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樱花 正文 第50节:紫禁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3.html


第50节:紫禁城


“天皇下令帝国军部实行‘紫禁城’工作。力争在一个月内,将最重要的文物登记、造册、装箱,运往日本本土。你们务必注意:第1号文物是天皇亲自点名要的,在周口店发掘出的北京猿人头盖骨。”——菊池武夫


北平日军宪兵司令部,位于前门外东四大街北,一幢二层的红砖大楼里。香月在这里召集柳原振雄大佐与中岛成子大尉、宪兵队司令官山家一男中佐、北京市公安局长潘毓桂等开会。出乎柳原振雄的意外,他的小舅舅菊池武夫也在座。

应该说这个小舅舅对自已是关怀备至的。菊池武夫于1896年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后入陆军大学深造,曾任步兵第11旅团少将旅团长。1913至1921年期间曾在中国东北先后任张锡銮、段芝贵、张作霖的军事顾问。

1924年任奉天特务机关长。这家伙也是一个狂热的军国主义者,积极鼓吹、推行侵略扩张政策,主张以武力征服中国。他经常给柳原振雄讲述东北的美丽、富饶,使柳原振雄对自己的故乡——东北,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同时舅舅的军国主义思想和对中国人的蔑视,也让他很不舒服,不知不觉中骨子里就生长出一种反叛情绪。

柳原振雄赴苏任武官后,便不知道这个小舅舅在干什么勾当。不曾想,今天却在这样一个场合邂逅。

“菊池武夫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他来北平干什么?”

柳原振雄紧张地思索着。

香月恭敬地向在坐的人介绍说:“这位是帝国著名的文物专家、东京帝国大学的高级教授、皇室的代表——菊池武夫先生。现在就请菊池武夫先生给我们训示。”

菊池武夫笑眯眯地冲柳原振雄点点头:“小子,干的不错嘛!已经是大佐了。”随即又严肃起来“诸位,北平是古都,历朝历代留传下来不少价值连城的文物。尤其是清朝,260多年珍贵文物更是数不胜数。这些珍贵文物如今都是大日本帝国的了。

为了保护好这些珍贵文物,天皇下令帝国军部实行‘紫禁城’工作。具体就由你们三人负责。你们要通力合作,力争在一个月内,将最重要的文物登记、造册、装箱,运往本土。你们务必注意:第1号文物是天皇亲自点名要的,在周口店发掘出的北京猿人头盖骨。”

散会后众人立即分头行动。潘毓桂负责提供珍贵文物的详细清单与目前的存放地;中岛成子负责登记、造册;宪兵队负责抢掠、押运和临时集中存放仓库的保卫;柳原振雄总负责,并兼领搜寻北京猿人头盖骨。

柳原振雄立即召来中西功、郑文清通报情况,商量对策。

郑文清一听便急得跳起来道:“当年这群王八蛋,带头火烧圆明园,毁了稀世园林;如今这群披着人皮的豺狼,又要把中国的珍贵文物掠夺去日本,我绝不答应!我去干掉潘毓桂这些坏蛋!”

“你冷静点,”中西功训斥说“意气用事解决不了问题。”

“是啊!北平城里有多少珍贵文物啊!我们没有能力全部保护下来。但是重要的珍贵文物,我们一定要竭尽全力保护下来,就是牺牲性命也要做到,尤其是裕仁亲自点名要的第1号文物——北京猿人头盖骨!”柳原振雄义不容辞的说。

过了几天,众人仍在宪兵司令部开会。潘毓桂双手恭恭敬敬地将文物清单呈献给菊池武夫。菊池武夫随手翻阅着,见清单上数万种珍贵文物,举凡青铜器、陶瓷、书画、印章、家俱、杂货等等,应有尽有、不一而足。

菊池武夫大喜过望,高兴地拍拍潘毓桂:“潘桑,你大大的能干!”转头对其他人说:“你们也看看,这上面所列,随便一件,都是稀世珍宝。”

宪兵司令山家一男中佐看到清单上有北宋徽宗皇帝亲笔所绘的《写生珍禽图》和“宋四家”米芾晚年的书法杰作、大字手卷《研山铭》,便好奇地问:“奇怪呀!北宋的书画作品应该在开封才对呀,怎么会在北平城?别不是赝品吧?”

“不,不!太君有所不知,”潘毓桂急忙解释“我开列的清单上每一件文物,绝对是独一无二的真品。当年靖康之变,金兀术北返时,将北宋所有珍贵文物都装车运到燕京,所以……”

菊池武夫歪坐在皮沙发里,喝了一口西湖龙井,不无得意慢悠悠地说:“支那人完全没有文物保护的意识,更惶说文物保护的技术手段和条件了。民国时,我曾到浙江静嘉堂文库参观,看见所藏善本书籍5万余册,全都被狼藉尘封虫蛀,湮灭在即。见此情况我心痛不已,遂以10万两白银购得,运回日本后妥善保护。

而在我们日本,就大不一样了。早在隋唐时代,日本皇室颁布条令,对多得中国文书宝物者予以重赏。日本人遂‘尽市文籍浮海而还’,带回的古籍占隋唐宫廷藏书的一半,达1800多部、1.8万余卷。其中有一个僧人,仅他一人就带回5000卷佛书。

日本编纂的《秘府略》汇集唐朝类书1000卷,比北宋编撰的《太平御览》还详细。9世纪末,藤原佐世编撰的《日本国见在书目》收录唐及唐以前古籍共计:1568部、17209卷,堪称壮观。

比如说王羲之的《丧乱帖》,唐时传入日本,被世界公认是王羲之目前存世的唯一真迹。此帖反映了丧乱时期,王羲之痛苦不安的情绪,集国事、家事于一身,因无意于书,故书法越见自然。如今由日本皇室御藏。

再如东京国立博物馆收藏的佛像佛头;三井文库收藏的青铜器、瓷器;东京永青文库收藏的书法作品;京都藤井有邻馆收藏的中国文物和书画;书道博物馆收藏的历代书法等,都不乏绝世佳品。

唐朝宰相魏征编写并供唐太宗阅览的《群书政要》原本,以及宋代出版的世界最早的植物词典《全芳备祖》原本和明朝宋应星编撰的百科全书《天工开物》原本,还有世界上最早的佛教翻译经典《四十二章经》手抄本。都在日本保存得完好无缺。”

潘毓桂听得涎水直流、惊羡不已:“我说呢,我找了十几年,原以为早已失传,原来却在日本……!”

“潘的,你什么意思?”山家恼怒地喝道。

“我……没什么意思。”

潘毓桂赶紧点头哈腰,一副十足的奴才像。

菊池武夫摆摆手说:“潘桑,你要明白:这些珍贵文物,放在日本保存比留在中国要好得多!

潘桑,看来你也很喜欢收藏文物,那你应该知道《说文解字》这部书。”

“是,是。《说文解字》由许慎所著,是世界上第一部真正意义上的字典。这部‘天壤间秘籍,无二之孤本’对中国古籍等文化的发掘、整理、研究能起到巨大的作用。可惜的是,原本早已失传啦。”

“不!潘桑,它并没有失传,它在日本好好地珍藏着那!”菊池武夫得意地说“不光是《说文解字》这部书,另外,有关唐诗创作的规则、音律的书籍在中国早已失传,但是我们日本却收藏有《乐书要录》。你们支那的专家、学者竟然认为是日本人伪造的!真是愚昧无知!”

“是,是。太君真是文物大家、日本是文物大国!太君保护中国文物,功劳大大的!”潘毓桂满脸汗珠,献媚道。

“潘桑,你知道吗?自宋元开始直至明清各朝皇帝,曾主动向大日本帝国请求逸书,出现了原本在支那,却又日本倒流回去的奇怪现象。宋太宗时,日本僧人献给支那失传的珍籍《孝经郑氏注》、《越王负孝经新义》,曾经使得朝野震惊,宰相司马光感叹‘嗟予乘桴欲往学’,大文豪欧阳修的《日本刀歌》也吟诵‘徐福行时书未焚,逸书百篇今尚存’。

明治天皇时,你们支那人在日本访书刻书成风,并反馈回国。清末学者杨守敬在日本收录中国古籍3万余卷,称‘足偿国家甲午之失矣’。你们的国学大师陈寅恪也说:‘群趋东邻受国史,神州士子羞欲死。’不过你们对本已拥有的古籍,仍然不重视。得不到妥善地保护。

潘桑,你们的祖先是很有些好东西的,可是你们这些废物,哼!一群败家子!”菊池武夫训斥道。

山家看着潘毓桂的狼狈相,开心地大笑道:“窝囊废!败家子!”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