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祖先威武;袭击日本本土 虏走奴隶1400人

公元1019年3月,一支拥有50条战船的舰队突然袭击了日本对马,至4月进袭壹岐、怡土郡、博多、长崎和肥前等地。当时只以搜刮农民为能事而无抵御外侮能力的日本中央权贵们闻讯大骇,毫无办法。这支舰队最后还是被日本地方武装击退了。事后根据日本官方统计:日本居民被杀463人,掳走1280人。这是日本本土历史上第一次受到来自大陆的大规模的武力威胁,根据日本《朝野群载》所收录的宽仁三年4月16日日本太宰府向日本朝廷上报的解文记载:日本的北九州遭到来自朝鲜半岛的不明军队的袭击,来袭方国籍不明,只知道名唤刀伊。


实际上刀伊来源于朝鲜语的音译,指的是我国东北黑龙江流域的女真族。


1019年3月28日,由五十余艘战船组成的女真船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突袭对马,快速攻占了对马,壹岐两岛并将岛上居民全部杀光。4月,女真军由筑前丝岛登陆。由于措不及防,相邻的志摩、早良诸郡郡司乱做一团,连组织防御的行动都没有,纷纷逃离庄园。女真军每攻下一地,便在掠夺物资之后,将房屋烧毁,之后才大摇大摆地离去。对于俘虏,女真军将其中的老人和儿童就地处死,然后把精壮年用船运走,充作奴隶。地方豪族文室忠光趁一支女真军不备,率部反击,射杀数十人。其后,女真军的掠夺方向转到了那珂郡的能古岛。4月9日,清醒过来的博多警固所才匆忙派遣大藏种才领军迎击侵入附近的一股女真军。种才率手下十余人用弓箭将敌军射退。10日,由于海上突然起了风浪,女真军和太宰府军都没有军事行动,一日无事。11日,天未亮,太宰府就秘密派遣回过神来的早良郡、志摩郡的守军前往守备船越津码头。12日,战事再开,豪族首领财部弘延单骑至女真军驻地辕门前弯弓搭箭,射杀女真军四十余人后返回本阵。女真军军心涣散,无力再战,遂自海路败退,太宰府军乘胜驾船三十余艘追击。女真军逃往肥前松浦郡。当地豪族集结乡里迎击,射倒数十人,女真军再次逃到海上。沿海游弋数日,见海岸处处戒备森严,在船越津码头的太宰府军也也严阵以待,无奈,自外海远去回国。至此,持续十余日的震动日本朝野的“刀伊入寇”事件始结束。后来高丽海军在海上击败了这支女真舰队,送回被掳日人259名。而日本通过审问俘虏才知道来犯者不是高丽军,而是叫做刀伊的异族。


事后从当时的一些关连文书来看,日本当局非常紧张。平安朝廷要求太宰府收集攻击方的诸如船的构造、装备、战法战术等情报,当时的太宰府给幕府的上解文说:“贼(女真军)耀刃奔腾,次带弓矢,负盾者七、八十人许,相从如此,一二十队,登山绝野。”。《小右记》记载:“四月二十五日,贼(女真军)合战每人持盾,前阵者持鉾(短刀),次阵持大刀(长刀),再次阵弓箭者,箭长一尺余许,射力大猛。各人手持盾,最前列鉾队,最后列弓矢队,一阵约计二十队编成。”


虽然反抗女真入侵——严格意义上说,女真军只不过是武装海盗——的战争最后还是取得了胜利,但是这种胜利的取得是付出了惨重的代价。特别是女真人的集团战术对当时的日本人来说,具有多么大的震撼力可想而知。日本开始了对集团战法的重视,此后,一骑打的作战方式渐渐的稀少,虽然还不时有这种充满浪漫主义和个人英雄主义的事例出现于史籍(比如第4次川中岛合战中武田信玄和上杉谦信的单挑),但律令制下以健儿制、选士制为基础的军团军制却完全的确立了起来,各军团在统领的指挥下统一行动,不会再有此前那样原始的各自为战、单挑独斗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