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转移 正文 惊弓之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37.html


深夜,赵木和张汉终于安顿好了从武汉聚拢过来的轮船。张汉守在码头指挥船工对所有的轮船进行检修。赵木一个人赶去司马奇的住所向他汇报情况。

虽然政府已经下令开放当地所有的政府设施收容难民,但是由于难民的数量实在过于庞大,所以整个宜昌大街小巷的每一处屋檐下都睡满了无家可归的人们。他刚出码头的大门,就看见乌压压的人群把码头的大门口围得是水泄不通。

大多数人早已经抱着自己的行李,横七竖八的躺在周边的屋檐下昏昏睡去。还有一小部分人被大门打开的声响所惊醒。一双双满是疲惫又带着希望的眼神目不转睛的盯着赵木,看的他心里发毛。

他小心翼翼的避开睡躺在地上的人,慢慢的向前移动着。

不知道谁先喊了一句:“好心人,让我们上船吧!”这一声轻喊触动了所有的人神经,大家都把眼前这个穿着航运公司制服的年轻人当成了救星,晃晃悠悠的直起身来向他慢慢的围了过来。

赵木心里一震,有些手足无措的看着周围的人群。

“轮船公司出来人了,他能够带我们上船!”的小道消如同飓风一般在瞬间惊醒了所有了难民。大家慌不择路的跟着围了上来,生怕自己落后一点就又会被人抛弃一样。

“轮船公司这么晚都还没有下班,他们肯定晚上还要出航!”

“这个人这么出去说不定是去接哪一位官老爷和有钱人家的,只要跟着他走说不定就挤上船!”

“……”

看见这个阵势,赵木也有些慌了,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面对这几千号早已经成为惊弓之鸟的难民,看着这些人无助的眼神他不由得加快了脚步,只想在人群还没有围拢之前赶快逃离这里。

这些睡眼朦胧、精神和身体早已疲惫到极点的难民自然比不上赵木这样的年轻小伙子。随着他脚步的加快,周围的人群渐渐的被他甩开了一段距离。

眼看着这个‘救星’就要从自己的面前逃走了,人群中又爆发出一阵阵悲天怆地的呼喊。一个年轻的妇女带着自己5岁的女儿,竟自跪在了路旁给不停的给赵木磕头,口中发出含混不清的哭喊,似乎是在恳求赵木发发善心带上自己的女儿。

赵木心里一软,眼睛红红的说不出话来,不由得停下了脚步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人群的哭喊声,甚至惊动了码头上的张汉。不明所以的他以为街上又出现了什么险情,急忙丢下手上的事情带着一帮船工风风火火的走了出来。

刚一打开大门,张汉的心里就是一沉。在昏暗的月光下,数不清的难民将码头附近的街道围了个水泄不通,不少人甚至已经累的没有力气站起身来,只能半坐半躺的互相依偎在一起,一眼望去竟是一片乌压压的人头。

向远处望去,还有更多的黑影层层叠叠的如同潮水一般在向这边涌来。

张**身边的船工看见这样的情景,心里都惊呆了。赵木一个人站在离此不远的地方,傻呆呆的站着。张汉心里一急,急忙带着两个工人穿过一道道低矮的人墙来到他的身边,一把抓住他的胳膊,使劲的摇了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还没有等赵木开口,旁边那个年轻的妇女就突然一手牵着自己的女儿,一手抱着张汉的大腿大声的哭喊起来:“我知道你们有船,求求你们带上我的女儿吧!求求你们了!”

或许是由于这个年轻妇女的哭喊实在是太过悲怆,又或许是这对母子的处境让众人想到了自己,在大家的心里引起了共鸣。总之,刚才还闹哄哄的街道现在一下安静了不少,只是还能听见不少人轻轻的呜咽和哭泣。

不少父母看见张**赵木都已经有些心软,于是默默的将自己年幼的孩子努力的推到人群前面,一脸的希望!高矮不一的孩子们仍然还是迷迷糊糊的煞是可怜。他们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父母会把自己推向这两个陌生的叔叔,一双双红红的眼睛和一声声叫唤“妈妈”的轻喊声,就像一把把锋利的钢刀深深的刺入每一个家庭的心里。

空气中充满了亲离子散的悲凉,就连黑夜都伤心的闭上了眼睛。

气氛僵持了好一会儿,众人才听见一个沉稳的声音大声说道:“大家都起来吧!我们两个都是这家航运公司的船长。我们公司已经有了周密的计划,一定让大家都安全的转移到大后方去!”

大家听见这样的话,心里都有了一种莫名的依赖和安慰,哭泣声也渐渐小了下去。

过了好一会儿,人群中突然有了喊了一声:“你少捡好听的说!你们当官的话没有一句靠的住!我从北平一路逃难到这里。这一路走来,根本就没有人管我们这些老百姓!过黄河的时候,你们为了自己逃命居然炸了堤坝,说什么黄河决堤可以迟滞日本人的行动。可是到最后死的还不使我们老百姓!”

此话一出,立刻又在人群中引发了新一轮的骚动。自从日本人打进来以后,大家都是从天南海北一路逃难过来的,虽然每个人具体经历的事情大同小异,但是对于这个人说的这些事情都有切身的体会。

“你们两个能拿什么做保证!”

“日本一来,你们肯定跑的比谁都快!”

“……”

听到这里张汉顿时有些恼怒了,自从开战以来他们公司就一直都承担着长江航运的主力任务。政府那边是什么情况他管不着,但是他却清清楚楚的知道自己的公司为了完成航运任务付出了多么大的代价。

难道自己的同事为了拯救他人,拯救国家而付出鲜血和生命的代价后就只能换的这一句句侮辱吗?想到这里他腾的一下大声喝道:“谁在那胡说八道,有种的出来!”

张汉走南闯北自问什么样的人没有见过。他知道有一种人平时低身下气不敢出头,但是一躲在人堆里仗着自己一方人多势众就脾气见长觉得自己可以随便欺负人。他这一招对待码头上那些无赖和泼皮或许很有用,但是这些在极度恐慌中度过了无数日日夜夜的人们被他这一声怒吼给激怒了。

众人纷纷对他进行了严厉的指责,张汉这一下是犯了众怒,有口也说不清楚了。

赵木一看情势有点控制不住了,急忙大声劝解道:“大家可以去打听打听,我们公司信誉那是有口皆碑的。请大家相信我们,我们一定不会丢下大家不管的!”

就在人们在愤愤不平中,不知道又是谁在人群的阴影中喊了一句:“不能被他们骗了,政府都不顶用了我们还能相信一家私营公司吗?”

“就是!要让我们相信你们,现在就让我们大家伙上船!”

“半夜三更的船开不了!”张汉忍不住又吼了一句。

“看看,看看!你们就是说的好听,一动真格的就不行!”

“不让上船就是骗人!”

“……”

众人七嘴八舌的声讨着面前这两个人,似乎自己现在的一切苦难都是他们造成的。张汉一怒的怒气,周围有几个好事的年轻人向他围了过来,两者之间发生了一些推搡。赵木声嘶力竭的向周围的老百姓解释着,可是吵闹的声音实在是太大了,把他的声音完全掩盖了下去。

码头上的船工听说两位船长出事了,纷纷赶了出来。一些起哄的难民看见码头空虚甚至开始冲击起航运公司的大门来。眼见情势实在是没有办法平息了,留守码头的员工只能给司马奇打去了求援的电话。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