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特种部队全传——反恐第一线 三 深入虎穴,走过刀光 攻陷格罗兹尼1

杨沫沫 收藏 1 18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96.html


1995年年初,格罗兹尼。

新年的第一天,普天同庆的元旦,第一次车臣战争如火如荼,俄军攻入格罗兹尼的数支部队遭到杜达耶夫非法武装的毁灭性打击:攻入市中心的第131摩步旅,进城的26辆坦克有20辆被摧毁,120辆步兵战斗车撤出城的仅有18辆;第81近卫摩步团撤出时全团只剩下1名军官和10名战士。至1月5日,俄军在格罗兹尼城内的各个方向上损兵折将,非败即退,首次攻城严重受挫。

在一周的时间里,格鲁乌所属的第22特种旅派出的几个特种侦察班全都一去不回。稍晚时候,一个支队由于得不到及时后撤而导致在车臣南部山区被俘,另一个支队在一次破袭行动中几乎全部战死。

1月6日,特种旅奉命再组织一个班上去,这一次轮到弗拉基米尔·德米特里耶夫他们班了。也正因为如此,德米特里耶夫见证了整个战斗的过程:


我们一行12人的侦察班要如期出发了,两名军官,两名准尉,另有8名战士。12人有6部电台,这样全班就可以根据需要任意组合,或2人一组,或3人、4人和6人一组。我们的任务是进入格罗兹尼,协助进攻部队作战,命令只说到罗赫林中将任司令的北方军队集团司令部报到,其他一概不知。

10日早晨,我们坐普通的“乌拉尔”牌汽车按照北方军队集团司令部的要求到第276摩步团报到。在团部的一个地下室里受领了第一件任务。全班被分成两个小组:一个小组由我带着留在“信贷银行”大楼,另一组随副班长拉辛大尉守在一栋多层大楼里。

银行大楼是个两层建筑,部队刚占领不久,基本上保留完好。到底是谁在跟他们打,我们连人影都没看见,有时感觉好像前面根本就没人。当然,人肯定有,除了子弹,还时不时能听到从窗外传来“安拉保佑”的祈祷声。但只要对面射击,就以冲锋枪或者枪榴弹还击。

后来,装甲输送车把我们运送到一个面向“宇航员大街”的院子里,在此地段来自北海舰队的部队不久前发起过攻击,其中不少来车臣前不久刚从舰艇上下来转到海军陆战队服役。这时,我们与拉辛的小组会合,全班又成了一个整体。

晚上,拉辛小组出去侦察情况,走了不到半个街区就被车臣战斗队员发现,迎接他们的是一枚枚手榴弹。幸亏侦察兵身手不凡,手榴弹几乎扔到了他们脚下,愣是没伤着他们。不得已他们只好退回大楼,听从海军陆战队的指挥,不过再向前走是走不动了,每到一处都碰到车臣战斗队员建立起的绵密防御,强攻已经不可避免。

双方以街道画线,一边的楼房由我海军陆战队占领,另一边是车臣匪徒,彼此之间相距约30米。距离之近,以至于双方彼此之间说话都可以听见。

先是对方有人喊:

“小子们,我以前家住莫斯科郊区,我们可算是老乡?”

一个海军陆战队队员回答:

“是又怎样?敢露出你的嘴脸,看我不给你一枪!”

就是这样,战争就像玩笑。

直到中校来了,宣布强攻方案:

要进攻的一楼有铁栅栏挡着,给进攻带来了不少麻烦,我和海军陆战队连长一起试图用火箭筒炸开,没成功。刚接近拱门投过去一个发烟罐,对面地下室就飞出一枚手榴弹,车臣非法武装分子用机枪向我们猛烈扫射。借助坦克的掩护从翼侧进攻也没有成功,当我们已经靠近到楼下保护地下室的矮墙,突然一枚手榴弹就在矮墙边爆炸,一股巨大的力量把我向后推出足有两米远,我的脚被炸伤,血透过被弹片划开的靴子流出来,很快凝成一块黑紫。

我拖着受伤的脚返回到出发阵地,准备下一次尝试。这一次,我们试图从另一侧进攻,首先隐藏到路边一个废弃的小店铺的后边,然后从那里发起进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