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东大地震

发生于1923年9月1日。11时58分,也就是大地震来临的那一刻,一列开往真鹤、载员二百余人的火车缓缓开进了根川府车站。几乎还来不及停稳,铺天盖地的泥石流就汹涌而来。轻易地吞噬了这列火车后,泥石流缓缓流向东京湾,与它同时消失的还有根川府的几个村庄。

这个瞬间,从横滨港、东京湾到广漠的日本海,八千余艘船只顷刻沉没;在城镇林立、人烟稠密的关东大平原,“所有土地都如海水波涛一样上下起伏,丘陵、山峦急剧扭动着”。十余万间房屋轰然倒塌外,这场里氏7.9级、震源在东京西南方向九十公里外相模湾的大地震,让中央气象台、东京帝国大学的科学家们惊呆了:地震仪先是狂乱颤动,继而指针全部被震飞了;除一台进口仪器能勉强监测外,日本找不出另一架完好的地震仪;由于强度太大,此后几十年,人们为这场地震是7.9级还是8.2级争论不休……

关东大地震是罕见的、次生灾害远大于地震本身的浩劫。几乎是大地刚刚开始摇晃,千百万居住在频震区、从小就学会如何逃生的居民,匆忙离开了自己的居所。然而,在他们的身影背后,不仅有塌陷的房屋,还有倾倒了的、正煮着午餐的碳炉。片刻之间,一百三十余处起火点出现了。成千上万人在火中化为焦炭。在运河一带,数百名逃生者被烧死在那儿,尸臭味久久不散,几十里外都可以闻见;在余震不断的东京与横滨,大火成为无数街区的主人。

大约午后2点钟,大火席卷了整个横滨。这个居住着五十万市民,被称为“外国人的乐园”、“充满异国情调与冒险精神”的不夜港,渐渐地成为一个大熔炉了。地震爆发后,无数市民纷纷渡过隅田河,到河东地带避难;大约四万四千人聚集在陆军被服厂的空地上。然而,午后四时许,一阵龙卷风携来了几点火星,并燃着了市民携带的行李,以及被服厂一堆又一堆的军装。除了十几名幸存者,大约44,030人被烧死。

与此同时,一场“水上的火葬”也在进行着。当火势愈演愈烈之际,近万名无法忍受灼热的灾民,干脆跳进了东京湾;他们或抓住船舷、或依托着一块木板,漂浮在水面。但他们忽略了不远处的标准石油公司及其油库。傍晚前后,伴随着巨大的爆炸声,十几万吨石油泄入东京湾,并引起了熊熊烈焰。火在水上燃烧!更要命的是,东京湾附近海域被烧沸了!侥幸躲避开大火的灾民,也无一例外地被活活烫死……

地震发生的当天晚上,一个谣言开始流传:日本列岛下面静卧着一条硕大无比的鲇鱼,每当天神对日本子民不满时,鲇鱼就要翻身骚动。因此,必须把得罪天神的人揪出来,以谢神明,防止后患。谣言很快就遍及东京和横滨一带。

借此谣言的盛行,天皇裕仁和首相山本权兵卫宣布实行军事管制,然后,指责朝鲜人冒犯了天神,进而导致了这场大灾难的发生。9月2日黄昏,也是天灾的次日,在没有经过枢密院审议的情况下,内阁向东京都和府辖5郡下达了戒严令。军队和警察以“保护”为名,将大批朝鲜人集中拘捕。在大天灾中丧失了财产、房屋和亲人性命的日本民众,完全处于一种惶恐和无以名状的报复心态中,他们组织了许多“自警团”,对朝鲜人施以暴行,甚至残忍地加以杀害。整个东京市以及周边地区都处于一种恐怖之中。有史料称,当时大约有6000名朝鲜人在因谣言引发的屠杀中丧生。

日本关东大地震发生后,中国北洋政府立即派出救援队,也是当时第一个抵达灾区的国际援助队。而且仅当时的北京政府就拨款20万元(当时1元钱能买40斤大米)。在温州,人们还成立了“日灾救济会”,慷慨解囊,捐往日本的物资价值达45.4万元。当时,温州地区有5000多农民和手工业者东渡日本谋生,形成温州历史上第一次“出国热”。

然而,东京大地震发生后,日本狂热的军国主义者却恩将仇报,以谣言为由残忍地屠杀700名中国人(90%是温州人)。这就是历史上的“东瀛惨案”。

在残酷杀害朝中劳工的同时,日本军国主义者也不放过本国进步人士。当时,在俄国十月革命影响下,日本工人运动已蓬勃发展。1920年12月9日,日本社会主义同盟创立,吸纳了全国3000多名会员。1922年7月15日,日本共产党成立并于同年11月取得了共产国际的承认。共产党的活跃引起了当局的不安。地震后,日本当局最担忧共产党鼓动群众发难,于是,在地震后第三天就下令逮捕进步人士,并将工人运动领袖平泽计七等8人处死。这样,朝中劳工和社会主义者就成了东京大地震的无辜牺牲品。地震后,竟没有人去追究屠杀肇事者的责任!

在一个多月的屠杀、逮捕和宣泄之后,日本民众沉默地开始了重建家园的工作。在这场大地震中,共有99331人死亡,43476人失踪,另有103733人负伤。然而,除了活着的人眼神渐渐暴戾、性情日显乖张之外,它什么都没有留下。无数的死难没有激发至善与大爱,恰恰相反,它通往了1931年的满洲、1937年的卢沟桥和1941年的珍珠港。至少可以断言,在八年后征服满洲的那场战争中,有着挥之不去的关东大地震的阴影。


阪神大地震

发生于1995年1月17日早晨5时46分(当地时间),震中位于日本兵库县南部淡路岛;震级7.2级(2001年日本气象厅修正为7.3级)。

阪神大地震是一个直接发生在现代化大都市下方的大地震,震源浅,造成城市建筑、构筑物的大量倒塌毁坏和人员伤亡,并进一步引发火灾等次生灾害。城市交通、通讯、供电、供气、供水等生命线工程的破坏造成城市功能的丧失或瘫痪,生产、金融、商业等活动的停滞引起灾害的连锁放大反应。地震共造成6434人死亡,10683人重伤。其中90%的死亡者都是被不抗震的住房夺去了生命。

原来,尽管日本市民对高速公路、地下街区和高层建筑物等感到不安,但对与自己生活密切相关的住宅,尤其是木结构住宅的抗震性能却很不关心。因此,在震后的重建过程中,保证房屋的耐振性成为政府重建工作的重中之重。在阪神大地震发生后的次年,即1996年开始,日本政府连续三次修改《建筑基准法》,把各类建筑的抗震基准提高到最高水准,除木结构住宅外,尤其是商务楼要求能够8级地震不倒,使用期限能够超过100年。如今我们提到日本的建筑物,首先进入脑海的就两个字:坚固。这无疑归功于修改后的《建筑基准法》。

造成阪神大地震损失惨重的另一罪魁祸首便是防灾意识淡薄。当时,一般日本学者认为关西地区不可能发生大的地震,这使得地震发生后日本政府准备不到位,估计不足,行动迟缓。据称,阪神地震发生时,时任日本首相的村山富士还躺在床上,40分钟后打开电视看到新闻时才知道地震的发生。他甚至不相信是真的,因为没有人跟他汇报。更甚者,阪神大地震发生5个小时后,主灾区所在地兵库县知事接到的警察署的灾害报告竟然是“死亡4人”。这一严重失实的报告导致自卫队救灾出动在紧要关头却延迟了整整半天!


地震与其说是灾难,不如说是苦难。地震带来的,远不只是死亡。

我不盲目仇视日本,也不苟同有的中国人津津乐道日本人如何高素质、日本政府如何讲人权、日本政治体制如何优越;我只知道:1923年的关东大地震,使军人掌握了政权,让日本一步步走上了军国主义的不归路;1995年阪神地震使我们看到了日本政府在防灾工作中的错失和疏忽,同时也加剧了日本政坛的首相更迭;在2011年3月11日的特大地震前,日本已长期陷入低迷的经济,政坛乱像纷呈,这次大地震的发生,日本会走向何处?我只能祈祷-------日本千万不要轮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