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伟大的救孩子的母亲,有卑鄙的踏人而逃。危难时人性总在较量。

有伟大的救孩子的母亲,有卑鄙的踏人而逃。危难时人性总在较量。

亲历地震:来源:潇湘晨报

和光広郷凝视着他所在的那片渔村:坍塌的建筑露出骨架,钢筋扭曲变形,遇难者的手张开并弯曲。这种场景他以前只见过一次:第二次世界大战。

“我在仙台经历过空袭,”75岁的和光说,“然而这一次要更加糟糕。”

大部分遇难者是老年人

对于生活在日本东北部沿海一带村落的老人来说,这次重现了当年的困境,那是子孙们从未遭遇过的。

在日本农村的大部分地区,年轻人大多数外出,在城市寻找工作。村里留下来的老年人面临满目疮痍的场面,而且可能受到核辐射污染——对他们这一代人来说,只有在二战战败时才面临过类似情形。

在仙台地区受灾严重的閖上,搜救幸存者的行动已转为寻找遇难者遗体。大部分的遇难者都是老年人——太老了难以躲避海啸。

地震发生后,21岁的萨迦佑太正在收拾摔碎的杯子,忽然听到警报以及“海啸来了”的尖叫声。他挽着妈妈跑到附近一所初中,那是附近最高的建筑。街上交通混乱,司机们因为恐慌彼此撞车。看着因建筑倒塌形成的烟尘,他就能感受到海浪的前进。

当他们赶到学校的时候,萨迦和母亲发现,通往楼顶的楼梯满是老年人。他们似乎没有足够的力气爬上去。有的则在台阶上坐着、躺着。在楼下,全是逃难的居民。

有人从没跑的人身上爬过

这时候,海浪袭来。刚开始,人们关上门想挡住水。然而海浪不放过每一个缝隙,流进房间。由于恐惧,大家都想上房顶。年轻点儿的民众开始边往外涌边喊叫,“快啊”、“别挡路”。他们从没有跑的人身上爬过,或用胳膊肘推开其他人。

“我真不敢相信,”萨迦说,“他们居然把老年人推开。那些老年人自己很难救自己。”“人们不关心别人。”他补充道。

紧接着,门被冲开,海水冲进来,很快就淹没到腰了。萨迦看到一位年长女性,没有力气或者不愿站立了,坐在水里,水涨到她鼻子的位置。萨迦说,他冲到她背后,从胳膊下方将她托起来,拖着她上楼。楼上另一个人抓住她,将她拉起来给上面的人。一群人组成“传送带”,将年老的居民以及孩子送到楼顶。

“我看到了人们丑陋的一面,随后我又看到美好的一面,”萨迦说,“有的人只顾自己,有的人则停下来帮忙。”

目睹房子被连根拔起

萨迦说,一名妇女将一个婴儿递给他,“求求你,至少救救孩子!”她乞求着,水当时已淹到她的胸部。萨迦说,他抓过孩子跑上楼梯。那些还在楼下的人们大多数则被海水冲走。他来到大楼二楼,那里大约有两百人。孩子的母亲也跑了上来,他将孩子送回母亲怀抱。从窗户往外面看,他们目睹房子被连根拔起,和无数汽车一起被冲走。人们默默不语,他说。他们只是哭泣、叹息。萨迦的一名同学坐在地上哭泣,因为他的父母回家拿东西没能赶到学校,随后海啸来袭。

萨迦的家人都还安全,包括他15岁的弟弟亮太,骑着自行车赶到学校。

周一,兄弟俩震后首次回到了閖上。房子整个消失了,只剩下地基。当他们到达那里的时候,海啸警报又响了起来。他们跑到高处,弟弟亮太情绪崩溃了,抽泣着。

“他忘不了发生的一切,”萨迦说。

“我的朋友里很多人都失踪了,”亮太说。编译/朱宗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