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枪》严重违背组织原则(原创)[版主已阅]

防风草 收藏 0 2021
导读: 北京卫视热播的谍战片《借枪》最近很火,片子一开头就首先表现出地下工作者的艰难,尤其是经济上的拮据。片中曾多次出现曾澈的名字,这个曾澈是一个铁血汉子,真正的中国人,硬骨头。曾澈是铁血除奸团的领导人,也是军统在天津的骨干,他是由于其他人的出卖而被捕的,经历了日本人的拷打折磨,一个字都没吐,最后殉国了。天津作为军统的重要据点,其重要程度仅次于上海,而且在曾澈的领导下,天津行动组多次惩处汉奸,影响巨大。有人说《借枪》剧中的杨晓菊,喜欢作诗,做帐要钱,不像一个特务。呵呵,那么我们就说说当年,也就是1939

北京卫视热播的谍战片《借枪》最近很火,片子一开头就首先表现出地下工作者的艰难,尤其是经济上的拮据。片中曾多次出现曾澈的名字,这个曾澈是一个铁血汉子,真正的中国人,硬骨头。曾澈是铁血除奸团的领导人,也是军统在天津的骨干,他是由于其他人的出卖而被捕的,经历了日本人的拷打折磨,一个字都没吐,最后殉国了。天津作为军统的重要据点,其重要程度仅次于上海,而且在曾澈的领导下,天津行动组多次惩处汉奸,影响巨大。有人说《借枪》剧中的杨晓菊,喜欢作诗,做帐要钱,不像一个特务。呵呵,那么我们就说说当年,也就是1939年的军统天津站站长。天津站首任站长是王天木,大名鼎鼎,在1933年军统北京站还没有行动组的情况下,全面组织指挥了刺杀张敬尧的行动。二任站长,是医学博士王子镶,他为了配置毒药以身试毒,殉职了。第三任站长就是上校陈龚树,书记长就是曾澈。陈龚树是黄埔5期的,喜欢中国古典诗词。后来跑到台湾还写了《英雄无名》《华北抗战事列》等书。我党在天津的底下工作,在抗战前,尤其是上海共产党总部遭到破坏后,大部分力量在特科成员王世英的领导下,迁往天津。但抗战一爆发,国共两党组成了统一战线后,天津大部分底下工作者从底下走向前台,大部分回到了根据地。电视剧里的“铁锤”按说是一个走过长征,从延安派往冀东根据地,然后进入天津做地下工作。这在当时根本就不可能,也是不敢想象的事。铁锤根本不懂地下工作,不重视情报,行事不讲原则。私自跟伪军合作是一个什么形象?我党从大革命失败后,根本就不缺地下工作者,因为从1927年以后,在国统区,我党开战了长达22年的地下工作。有大批成熟,优秀的地下工作精英。从中共在上海建立特科开始,就有三条根本纪律:一,上下级单线联系。二,不搞暗杀,投毒。惩处叛徒,内奸例外。三,任何时候都不得暴露身份,更不能出卖同志。这是党的地下工作的三条大的纪律。随后,根据工作的逐步开展,底下工作的条例逐步健全,到了1941年底,我党彻底完成了地下工作的系统化。电视剧《借枪》里搞暗杀,而且命令从延安下到天津,根本就不可能。暗杀在任何时候,任何党派都是不得人心的。军统在抗战时,确实暗杀了许多日本头目和汉奸头目,虽然起到了不小的震慑作用,但也坏了自己的名头,抗战结束后,人民要求废除特务政治,彻底去除军统。暗杀就是军统的一大罪证。

我们再说说雄阔海登报挑战,这还算是暗杀吗?在日本人势力雄厚的天津,尤其是日租借暗杀加藤,可能吗?熟悉射击的人都知道,狙击范围的大小,尤其是制高点的重要,只要控制住几个要点,或者在这些点上布控,杀手有机会吗?不要说雄阔海是一个情报人员,就是专业的狙击手,也不可能有刺杀的机会。电视中还透露了日本共产党,以满铁中西功为代表的日本共产党。在抗战中为情报的刺探和传递作出了不可磨灭的功劳,但情报渠道不同,他们更多的是跟共产国际联系较多,跟中国党没有直接的联系。电视剧《借枪》的硬伤太多,尤其是把以雄阔海为首的中共演的像个典型的无赖。多次骗取杨晓菊的钱,就像崔永元拍摄的《我的抗战》里一样,军统的情报人员,特工,也不是很阔绰。抗战初期两党的特工合作还是很亲密的,在民族大义面前,什么党,什么人似乎已经不重要了,大家都是中国人。杨晓菊对话虽然貌似正义凛然,听着滑稽,但它确实是大部分有正义感中国人的心声,希望今后的抗战题材,不要再体现两党之间的倾轧,尽量从一个中国人的立场出发。拍出更好的作品。

本文内容于 2011/3/16 21:53:34 被ak47u571编辑

5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