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日记 3月14日 星期一 东京 晴


本报特派记者 鲁超国 乔显佳


东京时间上午10时许,9层高的楼房,就像漂在海里的船,左右轻轻摇荡,持续了近10秒。


酒店的服务员头也没抬,表情甚至没有任何变化,“左右前后摇摆都不可怕,可怕的是上下震动。”


10时2分,茨城县发生6.2级余震;11时1分,东京电力福岛第一核电站3号机组发生氢气爆炸。


东京震后首个工作日,电车停运,分区限电,东京很多市民呆在家里看灾情直播。


也有的市民走上街头募捐。为了节能,马路边的电子屏也关闭了。


即使在东京,加油也越来越困难;超市的食物货架整日空空,“两天没有供应矿泉水了。”


“去岩手,一天12万元(日币,约合人民币1.5万元)。”一旅游公司的向导开出了比平时高10倍左右的价格。


又找了好几个司机,电话打了无数个,好话说了一箩筐,一听说去灾区,很多司机直接回绝:“这不是钱的事情。跑还来不及,谁还往里钻?没听说吗?现在机场的人都爆满,机票不好买,在日本的中国人都忙着回国去,你们却偏偏往这里来。”司机们都善意地“教训”我们一下。


东京不缺车,很容易就能租到,但是缺的是司机,特别是愿去灾区的司机。


地震可以防,海啸可以躲,但是,核辐射的威胁无孔不入。


福岛周围的居民从来没这么关注过风向,东南风?西北风?“不往太平洋刮了。”这样的消息,让所有的人都胆战心惊。即使在距离福岛近300公里之外的东京,一夜之间,路上戴口罩的人骤然增多。


大家不担心地震,却是谈“核”色变,全城戒备。


直到晚上6时许,我们多方联系,终于找到了两个司机兼翻译,他们表示愿意带我们去岩手和仙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