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神化日本人(在日华人对日现状看法)

andanlandian 收藏 8 1856
导读:我會在大阪等著,如果核電站危機得到控制,我會選擇返回,當然也要看東京的生活有無正常;如果惡化,我會在大阪等著中國的包機或者郵輪帶我回家。我媽說了,不用急著回,離危險遠遠的就好。非洲戰亂中的人都接回來了,不用擔心現在買不到機票,到時候你總會有飛機坐的。我想想也是。 ---------------------------------------------------------------------------------------------------------------------------

我會在大阪等著,如果核電站危機得到控制,我會選擇返回,當然也要看東京的生活有無正常;如果惡化,我會在大阪等著中國的包機或者郵輪帶我回家。我媽說了,不用急著回,離危險遠遠的就好。非洲戰亂中的人都接回來了,不用擔心現在買不到機票,到時候你總會有飛機坐的。我想想也是。

----------------------------------------------------------------------------------------------------------------------------------------

很多人神話日本人說人家素質高怎麼怎麼的。

在我看來,與其說這是素質還不如說文化使然。

日本人保守,內向,自我、冷漠,不愛和人交流,非常怕承擔責任,也不輕易表露自己內心的真實想法。這些特點並非所有日本人都有,但是非常集中,尤其是在關東地區。

我不想花長文去論證。但是只要你來日本生活一段時間,去學校讀讀書,去便利店打打工或者去會社工作一段時間就會有非常深切的體會。

但是我認為優雅和冷漠確實在這次的地震中體現非常明顯。

別的不說,看看現在東京的情況就是了。

災區的人一天只有一個飯糰和225ml的飲用水,但是遠離災區的東京市民仿佛是自己受災,已經十分優雅從容地將東京市內的各大超市和便利店的東西買空。災區的鐵路中斷,汽油吃緊,東京市內的加油站居然率先售罄。我原來天真的以為這是日本政府在集中物質調配在救災,但當我看到電視里日本的一個町長含著淚在nhk對著全國說,“我們沒有水,沒有食物,請全國的國民伸出援手吧”的時候,當我換了一個頻道看見居然還有關於美食的節目,屏幕中的人還叫著美味しい的時候,我徹底無語了。汶川地震中我沒看到這樣渴望食物和水的眼神,因為他們很快得到滿足。我看到的對比是,中國人忍不住的失聲痛哭,因為他們不知家人生死,盡管他們在哭,但他們並未添亂。而日本人,家人幾天沒聯系,在電視鏡頭前依然強忍心緒,你甚至都要用心去發現才能感覺到他們確實在擔憂。直到見到失散的親人這才無法抑制的抱頭痛哭。

我其實從未害怕地震,因為我確實對日本的建築抗震有信心。地震當天便利店的泡麵等脫銷我還以為只是因為電車停駛,導致很多人走路回家,路上充飢才買的。當我第二天開始發現新貨不僅沒有補充,缺貨的種類開始不斷擴大。不僅便利店,連各大超市也是如此。我的天,米已經沒有了,面也沒有了,飲料乳製品也沒有了,除了一些大概是人們不愛喝的東西。我住在涉谷區,我以為就這邊的問題,打住在本鄉的同學,他告訴我整個上野都買不到。我還不信邪,又打電話問住在凌瀨的同學,他說也只能買到部份泡麵和飲料。到今天我再去看,我徹底暈了,居然連做麻婆豆腐的ソース都被買光了,而有些店居然開始限制一人只能買一筒衛生紙。我以為貨物會很快補充,我以為只是短暫的物流中斷,但是看到的卻是缺貨種類的不斷擴大。問店員被告知他們用的全是存貨,目前不知道什麽時候會有補充。此刻我終於想明白,其實不是物流的問題,而是可能東京以北的大部份地區的人都在優雅的,有秩序的搶購,而這時候物流有個p用。

當災區沒有電沒有水,當東京23區以外的地方開始輪流停電,23區的店鋪居然連手電和干電池都被搶光,我實在難以理解,我們現在有大災嗎?爲什麽不能優先供給他們?日本政府不是還在向其他國家求助,要求提供電筒和電池嗎?

我以為這是在中國,我按照我的想法理所當然的認為應該優先滿足災區的基本生活,而政府應該在這個過程中起到保護災民的中堅作用。如果他們已經死了,那麼說什麽都沒用,但是他們還在避難所里挨餓挨凍,還要忍受失去親人的痛苦,爲什麽不能替他們做點什麽?這可是在全世界經濟科技最發達的國家啊。難道他們的生命就不如這些東京市民嗎?我不指望市民會自動捐款捐物籌集,事實上我也在下北澤看到過一次,但是問津者寥寥。而政府在哪裡?不該做點什麽嗎?最後我終於想起,這是民主國家,政府不能隨便干預市場,也不能干預個人自由。政府完全無視這種優雅的搶購風,而另一邊卻是等待充飢的災民。

其實我們很多人都不怕地震,對於所謂的核輻射也沒有想像的那麼擔心。但是當你無法買到米和速食這類基本的生活物品時,你選擇是留還是走?我住千葉的同學已經都回國了,都內的同學今天也大部份轉移到了關西地區,我原本願意堅守,但我現在也準備明晚坐夜行巴士離開。我的米只夠吃2兩天,因為我也沒預計到現在這種情況。我不是怕核輻射,但我不想讓我爸媽擔心,當然我現在也開始不相信日本政府。我也準備明晚離開東京去大阪。誰說民主的政府就不會說謊,誰說民主社會的媒體就不會添亂,誰說民主社會的人們就特別有愛心?

中國有近7000多人在災區,但是日本政府連自己的國民都照顧不好,哪有能力照顧他們?中國政府在相信日本政府幾天之後,終於忍耐不住,決心依靠自己。程永華大使說他無法掌握災區中國人狀況,他對很多失去聯絡的人持悲觀態度,他甚至都已經在準備後續的遺體處理了。當有媒體批評中國救援隊先救中國人時,他直接說中國救援隊當然要先救中國人。我想想也是,靠日本自衛隊嗎?那真是太高看他們了。中國政府今天已經開始從災區大規模的撤僑。

我會在大阪等著,如果核電站危機得到控制,我會選擇返回,當然也要看東京的生活有無正常;如果惡化,我會在大阪等著中國的包機或者郵輪帶我回家。我媽說了,不用急著回,離危險遠遠的就好。非洲戰亂中的人都接回來了,不用擔心現在買不到機票,到時候你總會有飛機坐的。我想想也是。

我現在終於明白爲什麽日本的抗災能力這麼弱。我甚至在想二戰時期,中國要是有能夠飛抵日本本土並持續轟炸的戰機,抗戰哪需要八年,一個星期就搓搓有餘了吧。一個核電站的危機就造成國家的如此狀態,還叫囂要自製核武器。且不說造核彈需要進行核試驗,日本這麼小的國家上哪裡去核試驗,海洋嗎?還是本島?就算日本技術很先進僅靠計算機模擬就能夠造出核彈,那麼在這麼小小的島上維護和保養也是一件極其危險的事情。核電站都處理不好,自製核武器的保養安全以及真正的核戰爭前面不等於自掘墳墓嗎?日本人真的是不撞南牆不回頭啊。其實不光光是日本,台灣、韓國這些想對核躍躍欲試的地方真的要好好想想這個潘多拉盒子是否值得自己去打開。

說這麼長只是在說不要神化日本人。如果把日本人的守秩序當做是種現象,是種素質,那麼確實非常值得我們學習,事實上現在所有的媒體都是這個風格。我們仿佛受到了一次震撼的國民教育。但是事實呢,我們要多角度的去看,更深層次的思考。你要是沒有機會親自來日本體驗我所說的這些,那麼你去看看不用帶口罩就可以隨意發言的2ch,看看真實的,年輕的日本人都是什麼樣的一群人吧。日本人的守秩序就跟他們在拍av時的放縱是一體兩面,互為因果的。怕承擔責任,怕被孤立,所以怕出頭,所以守秩序,但是這種守序的壓抑就通過av的放縱,歌舞伎町的放縱,不可思議的各種犯罪以及自殺來平衡。其實犯罪哪裡都有,但是你要常住日本,你就會發現日本社會的很多犯罪會讓你覺得不可思議。我朋友常說,日本人純真的笑容大概只能在10歲以下的孩子身上看到,之後的就是被日本文化很好浸淫,和日語一樣曖昧的日本人的表情所代替了。

----------------------------------------------------------------------------------------------------------------------------------

转自 伊利讨论区 (要翻墙)http://www04.eyny.com/viewthread.php?tid=6068120&extra=page%3DF0P3C4B5&page=3

1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