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特种部队全传——反恐第一线 二 多才多艺的“格鲁乌” “千里眼”和“顺风耳”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96.html


1996年4月21日晚,两架带有空地导弹的苏-27战斗机在车臣南部上空盘旋。突然两架战机将机头指向一个名叫“格希丘”的小村庄。随着机翼下火光一闪,两枚导弹呼啸而去。几分钟后正在格希丘村外用移动电话给自己部下交代任务的杜达耶夫当场毙命。

行动结束后世界一片哗然。如此精确的打击单凭战斗机自身是无法完成的。所有的军事专家都确认,一定有某些人在跟踪杜达耶夫的手机信号,并为俄罗斯战机进行了精确的制导。但是,这些神秘的人究竟是什么人呢?

几年后,人们才从俄罗斯原情报机构人员口中获得一些零散的消息:当年执行这一任务的正是俄军总参谋部情报局所辖的情报6局。而总参谋部情报局则是多年来隐藏极深、比人们所熟知并深感畏惧的“克格勃”更为隐秘的前苏联军方情报机构——“格鲁乌”。

格鲁乌(GRU),是苏军总参谋部情报部的简称,其历史就目前而言显得十分混乱。究其原因倒不光在于GRU本身曾经几度沉浮,更主要的是自它诞生以来就像一位格鲁乌的叛逃者所写的那样,格鲁乌就一直是“苏联所有情报机构中最机密的一个”。

要看清格鲁乌的发展历程,我们只能从俄军自身的发展过程来看,因为格鲁乌本身就是完全隶属于军方管制的情报机构,这一点和偏向于情报的克格勃有所不同。俄国十月胜利后的第二年,苏联红军于6月份组建了东方战线,下辖5个集团军。同一天,东方战线建立第一个登记部,统管情报工作;随后组成的一些新的战线又都组建了自己的登记部和情报网。然而此时苏联已经有了名为“契卡”的情报机构,也就是后来的克格勃。契卡也有自己的情报网,于是自然而然的处处与部队的登记部发生冲突。

到了年底,各个战线的登记部都开始正常运转,但是唯独红军总参谋部没有自己的情报机构,于是在10月21日,列宁签署法令,成立“共和国野战参谋登记处”,这是一个在俄国各红军部队已建的军事情报机构的基础上建立的全国统一的军事情报最高领导机关,这就是最早的格鲁乌。“登记部”成立后,从契卡派去一个名叫阿拉诺夫的人去任部长,他在形式上仍然保留着契卡成员的头衔。从这时开始,便形成了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军队情报部门的首脑必须从秘密警察的高级官员中选派。

两年后,列宁在错误的情报指导下进攻波兰,战斗失利。痛定思痛,列宁决定整顿情报工作,扬·卡尔洛维奇·别尔津走马上任“登记部”。不久,别尔津对“登记部”进行了改组,组建了情报局,以代替“登记部”。后来这个机构被称为红军参谋本部第二局,最后定名为总参谋部情报部,即格鲁乌。

1937-1938年间,苏联发生了著名的大清洗运动,包括别尔津在内的大批红军情报部门人员被残酷地“清洗”,整个格鲁乌几乎陷于瘫痪状态。次年,苏联红军进攻芬兰,因情报跟不上被重创。幸运的是,在这场动乱中大批在国外工作的格鲁乌人员得以幸存,这为即将到来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打下了牢固的情报基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