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96.html


目标选好后,恐怖分子开始精心策划绑架行动。2002年夏,一个名叫鲁斯兰的车臣商人高价租下文化宫地下室的一部分,开设了一家名叫“中央车站二号”的夜总会。以装修需要了解剧院结构为名,鲁斯兰索要了整个剧院的设计图纸。图纸的复印件很快送往车臣。恐怖分子得以详细了解该剧院的建筑结构,为其制造劫持计划、安放爆炸物提供了方便。装修时,恐怖分子伪装成建筑工人,把炸药和枪支偷运到了夜总会的储藏室。

车臣匪首莫夫萨尔·巴拉耶夫早在袭击开始前两个月,就从俄罗斯南部坐火车秘密进入了莫斯科。车臣恐怖分子也以化装成平民合法出境、偷越封锁线、绕道国外等方式,陆续离开车臣,来到莫斯科。臭名昭著的“寡妇敢死队”成员也在10月初搭乘长途汽车,从与车臣接壤的达吉斯坦共和国进入了莫斯科。

劫持事件发生后,车臣恐怖分子在自己的网站上发表了声明,卡塔尔半岛电视台也很快播放了恐怖分子事先录制的录像带。恐怖分子声称,此次行动唯一的目的就是要求俄政府从车臣撤军,结束车臣战争。

巴拉耶夫开出了时间表:7天。7日内从车臣撤出全部俄罗斯联邦军队,若政治要求在7日内得不到满足,就将炸毁剧院,全部人质将成为俄罗斯“侵略和占领”政策的牺牲品。他还威胁说,警方每打死他们一人,他们就将杀死10名人质。

当晚22时,莫斯科市内务总局在第一时间内派出了莫斯科内卫军区第55内卫师和第一特种大队共450人。特警们迅速包围剧院,控制附近制高点,并设置了两道封锁线,着手疏散附近居民。

与此同时,“阿尔法”特种部队接到了紧急出动的命令,正在值班的指挥员亚历山大·霍赫洛夫马上率队赶赴市区,与随后赶到的内务特警和紧急情况部的部队封锁了现场。

根据普京总统的指示,联邦安全局牵头在紧靠文化宫的场地组建了营救指挥中心,统一部署营救、消防、疏散和医疗工作。

“阿尔法”的军官们开始分析情况,勘察地形,制定应急作战方案。对于恐怖分子的首领莫夫萨尔·巴拉耶夫,“阿尔法”并不陌生。

时年25岁的莫夫萨尔·巴拉耶夫出生于1977年,他从青少年起便经历了车臣战争,在战争中长大,对俄罗斯政府有着解不开的敌视情绪。然而促使他实施这次绑架的原因不但在于为了车臣的利益,更是为自己的叔父报仇。

巴拉耶夫家族在车臣是一个大家族,长期控制着当地的石油走私活动,在莫夫萨尔·巴拉耶夫的叔叔阿尔比·巴拉耶夫担任家族大族长期间,招兵买马,扩张势力,巴拉耶夫家族的发展达到了顶峰。

作为车臣非法武装第四号头目的阿尔比·巴拉耶夫以残忍著称,曾任车臣非法武装“国民卫队”参谋长、“第29自杀突击师”师长。不但致力于石油走私,毒品也是其重要经济来源,甚至绑架勒索一类的事情他也策划参与,并亲手杀死170余名俄军官兵和车臣合法政府官员:可谓罪行累累。莫夫萨尔自青少年时期追随叔父,一直将叔父作为自己的人生楷模。

2001年6月,阿尔比·巴拉耶夫在俄军的一次空袭中被炸死,莫夫萨尔·巴拉耶夫立誓要为叔父报仇。不久,车臣总统马斯哈多夫封其为“***特种战团”团长,接管了巴拉耶夫家族。

在车臣剿匪作战中,“阿尔法”就曾多次追捕过莫夫萨尔·巴拉耶夫。一年前,“阿尔法”的侦察员已经找到了他在阿尔贡的基地,并准备对他采取行动,但由于当时执行一项更为紧急的任务,使他侥幸得以逃脱。当时,巴拉耶夫只有几十个人,“阿尔法”没有真正把他当成对手,没想到现在他竟敢来到莫斯科扣压人质胁迫政府。

要采取武力行动,首先必须搞清匪徒在文化宫内的分布、所持武器和炸药的安放地点。“阿尔法”特种部队立即着手对剧院内的情况进行侦察。侦察组迅速与内务部情报部门取得联系,建立对恐怖分子的无线电侦听和测向定位,了解恐怖分子与外界特别是车臣恐怖分子头目的联系情况。恐怖分子为了扩大影响,没有限制人质使用手机与外界联系,“阿尔法”小组通过询问人质电话了解剧院内的情况。一旦知道哪个人质身边没有恐怖分子,“阿尔法”小组立马接过电话,直接询问里面的状况。在没有任何图纸的情况下,“阿尔法”小组派出两名队员,通过经验及观察,经下水道找到了剧院底下管道的入口。在剧院内靠近走廊的观众坐席下,“阿尔法”小组探出了针孔式摄像头。观察走廊内的情况。

侦察结果表明:50个以上的恐怖分子分散在剧院的各个位置,其中绝大多数人身上绑着爆炸装置,甚至有多个多重爆炸即不同的几个人可以同时控制一个爆炸物的可能。最困难的是那18名“黑寡妇”人体炸弹,她们均匀分布在人群中央。

营救活动困难程度之大是反恐经验最丰富的“阿尔法”小组成员也难以预料到的。

不久后,剧院的设计图纸送来后,“阿尔法”确定了恐怖分子指挥所以及休息人员的位置,确定了爆破组精确定向爆破需要了解的墙体结构和厚度,以及使用麻醉性气体的剂量和入口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