,南越政权被汉武帝派兵攻灭,自此后,越南处于中国封建王朝的直接管辖之下,直至中国宋朝以前都是中国的郡县。

後汉末期的黄巾等动乱时期,中国大批优秀的知识分子,如刘熙、许靖、许慈、袁徽等一代名士迁移到越南避难。由于他们都是携家带口并且常常是一村人的集团性避难,所以人数众多。大批的中原人士带去了大批中原本土文化,提高了当地的文化水平。

公元10世纪前70年内,南越出现了12个割据政权,史称“十二使君之乱”。公元679年,唐朝在南越设安南都护府,“安南”的名称由此而来。10世纪末始建立封建国家。公元968年,丁部领趁唐朝末年地方封建势力纷纷割据之机,建立丁朝,取国号为“大越国”,开始了越南历史的新时期。公元973年,丁部领被宋太祖册封为安南郡王,与中国封建王朝保持“藩属关系”。此后越南又经过了封建国家的巩固、发展时期,几经改朝换代,先后存在丁朝、前黎朝、李朝、陈朝等封建国家。1428年,黎利建立了后黎朝,改国号为“大越”。1802年建立了阮朝,完成全国统一,取国号为“南越”。1803年清朝政府(嘉庆8年)将安南国改为越南国,封阮福映为国王,越南由此而得名。1858年,法国以保护传教士为借口,入侵越南,1884年沦为法国保护国。

1884年,越南阮朝与法国签订《顺化条约》,承认法国对越南的保护权,1885年,中国清朝政府与法国签订了《天津条约》,承认越南是法国的保护国,结束了我国与越南的“藩属”关系。

法国占领越南后,全面推行“分而治之”的殖民政策,将越南分割为南圻(交趾支那)、中圻(安南)、北圻(东京)三个部分。并将这三个地区与柬埔寨、老挝一起拼凑成“法属印度支那联邦”,集大权于法国总督一身。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1940年9月,签订了《日法河内协定》,越南又成为日本的殖民地。

在法国和日本殖民统治期间,越南人民进行了长期的斗争。1930年胡志明创立了印度支那共产党,领导人民进行了长期艰苦的斗争,1945年8月19日取得了“八月革命”总起义的成功,阮朝的末代皇帝保大被迫宣告退位。

1945年9月2日,胡志明主席在河内巴亭广场发布《独立宣言》,宣布了越南民主共和国诞生。同年9月法国侵略军卷土重来,1946年12月法军对越南发动全面武装进攻,越南历史进入了“抗法战争”时期。1954年5月,越南军民在中国支援下取得了“奠边府战役”的胜利,全歼法军主力16000余人,迫使法国于1954年7月20日在日内瓦签订了关于在印度支那恢复和平的协议,抗法战争取得了胜利。此时,越南从北纬17 度划分为南北两方。

日内瓦协议签订后,美国取代法国,在南方扶持亲美政权。1960年12月20日,越南南方民族解放战线成立,越南进入了抗美救国时期,也就是著名的越战时期。经过长期的军事、外交斗争,1973年1月27日,越美在巴黎签订了《关于在越南结束战争恢复和平的协定》,美军被迫从越南全部撤走。1975年春季,越军对西贡伪军发动总攻击,同年4月30日解放西贡,5月1日解放南方全境,统一了越南。1976年7月2日,越南国会正式宣布南北统一,并更名为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

从上述历史可以看出,越南自有历史以来一直作为中国不可分割的一个郡而存在。一直到1885年《天津条约》的签订,才脱离与中国的藩属关系。而在以后的抗法、抗美的斗争中,中国和越南始终是站在一个战壕的战友,共同抗击共同的敌人。

那么被越南人耿耿于怀的“马伏波事件”是怎么一回事呢?

据有关资料记载:在汉光武帝时期,交趾一个叫征侧一个叫征贰的两姊妹谋反,占领交趾。九真、日南、合浦等地云起响应,占领岭外六十余城。在此情况下汉光武帝拜马援为伏波将军,以扶乐侯刘隆为副将,率领楼船将军段志等南击交趾。建武十八年(元42年)春,马援率军到达浪泊,与敌大战,攻破其军,斩首数千级,降者万余人。马援乘胜进击,在禁溪一带数败徵侧,敌众四散奔逃。第二年正月,诛杀了徵侧、徵贰,传首洛阳。朝廷封马援为新息侯,食邑三千户。自此以后马援被后人尊称为伏波将军。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马伏波事件”。这是一个不争的历史事实,也说明中国与越南的历史渊源。

马援(前14—公元49年),字文渊,扶风茂陵,即今陕西兴平东北人,东汉著名的军事家。马援的祖先是战国时赵国名将赵奢。赵奢曾在阏与之战中大败秦军,功勋卓著,被赵惠文王赐号为“马服君”,自此,赵奢的后人便以马为姓。汉武帝时,马家从邯郸移居茂凌。马援的曾祖父马通,汉武帝时,因功被封为重合侯,但因为他的兄长马何罗谋反,马通受到牵累,被杀,所以马援的祖父、父亲这两代家境式微,地位不显。马援有三个哥哥,他们是马况、马余、马员,都很有才能。

马援十二岁时,父亲去世。马援“少有大志,诸兄奇之”。曾跟人学习《齐诗》,但其心不在章句上,学不下去。于是,他向长兄马况告辞,要到边郡去种田放牧。马况很开明,同意他的意向,嘱咐他说:“汝大才,当晚成。良工不示人以朴,且从所好”

后来马援当了郡中的督邮。一次,他奉命押送囚犯到司命府。囚犯身有重罪,马援可怜他,私自将他放掉,自己则逃往北地,在当地畜养起牛羊来。马援过的虽是转徙不定的游牧生活,但胸中之志并未稍减。他常常对宾客们说:“丈夫为志,穷当益坚,老当益壮”。当时他共有马、牛、羊几千头,谷物数万斛。对着这田牧所得,马援慨然长叹,说:“凡殖货财产,贵其能施赈也,否则守钱虏耳”于是,把所有的财产都分给兄弟朋友,自己则只穿着羊裘皮裤,过着清简的生活。

建武四年(公元28年)冬,马援到洛阳去见光武帝刘秀,刘秀在宣德殿接见了他。光武帝非常赏识马援的胆识,认为他与众不同。

建武九年(公元33年),马援被任命为太中大夫,做来歙的副手,统领诸军驻守长安。

从王莽末年开始,塞外羌族不断侵扰边境,不少羌族更趁中原混乱之际入居塞内。金城一带(治所在今甘肃兰州西北)属县多为羌人所占据。来歙就此事上书,说陇西屡有侵扰祸害,除马援外,无人能平。

建武十一年(元35年)夏天,光武帝任命马援为陇西郡郡守。马援在陇西太守任上一共六年。由于他恩威并施,使得陇西兵戈渐稀,人们也逐渐过上了和平安定的生活。马援治郡,务开恩信,宽以待下。他要求官吏务尽职守,自己从不过多干预,只是总其大体而已。他家里总是宾客盈门,旧交满座。

马援征服征侧征贰后,部队从交趾回军时,还没到京师,好多老朋友都去迎接他,慰问他。平陵人孟冀也在其中。孟冀以多智著称,他在席间向马援祝贺。马援对他说:“吾望子有善言,反同众人邪?昔伏波将军路博德开置七郡,裁封数百户;今我微劳,猥飨大县,功薄赏厚,何以能长久乎?先生奚用相济?”孟冀回答:“愚不及。”马援又诚恳地说:“方今匈奴、乌桓,尚扰北边,欲自请击之。男儿要当死于边野,以马革裹尸还葬耳,何能卧床上在儿女子手中邪?”孟冀说:“谅为烈士,当如此矣”这便是“马革裹尸”的来历。

马援曾生病,梁松去看望,在床边向马援行礼,马援没有回礼。梁松走后,马援的儿子说:“梁伯孙帝婿,贵重朝廷,公卿已下,莫不惮之。大人奈何独不为礼?”马援说:“我乃松父友也。虽贵,何得失其序乎”。梁松由是对马援身怀仇恨。

建武二十四年(公元48年),南方武陵五溪蛮(武陵有五溪,即雄溪、门溪、西溪、芜溪、辰溪。古代称“蛮夷”聚居之地,故称“五溪蛮”)暴动,武威将军刘尚前去征剿,冒进深入,结果全军覆没。马援时年六十二岁,请命南征。光武帝考虑他年事已高,而出征在外,亲冒矢石,军务烦剧,实非易事,没有答应他的请求。马援当面向皇帝请战,说:“臣尚能被甲上马”。光武帝让他试试,马援披甲持兵,飞身上马,手攀马鞍,四方顾盼,光武帝见马援雄风犹在,雄心未已,很受感动,笑道:“矍铄哉,是翁也”。于是派马援率领中郎将马武、耿舒、刘匡、孙永等人率四万人远征武陵。

当部队行军到一个叫下隽的地方时,有两条路可走。一是经壶头山,路近,但山高水险。一是经充县,路远,粮运不便,但道途平坦。耿舒建议从充县出发,而马援则认为,进军充县,耗日费粮,不如直进壶头,扼其咽喉,充县的蛮兵定会不攻自破。

三月,马援率军进驻壶头。蛮兵据高凭险,紧守关隘。水势湍急,汉军船只难以前进。加上天气酷热难当,好多士兵得了暑疫等传染病而死。马援也身患重病,一时,部队陷入困境。马援命令靠河岸山边凿成岩洞,以避炎热的暑气。虽困难重重,但马援意气自如,壮心不减。每当敌人登上高山、鼓噪示威,马援都拖着重病之躯出来查看敌情,手下将士深为其精神所感动,不少人热泪横流。然耿舒却在此时写信给其兄好畤侯耿弇,信中说“前舒上书,当先击充,粮虽难运,而兵马得用,军人数万,争欲先奋。今壶头竟不得进,大众怫郁行死,诚可痛惜。前到临乡,贼无故自致,若夜击之,即可殄灭。伏波类西域贾胡,到一处辄止,以是失利。今果疾疫,皆如舒言”。耿弇收到此信,当即报告皇帝。光武帝就派虎贲中郎将梁松去责问马援,并命他代监马援的部队。梁松到时,马援已死。梁松旧恨难消,乘机诬陷马援。光武帝大怒,追收马援新息侯印绶。

当初马援南征交趾时,常吃一种叫薏苡的植物果实。用以治疗筋骨风湿,避除邪风瘴气。由于南方的薏苡果实硕大,马援班师回京时,就拉了满满一车,准备用来做种子。当时有人见马援拉了一车东西,以为是南方出产的珍贵稀有之物。但马援那时正受光武帝宠信,所以没人敢打马援的小报告。马援死后,有人上书说马援曾搜刮了一车珍珠文犀运回。马武、侯昱等人也上表章,说马援的确运回过一车珍稀之物。光武帝更加愤怒。马援的家人不知皇帝为何如此震怒,马援究竟身犯何罪,惶惧不安,马援的尸体运回来后,也不敢埋在祖宗的坟地,只在城西买了几亩薄地,草草埋葬在那里。马援的宾朋故旧,也不敢到马家去吊唁,景况十分凄凉。葬完马援,马援的侄儿马严和马援的妻子儿女们用草索相互捆在一起,到朝廷请罪。光武帝拿出梁松的奏章给他们看,马援的家人这才知道蒙受了天大的冤枉。马援夫人知道事情原委后,先后六次向皇帝上书,申诉冤情,言辞凄切。光武帝这才命令安葬马援

在马援这个天大的冤案中,当时在众多的大官中没有一个人站出来为他说句公道话,只有一个区区云阳县令朱勃上书为马援鸣不平,他冒死给汉光武帝写了一封信,其辞哀婉恳切,催人泪下,全文如下:

“臣闻王德圣政,不忘人之功,采其一美,不求备于众。故高祖赦蒯通,而以王礼葬田横,大臣旷然,咸不自疑。夫大将在外,谗言在内,微过辄记,大功不计,诚为国之所慎也。故章邯畏口而奔楚,燕将据聊而不下。岂其甘心末规哉?悼巧言之伤类也!窃见故伏波将军新息侯马援,拔自西州,钦慕圣义,间关险难,触冒万死,孤立群贵之间,傍无一言之佐。驰深渊,入虎口,岂顾计哉!宁自知当要七郡之使,徼封侯之福邪?八年,车驾西讨隗嚣,国计狐疑,众营未集,援建宜进之策,卒破西州。及吴汉下陇、冀,路断隔,唯独狄道为国坚守。士民饥困,寄命漏刻。援奉诏西使,镇慰边众,乃招集豪杰,晓诱羌戎,谋如涌泉,势如转规,遂救倒悬之急,存几亡之城,兵全师进,因粮敌人。陇、冀略平,而独守空郡,兵动有功,师进辄克。铢锄先零,缘入山谷,猛怒力战,飞矢贯胫。又出征交址,土多瘴气,援与妻子生诀,无悔吝之心,遂斩灭征侧,克平一州。间复南讨,立陷临乡。师已有业,未竟而死。吏士虽疫,援不独存。夫战,或以久而立功,或以速而致败,深入未必为得,不进未必为非。人情岂乐久屯绝地不生归哉!惟援得事朝廷二十二年,北出塞漠,南度江海,触冒害气,僵死军事,名灭爵绝,国土不传。海内不知其过,众庶未闻其毁,卒遇三夫之言,横被诬罔之谗,家属杜门,葬不归墓,怨隙并兴,宗亲怖栗。死者不能自列,生者莫为之讼,臣窃伤之。夫明主浓于用赏,约于用刑。高祖尝与陈平金四万斤,以间楚军,不问出入所为,岂复疑以钱谷间哉?夫操孔父之忠,而不能自免于谗,此邹阳之所悲也。《诗》云:‘取彼谗人,投畀(bi给)豺虎,豺虎不食,投畀有北。有北不受,投畀有昊。’此言欲令上天而平其恶。惟陛下留思竖儒之言,无使功臣怀恨黄泉。臣闻《春秋》之义,罪以功除;圣王之祀,臣有五义。若援,所谓以死勤事者也。愿下公卿平援功罪,宜绝宜续,以厌海内之望。臣年已六十,常伏田里,窃感栾布哭彭越之义,冒陈悲愤,战栗阙庭”。

汉光武帝天恩浩荡,没有杀朱勃的头,打发他回家卖红薯去了。“书奏,报,归田里。”

马援征讨征侧、征贰是有其积极意义的,避免了国家的分裂,维护了国家的大一统。同时也可以看出中国与越南的历史渊源。从人类历史的进程来看,越南与中国更多的是血浓于水的关系,越南少数人想抹杀这种关系,只能说明其数典忘祖,背叛历史。

社会是发展的,历史不能代替现实。越南已经是一个独立的国家,这是一个不争的历史和社会事实。无论是帝国主义制造的不平等也好,民族独立也好,还是兄弟之间的分家也好,越南是一个独立的国家,这是不可逆转的客观存在。我们不要去留恋沉浸在中华帝国的迷梦之中,妄图对越南的领土有所觊觎。但胞波情深,血浓于水,同志加兄弟友谊源远流长,我想越南的有志之士也应该深深地懂得这一点。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