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班以后,你们猜?

为了如期拿出新产品的设计图纸,下班后他和她都没走,留在办公室里继续工作——谁让他是技术科科长,而她又是该项新产品的主要设计者呢?

办公室大楼的人都走了,偌大的一座办公大楼,此刻安静得有点神秘。

寒风呼呼地袭来,办公室虚掩着的门刚掩上又被吹开了。再掩上,再吹开。他终于不耐烦了,顺手将门锁“嗒”地扣上。

这时候,值班门卫,那位行将退休的胖女人,例行公事地巡查到办公大楼来了。发现技术科的门缝里透出灯光,便走过去轻轻叩了一下:“有人吗?”

没有回答——他和她工作得太专注、太入神了。

再重叩,再大声问道:“里面有没有人?”

这一次他和他几乎同时反应过来:“啊,有人,有人!”

愣了好一会,他走出去将门打开:“哟,是你!今天值夜班?”

胖女人不认识似的将他从头到脚扫了一眼:“有没有搞错呀,你俩的耳朵都有问题?”

他说:“都怪我们,光顾着图纸了。”

胖女人不再搭理,朝办公室里扫视了一遍后,便扭动着屁股,颠颠地走了。

他这才意识到把门锁扣上的举动有多么愚蠢。想了想,他——

B1

只得把门尽可能得打开,任由呼呼的寒风直捣黄龙。

她说:“其实你早该如此嘛。”

一支烟的功夫未到,胖女人又幽灵般地出现了,远远地瞥见技术科的门大开着,意味深长地从鼻孔里哼了一声。

第二天,厂里便流传开他和她的新闻,桃色的。

一个月之后,她终于抵挡不住舆论的压力,调走了。她负责设计的新产品,自然也没了下文。

B2

索性嘭的一声,重重地把门锁扣上。

她说:“你这样,就不怕瓜田李下之嫌?”

他却说:“事到如今,我们别无选择了。”

一支烟的功夫未到,胖女人又幽灵般地出现了,并且贴着门缝往里面窥视了足有三分钟。

第二天,厂里无新闻。

一个月之后,新产品如期试制成功,投放市场后,给厂里带来了极可观的经济效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