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96.html


格鲁乌总部设在莫斯科市阿尔巴特街的苏(俄)军总参谋部内,代号是44388军事部。总部内约有5000余人,派到外国的谍报人员另有一千三四百人。估计各类人约10万人,每年经费预算为15亿美元。

在俄罗斯,年轻人如果想进格鲁乌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虽然这并不能意味将一辈子飞黄腾达,但肯定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人生中的一个转折点,至少在别人眼里,你将不是一个普通的大兵,而是俄罗斯的军中骄子。

格鲁乌特种部队的军人挑选是十分严格的。在进入这支部队前,每位军人都必须经过特种训练。该部队训练十分艰苦。特种兵们必须学会各种技能。所以,在通过了格鲁乌的考试,也要在学院里经过4年的训练生涯,在这4年中,你会有很多机会被淘汰。所以,每一名格鲁乌特种兵都具备很好的成绩。4年后,他们将被分配到格鲁乌各军部。

对于特种部队来说,体能训练自不用赘述,想想也能了解,格鲁乌必然是严格得近乎苛刻。队员们至少要学会自动步枪和手枪射击,通过体能训练考核、大规模杀伤武器沾染考核,其中包括水泥库里进行刺眼气体接触。那些胆敢耍滑头自己切断防毒面罩闸门的人,立刻就会尝到苦头。他们会被放进闭门的库房,长时间忍受一种既刺鼻又刺眼的气味。在训练中,如果队员受伤或者坚持不住,即便是号啕大哭,教员也会无动于衷。

“这样才会长记性!”教员在闭门时候还会来上这样一句。到了第二天,他们红肿的眼睛才能恢复正常,训练要求他们必须能挺住,磨炼意志力,如果承受不住,就回家找妈妈去。但你可能想不到,格鲁乌对学习成绩的要求也很高。

首先是考试,要进“格鲁乌”,门门成绩必须达到4分以上,20选1的比例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当然这不包括关系户参与其中的竞争。在考试中甚至还有作文考试。其中哪一门得个3分,那就回去等着来年再考吧。

其次,在这4年的特种训练中,“格鲁乌”队员也要时刻面临着学习的压力。虽然部队中各连队学员侧重的科目不同,但到处是勤奋好学的风气,宛如一所顶尖大学。只要得一个3分,那就会被取消休假的权利,你说家在莫斯科?很近,对不起,那也不能回去。所以,在这里学到的知识甚至比在高校学到的还要多。

语言是体育之外最主要的课程:部队开设汉语、德语、法语、英语、波斯语等各种语言课程,队员可以专修一门,这能帮助他们在必要时候获得有关对象国家的知识,打入敌人内部的时候也方便。

但是汉语,是队员们都恐惧的一门外语,他们中间流传一个笑话,说斯大林给下级部署任务时,凡是遇见面露难色的,想以难推辞的,斯大林总是反问他一句:“难?有比学汉语还难吗?”

我们知道,汉语每个音都有四种声调,每种声调又对应着很多写法和意思完全不同的方块字。即使是写法相同的字也可能有好多种读法,读法相同的又有好几种写法。意思呢,可能是相近,也可能完全背道而驰,也可能就是个习惯用法。写起来更难,常用字都在3000字以上。

在学校里,如果队员有了这门课,那就需要很多时间来书写笔画弯曲复杂的汉字,练习与俄语毫无联系的汉语发音。

在特种训练中,每年都会有人因为学习不好而被淘汰。但是汉语,还是要坚持不懈地学下去。

除了汉语学习,学员们还要不断地跑跳、射击、爆破,没日没夜,风雨无阻。他们经常一连训练数个小时,而且是不顾蚊虫叮咬,坐在沼泽地里,不让寻找他们的人发现。学员们还要学习如何使用匕首、无声武器,以及任何随身物件,因为格鲁乌特种部队的武器装备有其独特的特点。学习还包括识别有毒植物,甚至如何最快置人于死地。谁能用最小的代价、最省力最省事最不需要借助器材置人于死地,那他就得了高分。摸岗哨成为学员们经常挥之不去的念头。有时,他们会不自觉地把背对着自己的人看成是该死的岗哨。后来的阿富汗战争综合征又加重了这种错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