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复兴而战——光明降临之后 第三卷 北美之火 第二十四章 前进基地(7)

赤色风铃 收藏 4 4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5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56.html[/size][/URL] 尽管有着坚固的渗碳钢头盔和棉布内衬的保护,一阵剧烈的疼痛在仍然在与地面的碰撞中从李南柯的后脑勺传来,他的耳朵里也响起了一片嘈杂的“嗡嗡”声,仿佛有人将一大群发怒的黄蜂生生塞进了他的颅骨内。不过,这一突如其来的变故却让他感到大喜过望:门!他的背后打开了一扇门!既然有门的存在,那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56.html


尽管有着坚固的渗碳钢头盔和棉布内衬的保护,一阵剧烈的疼痛在仍然在与地面的碰撞中从李南柯的后脑勺传来,他的耳朵里也响起了一片嘈杂的“嗡嗡”声,仿佛有人将一大群发怒的黄蜂生生塞进了他的颅骨内。不过,这一突如其来的变故却让他感到大喜过望:门!他的背后打开了一扇门!既然有门的存在,那就说明这里确实只不过是一条普通的走廊而已,而不是什么无法离开的绝境或阴险的陷阱。


在这惊喜的鼓舞之下,之前的恐惧和疲劳顿时化为了乌有。李南柯顾不得脑后的疼痛感,一个鲤鱼打挺从地板上翻坐起来,将仿M9手枪的枪口指向了他的身后——也就是刚才那声惊叫传来的方向。


在他身后的是一处房间,四壁和地板也都像走廊那样呈现出就连白玉都无法与之比拟的最纯粹的洁白。在打开的房门后,一个褐发碧眼的青年正目瞪口呆地望着李南柯。他的嘴吃惊地张得老大,胸口因为紧张与惶恐而急促地起伏着,手中抱着的文件夹散落了一地,仿佛现在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从梦魇中走出的妖魔。他不断地张着嘴,发出哑巴似的“咯咯”的喉音,看上去想要说话或是呼救。但或许是由于过度紧张,饶是这人再怎么努力,仍然连一个完整的音节都发不出来。


“老兄,为了我们俩的安全起见,希望你最好别发出声音。我必须提醒你,我手里这支M9的保险可是一直都有问题,搞不好就会走火,”看到这人如此惊慌失措,李南柯反而安下了心来,“把门关上。”


那青年人战战兢兢地盯着李南柯看了片刻,仿佛在思索他这句话的含义。接着,正当李南柯打算重复一遍时,他却急忙往后退了两步,指了指身后的一张嵌在墙壁上的桌子——李南柯注意到,这张桌子事实上是一张操纵面板,上面像钢琴的按键一样密密麻麻地布满了看上去似乎是接口或插座的圆形孔洞与五颜六色、明灭不定的小灯。不过,他没有发现任何类似按钮或操纵杆一类的东西,也想不出这操纵面板该怎么使用。


“关上这扇门,别耍花样,我就能保证你的安全,”李南柯朝前走出了两步,将仿M9手枪的枪口指到了离那个面色苍白、冷汗涔涔的青年人鼻尖不足一尺的地方——在新奥尔巴尼的训练营里,卡德上尉曾经特别教过他:无论如何,不能将枪管直接顶在对方身上,否则有经验和胆量的对手往往能在你来得及扣动扳机前缴下你的武器,保持一尺以上距离则是最好的选择,“老兄,别试着弄响警报,”他尽量装出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我这人心理素质可不怎么好,要是被吓着了,很可能一不小心扣动扳机的哦。”


“这……不……不会……”那人下意识地抹了抹脸上渗出的汗水,支吾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与李南柯在升降机井看到的人不同,这人身上没有那种将整个面孔都包裹住的防护服,而只穿了一件淡白色紧身衣,看上去活像是个体操运动员,而这玩意绝对不可能挡住手枪弹的射击。李南柯威胁性地朝前走上一步:“您难道不会用这东西?”


那人像一只被吓坏的小狗般慌张地摇了摇头,将自己左手的食指插进了其中的一个小孔里,一幅三维全息影像立即出现在了操纵面板上方。“这……这是多……多功能终端机,是他……天国的教友们专门为……为……”那人极力想要把话说清楚,无奈在恐惧之下,他的舌头就像打了结似的不听使唤,“……为我们设计的。我们只要……只要……”


“废话少说,现在就把门关上!”李南柯吼了一声,同时朝着那扇门外快速地望了一眼。幸运的是,外面现在并没有其他人经过,既没有人类,也没有那些矮个子外星人。或许这里的所有人现在都正在关注姬紫宸的情况吧?“我说现在!”他尽量装出一副亡命恶徒的神情,厉声低吼道。


“呃……是!是!”年轻人似乎完全被面前这突然闯入地下基地、顶盔贯甲的暴徒震慑住了,除了诺诺应答,竟说不出其他话来。见此情形,李南柯终于长出了一口气:“放心,我来这里没有恶意。只要照着我说的去做,我可以保证你的生命安全。”


年轻人咽下了一口唾液,紧张地点了点头。只见他伸出右手食指,在面前的全息影像中比划了几下,影像立即变成了一份类似计算机对话框的操作菜单。“这……这就是日常活动控制面板,打开终端机后就能看到,”似乎是已经确定了李南柯暂时不会伤害他,年轻人说话也变得流利了许多。李南柯甚至隐约能够听出他声音中的佐治亚口音,“每个人的日程表都被记录在里面,系统会按照日程确定每个人的行为权限。”


“每个人的日程表?那你们的系统是怎么辨别……对了,靠读取你们的指纹?是不是?”


“哦,不,不止是指纹,”年轻人摇了摇头,“指纹太容易伪造,每台终端机都靠对活体DNA进行采样来辨认我们。关门……”他按下了其中的一个选项,李南柯身后的那扇门顿时无声无息地关上了——不,应该说是消失了。这扇门没有滑槽或是门枢,它更像是直接从雪白的墙体上“长”出来的,在关闭后完全看不出丝毫接缝,无怪乎李南柯之前根本找不到任何一扇门,“它也监控每个人的生命体征——换句话说,只有一个活着的‘新黄巾军’成员才能使用这里的终端机。假如探测不到生命体征,终端机只会自动向系统发出警报——也就是说,就算你能切下我的指头来,也不可能使用任何一处终端。”说到这里,年轻人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很显然,他在提醒李南柯:如果没有了他,他将在这个陌生的地下世界中寸步难行,最后只有束手就擒一途。


“很好,老兄,我一定会保证您的生命安全。不过,现在我得知道一些我所关心的问题的答案,”李南柯强作镇定地说道。新黄巾军?这可真他妈的有意思。他颇为不快地想,将军在上!这些家伙怎么会想到用这个名称称呼自己?在这种鬼地方听到这个名称,对他而言不啻于在非洲俾格米人的部落里听到有人自称玛丽莲.梦露一样荒谬!“我很想知道,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这里是天国传道团的1号前进基地,严格来说是1号前进基地和1号空降场,”年轻人耸了耸肩,悄悄用手背抹掉了脸颊上黄豆大小的冷汗汗珠。现在他已经完全肯定眼前这个不速之客不会伤害自己,因此最后一点恐惧感也消失殆尽了,“前进基地西边20公里就是密歇根湖,具体经纬度你可以自己看,”他说着指了指影像最上方的一串阿拉伯数字,“整个基地里一共有……四百三十七人,其中包括六十五名天国传道团先遣队员。”


李南柯下意识地舔了舔下嘴唇,默默记下了那串经纬度数据——如果眼前这家伙没骗他的话,那他现在应该位于西经87度2分09,北纬45度11分09的位置上,略一换算,离乔-瑟姆镇和“田横”营的临时营地直线距离都不超过60公里。不过,即使是这个距离还是远远超出了FAD-46战斗服单兵无线电的通讯范围。他沮丧地摇了摇头:想在这里联系上苏离忧是毫无希望的,除非他能弄到功率足够强大的通讯器材,“你刚才说的‘天国’是什么?是你们的那些……外星同伙的国号吗?”


“国号?”年轻人想了想,“从某种角度来说,算是吧——但从严格意义上讲,‘天国’并不是国号,因为他们的文明史上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国家’。”


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国家?听了年轻人的话,李南柯不由得大感惊奇。不过,他现在并没有时间去弄明白这些:“这台终端机能……能从这里的系统局域网中查找到这座地下基地的结构图吗?”


“可以。但你要……”


“别问那么多!听着,我是由于一些……意外事件而被带到这里的,而且我不太希望被你那些来自你所说的‘天国’的教友们抹掉记忆丢回去,所以我得找条路离开这鬼地方!”李南柯厉声打断了对方的询问,“我要看这里的结构图,快点!”


年轻人被他的吼声吓得下意识地颤抖了一下。“这需要花点时间,”他左手的食指仍然插在操纵面板上的小孔内,右手手指却在面前的立体影像当中疾点,看上去倒有几分滑稽,“呃……这就是了,这是基地内部通道的三维结构图。”


“很好,现在站着别动!”李南柯低喝道。尽管这个看起来胆小如鼠的年轻人似乎不大可能造成什么麻烦,但卡德上尉早就反复强调过:对待任何看上去无害的东西的最好的办法就是将它看成极度危险品。他小心翼翼地挪动着脚步,手中的仿M9手枪枪口一直保持在离对方脑门一英尺左右的距离上,时刻提防着年轻人可能的夺枪或逃脱企图。他从操纵面板的一侧绕到了另一侧,最后在一处既能够让他看清楚三维结构图、又可以保证安全的位置停了下来,开始查看那幅结构图。


从结构图上看,这座地下基地的规模可以说大得惊人——尽管没有比例尺,但李南柯仍然能确定这一点:基地的整体布局相当怪异,既不是地下工事常见的洞穴式或立方体结构,也并非过去的巨型地下居民楼的层层缩小的倒金字塔式分层结构(在21世纪中叶,这种动辄深入地下上百米的建筑物在那些寸土寸金的超级大都市中大行其道,几乎占据了城市中除了磁悬浮地铁和地下管道之外的全部地下空间)。不止是否是有意为之,这座基地的布局看起来就像是一个DNA双螺旋结构,两条用于运输物资的主通道从基地最顶端的机库处一直螺旋下降,一直延伸到下方的物资仓库兼废物回收站,而人员居住区则构成了一个个环形,围绕着中央的双螺旋均匀分布,就像是一捆套在木柱上的套环,而最底层的一个“环”则被标明为“中央控制室”。数以百计的细小管道如同树根上的根须般呈辐射状向四面八方散开,大多是人员居室的通气管。据他估计,整个基地的高度很可能已经接近了半公里,横剖面直径与乔-瑟姆镇不相上下,即使放进一打21世纪的巨型地下居民楼,也未必能塞满这巨大的空间。他不由得感到了几分讶异:那些自称来自‘天国’的外星人是怎么在美洲人的眼皮子底下修成这个巨型工程的?


不过,李南柯始终没有在这幅三维结构图中发现他最想找到的东西——能让他离开这座巨大的地下城市的通道。当然,在每一个环状居住区都有几处作为出入口的大门,但这些气密门都与用于起飞和回收那种喷气式飞行器的升降机井相联,没有飞行器就压根不可能离开。很明显,这座基地的设计者们并没有打算要徒步出行,而更糟糕的是,结构图显示连接各个环形居住区的通道都有两扇气密门,而每一扇门都由系统终端机控制——换言之,如果他想离开现在所在的这个环形居住区,就必须带上这个家伙一起行动。


“你也看到了吧,尽管基地里的监控设备并不多,但你根本不可能离开这里,”看到李南柯一副无计可施的表情,那年轻人脸上顿时露出了几分得意,“尽管放心。我们不会蓄意伤害任何人,只要你愿意放下武器、向先遣队指挥官解释清楚,我们一定会让你毫发无损地回去的——当然,是在适当的时候。”


“多谢好意。”李南柯点了点头,接着就横过仿M9手枪,将钢质握把的底部重重地砸在了那个年轻人的额角上。对方只是闷哼了一声,就仰面栽倒在了地上,李南柯则有些惊愕地看着自己的双手和手中的手枪。


该死的,我现在越来越不像我了。李南柯摇了摇头,将手伸到被打倒在地的年轻人鼻孔前,发现对方仍有呼吸,接着,他取下了已经成为累赘的弹药携行袋扔到一边,开始以最快的速度脱下身上的防护服。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