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往事 第二卷 陷阱 第十八章 告解(二)

禹至恩 收藏 0 6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0.html


神甫在里面吟唱着:“神就是光,在他毫无黑暗。这是我们从主所听见,又报给你们的信息。我们若说自己无罪,便是自欺,真理不在我们心里了;我们若认自己的罪,神是信实的,是公义的,必要赦免我们的罪,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神是灵,所以拜他的,必须用心灵和诚实拜他。你好,我的孩子,你有什么要向主说的,尽管说吧。”

胜男双手合十,虔诚万分,话未出口,泪已簌簌而下:“神甫,我不是信徒,也能来忏悔吗?”

“当然能。主对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同样看待。”神甫安慰着。

胜男应了一声,长长舒了口气:“我有罪……”

“唔。”

“有个男人,对我极好,前几日,他还向我求婚了。”

“哦。那是件喜事啊。”

“可是,可是我不能嫁给他……”

“为什么?你不爱他?”

“我……我不知道……也许,也许我爱上了自己的哥哥。”

“……”

“神甫?”见对方没有回答,胜男以为自己已是罪大恶极,不由试探地问了一声。

“唔……”神甫道,“接着讲吧。”

胜男迟疑半刻,这才道:“我从小是哥哥带大的。他在我心里,一直是我最亲最爱的人。”

“这个自然。”

“可是,我从来没有想到,我对他的感觉,会慢慢发生变化。”

“你是说,是男女之间的那种情爱?”

胜男咬住嘴唇,道:“应该是吧。我一直不想他成亲,也不想嫁人,只想守着哥哥过一辈子。但是……”

“但是什么?”

“但是,我做不到……虽然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但我仍然想嫁给他……”

“哦……”

“我吻了他……”

“唔……那他呢?”

“他……他很生气……他说我不能这么对他……”

“他当然会生气,我的孩子。”

“我有罪……神甫……”胜男再也忍不住哭了出来。

神甫在里面轻轻叹了口气,道:“既然你已知道自己做错,你便趁早离开你的哥哥吧,如此便不会一错再错了。主会原谅你的,我的孩子。阿门。”

胜男知道她的告解已经结束,只好擦掉泪水,颓然而出。迎面撞上一个人,竟是郁镇南!

她惊讶地张大了嘴,看了看他,又转头看了看那间忏悔室,结结巴巴地道:“你?……神甫?!”

郁镇南叹息一声,道:“我不是故意偷听你告解的。”

胜男只觉天旋地转,无地自容,身子一颤,险些倒下。

郁镇南将她扶住,道:“胜男,这不是你的错!”

她虚弱地看着他,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来。

郁镇南一把将她抱进,拐了几拐,来到一处花园。这个花园虽然面积不大,却很是幽僻。他将她轻轻放在园中一条长椅上,自己也跟着坐下,深深望着她,无限怅然地道:“我不是故意听到你的秘密的。真的。”

胜男想着方才说出她不能嫁给他,不由低头喃喃道:“对不起……我……”

“你不必对我说对不起。”郁镇南勉强笑笑,“你方才提到我,证明你心中还是有我,我已经很知足了。”

胜男心下感动不已,但她对这个男人却无以为报。

郁镇南仰天长叹,象是下定了决心,终于说道:“胜男,告诉你一件事。我想,你若知道真相,就不会这么难过了。”

胜男惊奇地问:“什么事?”

郁镇南定定地望着她,一字一句地道:“洪宗泽不是你的亲哥哥。”

“?”胜男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什么?”

郁镇南道:“他与洪宗保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和你却是什么关系也没有。你娘当初是怀着你嫁给他爹的。你的亲生父亲,便是和你爹娘同葬一处的大师伯顾云飞。”

“不……怎么可能……我……”惊诧之下,她竟然语无伦次。

“你一定奇怪我为什么会知道这么多。”郁镇南看了她一眼,黯然道,“我既已打算娶你,自然会将你的身世了解得清清楚楚。你若不信,只管回去问他。”

“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么多……”胜男不解地看着他。

郁镇南凄然一笑,道:“我只是不想看到你如此痛苦。既然你爱的人不是我,你也不必为我曾提出的婚约而挂心。就当我什么都没说过。”

胜男愣愣地望着他,不知所措。

郁镇南道:“还愣着干什么。去找他吧。”

胜男这才恍然大悟,由衷地说了一声“谢谢”,快步向外走去。

郁镇南脸上的笑容在消散。一名精干的汉子从他身后闪身而出:“老爷!”

郁镇南沉着脸,低声喝道:“看紧她。”

那汉子应了一声,迅速追赶上去,不一会儿,便消失在花园中。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这游戏竟让你如此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