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96.html


25日,通过监听匪徒通话,“阿尔法”队员了解到巴拉耶夫正在等待着上司的指示,这位有勇无谋的匪首虽然不停提出各种要求,但却不知道下一步该如何走。“阿尔法”的军官们看到了成功解救人质的希望。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形势在不断地发生变化,被扣人质家属在匪徒的要挟下,开始在文化宫和克里姆宫前举行集会,要求政府从车臣撤军,尽快救人质。与此同时,一些国家的大使也纷纷前往文化宫,对本国公民的安全表示担忧。俄罗斯政府感到了越来越大的压力。

人质危机事件发生后,根据统一部署,有关方面开始同绑匪接触,首先争取政治解决危机,至少暂时稳住绑匪,为解救行动赢得时间。各种渠道不断地与恐怖分子进行着接触和谈判。24日至25日白天,谈判在向人质提供食物、药品,争取释放妇、幼、弱人质方面取得了一些进展。绑匪同意让医生为伤病者提供治疗,甚至同意个别记者携带摄影设备进入剧院拍摄人质当时的状况。

据出来后的人说,绑匪们对待人质总的来说还算文明,基本没有打骂人质的现象。生命处于危险之中的人质们无奈地坐在座位上,场面还算是平静。人们可以获得水和食物,也可以小声地聊天,听收音机,但就是不能走动。为了防止人质逃跑,绑匪禁止人质使用剧院大厅的厕所,要方便只能到舞台前的乐池里,因此大厅里的空气污浊不堪。

到了25日下午,恐怖分子的态度突然强硬,声称俄罗斯政府不把车臣最高行政长官卡德罗夫交出来就不会释放人质,而且,最后的限定时间是晚上10点,否则就要对人质下手。

25日晚,被扣做人质的两个姑娘以上厕所为由成功地越窗逃出,“阿尔法”军官们从其口中了解了大厅内人质和恐怖分子的位置、精神状态,恐怖分子所持武器、炸药及导线安放的地点,情况完全明朗。这时,“阿尔法”前任指挥员维克多·卡尔普辛少将也在积极帮助做武力解决的努力,他向社会呼吁,为了解救人质必须准备做出必要的牺牲,“没有不会造成伤亡的营救方案,但我们可以把人员损失降到最低,我们‘阿尔法’队员的训练水平远远超过车臣匪徒,如果他们果断大胆地采取行动,相信成功在我们一边”。

根据普京总统立足武力营救的指示,“阿尔法”特种部队分成了潜伏、突击、爆破和排爆等小组。潜伏组的队员能保证在突击行动一开始就进入大厅。突击组由40名成员构成,准备从五个方向同时突入。他们已经在一个与文化宫类似的建筑里演练了数十次,能在进入大厅的瞬间进入大厅中央以及各个角落。莫斯科所有最有经验的排爆专家都进入了排爆组。剧院四周和四角的房顶上埋伏了上百名狙击手,对每个目标都有两个以上的狙击手对付,确保不漏掉任何目标。

25日深夜,恐怖分子拒绝再与任何人谈判,他们宣布谈判失败。26日凌晨,恐怖分子枪杀两名人质,打伤两名人质。

情报部门切断了恐怖分子与外界的一切联系,恐怖分子的内部通话也受到干扰。“阿尔法”特种部队引导下的防化兵,从早上5点起,向剧场内释放麻醉性气体,第一次持续5分钟,所有人出现明显的疲乏状态,但意识还清醒;于是又释放了5分钟,大部分人被催眠。

这时候营救指挥中心发出攻击命令,爆破分队实施定向爆破,正在饮酒的巴拉耶夫被当场炸死。他的手里握着酒杯,根本想不到去摸腰间的爆炸按钮。守卫大门的车臣恐怖分子来不及反应就被“阿尔法”特种部队狙击手打倒在地。

预先埋伏在地下通道、楼顶、剧院两侧和正面的“阿尔法”小组特种作战突击队员从五个方向冲进剧院,其中,地下和楼顶突击是主攻方向,剧院正面的突击是佯攻。有一个突击小组预先通过地下通道潜入剧院地下,战斗打响后从乐池出口冲出,发起突击,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几个在走廊里放哨的恐怖分子,向从正面进攻的突击队员开火,并向里面跑出来的人质射击,被“阿尔法”队员迅猛准确的火力歼灭。

紧接着,戴着防毒面具的突击队员快步冲进剧院大厅,大厅里面的恐怖分子已和人质一样被催眠,绝大多数恐怖分子都是在睡梦中被击毙的。“阿尔法”队员像给已经麻醉的小动物注射麻药一样,将子弹送入他们脑门,把他们送往另外一个世界。那些恐怖的18名“黑寡妇”也不例外,特种部队的神枪手使用微声狙击步枪,均准确无误地命中她们的头部,然后突击队员卸下了恐怖分子身上绑着的炸药,大功告成。

参与解救人质的“阿尔法”小组上校瓦列里回忆说:在解救人质过程中我们事实上是在地雷阵中穿行(舞台和观众席上都安置了炸弹),那里坐着将近千名人质。恐怖分子显然在等待我们的强攻并准备好了自己的王牌——人体炸弹。只要偶然的一个失误,莫斯科市中心就将多一座阵亡将士公墓。

从第一声爆炸声开始,到制服所有恐怖分子,“阿尔法”小组用了不到半小时的时间。50名绑匪被击毙,其中包括车臣非法武装劫持人质的头目巴拉耶夫,3人被俘,成功地阻止了大爆炸的发生,解救了800余名人质。在此次行动中,特种部队无一人牺牲。干净利索地处理“莫斯科人质危机”事件后,神秘的“阿尔法”特种部队才被世人所熟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