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大作“小日本,我等着你

danian 收藏 3 146

小日本,我等着你

你第一次来到我这里,

那时我叫“大唐”,

威震世界、强盛无比。

你赤着双脚、 衣衫褴褛,

诚惶诚恐,你走进我的光辉大殿里。

我叫“秦”的时候,曾开疆拓土、精骛八级。

徐福领三千童男童女,

远渡东海,扎根到你那里。

因此我认定:

我高贵的血液,曾经流到你卑微的血管里。

对于你的潦倒,

我没有嫌弃。

我给了你锦衣朝服,

给了你国服政体,

给了你百工技艺,

给了你我盛唐的全部礼仪、

还有那双你一直穿到现在的木屐。

你千恩万谢,满口“哈依、哈依”。

贪婪的目光却隐约闪现在眼底,

我告诫自己--

这是一只毒虫,

地图上列岛的形状,不就是一只虫蚁?

仁至义尽我送你回去,

我送你万卷慈悲佛经,

你回去却学得佛口兽心;

我教你百般建造技艺,

你回去却盖了座供奉战犯的神社鬼邸。

那时,我就有种不祥的预感:

“它还会回来”--

当我叫“明”的时候,我等到了你。

你手拿倭刀,

穿着我教你做的唐衣。

你说你是情非得已,

因为后面有驱赶你的丰臣秀吉。

杀人放火你奸淫虏掠,

我戚家军狠狠痛打了你。

东海水把你留在我手臂的齿痕濯洗,

落水狗你暂时沉入了海底。

忘恩负义的禽兽--

我还会在这里等着你!

日月如梭我身染重疾,

东方的巨人渐渐不能自己。

围攻撕咬我的兽群中,

我又看见了你:

与沙俄争食,与强盗火拼,你牙尖爪利,

强行独占了我北方要地。

贪心不足你恶欲膨胀,

“九.一八”那年正是一九三一,

血肉从我身上分离,

于是有了伪满供你驱骑。

欲壑难平你得寸进尺,

疯狂的野兽你竞妄想把世界归己。

一九三七的七月七,

在 我的胸膛上你踏上了兽蹄。

作威作福你那么得意,

心在淌血我把仇恨铭记。

多行不义你必自毙,

蘑菇云中,你哀嚎着自己的广岛和长崎。

夹着尾巴你滚了回去,

还有那面沾满血腥的膏药旗。

在星条旗下你摇尾献媚把怜乞,

蛰伏在霸强的铁爪下,

你狐假虎威,感觉有势可倚。

投机取巧你开始发迹,

一夜暴富你觉得无人可比。

兽性难改你又开始暗动杀机,

打着自卫的幌子想把世人蒙弊。

为富不仁你渐渐觉得自己家里太挤,

梦里不时发出“钓鱼”宝岛、问鼎神州的梦呓。

蘑菇云还未散尽你就忘了痛,

在鬼社参拜的政客们啊,

是否看见了被吊死的东条英机?

往日的屈辱我怎会忘记?

昨天的病夫现在已强壮了躯体,

宛若巨龙在列岛上空盘旋,我怒目俯视着你,

我看你要向何处去?

还想再来吗?

--世世代代我等着你!

豺狼横行,会猎终有时,

毒蛇冷血,农夫须警惕。

扶桑鬼魂在庙宇里渐渐复活,

东瀛魔窟又散发出血腥的气息。

我知道,你早晚还会回来,

这一点,我一点都不曾怀疑。

今我有猎鹰捍卫万里长空,

今我有猛士驻守神州大地,

我怕你不来,我世世代代等着你!

-----等着你!!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