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人黑幕:商贩给活鸡灌沙增重后配送烧鸡店 10秒灌一只鸡

世界王牌 收藏 0 38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惊人黑幕:商贩给活鸡灌沙增重后配送烧鸡店 10秒灌一只鸡

灌了沙子的活鸡被搬上面包车



惊人黑幕:商贩给活鸡灌沙增重后配送烧鸡店 10秒灌一只鸡

面包车首先来到浦口顶山一家烧鸡公饭店送货



惊人黑幕:商贩给活鸡灌沙增重后配送烧鸡店 10秒灌一只鸡

面包车又来到大厂湖滨路一家烧鸡公店后场,送完返回



灌沙、喷淋后,每只鸡至少能增加4两!60多岁的沭阳人袁某租下南京长江大桥北桥头堡下面的两间简易房,雇用两名男子,干起这桩牟利丰厚的营生。每天从家禽批发市场购进大量活鸡,用“灌沙机”灌注,然后配送给烧鸡公饭店。


在知情人帮助下,快报记者经过两天时间的潜伏、盯梢、暗访,掌握了地下窝点加工销售的全过程,揭开这个昧着良心赚取不义之财的惊人黑幕。


暗访


“灌沙机”10秒钟灌一只鸡


时间:3月11日清晨 地点:长江大桥北堡下


“灌沙机”10秒钟灌一只鸡


在北桥头堡下面有一排高大的桥墩,旁边就是大片简易房。3月11日清晨6时许,知情人引路,记者悄悄靠近紧挨桥墩的两间石棉瓦搭的简易房。大铁门半开着,门前停着五菱、金杯两辆面包车,车厢内只留前面两个座位。“两辆车都是袁某专门用来贩运活鸡的,每天凌晨从家禽批发市场把活鸡贩过来,加工后立即运出去,一点时间都不耽搁。”知情人说。


记者以租房为借口,走进简易房。只见里面高高低低摞着二三十个铁丝笼,每个笼里有20多只鸡。房间一角两个大塑料盆里放着像沙浆一样的东西,系用黄沙和滑石粉搅拌而成,是专门用来给活鸡“喂食”的。在简易房中间空地上,摆放着两架“灌沙机”,机子一米多高,下面用三角钢支撑着,中间有根碗口粗的钢筒,上面装一个杠杆一样的压力臂,钢筒下端外侧连着一根约一米长的塑料软管。


房间里有两名男子,一个约50岁,一个20多岁,戴着口罩。看记者不停打听周边简易房的租价,两名男子并未怀疑,一边聊一边不停地干活。只见中年男子将塑料盆内的“沙浆”倒进钢筒,然后压下杠杆臂。年轻男子则坐在小凳子上,从铁笼里抓过一只鸡,脚踩住鸡的双爪,将钢筒下端的塑料软管一头硬塞进鸡嘴,伸进去一寸多长。中年男子压下杠杆长臂,沙浆就从软管直接打进鸡嗉里。灌完“沙浆”,年轻男子随手将鸡丢入另一个铁笼,再抓一只鸡灌注。两人动作麻利,配合默契,约10秒钟就能“加工”一只活鸡。“加工”好的鸡装满一笼后,两人起身将笼子抬到门外的面包车内。


在大桥桥墩边的简易房内,记者还遇到袁某。这个鸡贩子个子不高,皮肤黝黑,看记者问这问那,他十分警觉。知情人透露,袁某是沭阳人,以前在南京的南郊租房贩鸡,两年前房子拆迁,才转到浦口,租了两间简易房,月租1000元。


据知情人透露,袁某在浦口加工窝点雇用了3个人,除一老一少两名男子负责灌注沙浆、运鸡外,还雇了一名妇女,专门负责买菜做饭给两名工人吃。灌注活鸡所用的沙子是袁某从采沙场订购的,每吨60元,送货上门。滑石粉能增加沙浆的润滑度,让沙浆迅速进入鸡嗉,防止鸡被沙子噎住。


面包车送鸡,记者不小心跟丢了


两名灌沙男子称,他们都是给老板打工的,每人一个月挣2000多元。这些鸡都是从家禽市场批发来的,送到十多家饭店。为何要给鸡喂“沙浆”?中年男子并不避讳,“老板想多挣些钱呗。这有什么,干这行的都这样做。”“一只鸡要打半斤沙子吧?”记者问。“不能打得太多,打多了鸡会死的。”中年男子说。


灌了“沙浆”的活鸡究竟销往何处?3月11日清晨开始,记者一直潜伏在加工窝点外,两名男子不时将“加工”好的整笼活鸡抬到车牌尾号是580的五菱面包车内。一直到上午近10时,装满15个鸡笼后,两人驱车上路。记者的车尾随上去,不料,五菱面包车拐上马路后,逆向行驶,很快消失在不远处的十字路口。等记者从前面绿岛掉头追到路口,面前有3个方向,早已不见面包车踪影,只得作罢。


一个多小时送出200多只鸡


昨天早上,记者再次潜伏在加工窝点附近,可能是周末生意好,这次门口停着更大的金杯面包车,车牌是苏AYZ211。车后门敞开,那两名男子将加料的活鸡抬进去,上午9时30分,装满车后,两人上了车,年轻的男子启动了车。记者早已在路口等候,看到金杯面包车仍反方向逆向驶进路口,记者的车立即尾随而上。


金杯面包车速度很快,时速一度达到100公里,很快驶入浦东路。这条路紧挨着老码头,旁边停着许多集装箱大货车,面包车在夹缝中穿行,最后驶上浦珠路,向西拐,进入顶山的大转盘,然后拐向珍珠街,开进顶山一条繁华的商业街,在一家门面较大的烧鸡公饭店门前停下。饭店伙计拿着一台大秤出来,车上两名男子抬下几个铁笼的活鸡,过完秤,抬进饭店。


9时50分,面包车继续上路,穿过浦珠路,进入狭窄的老宁六公路,又经过点将台、泰山庙,大约10点半,开到沿江街道泰冯路,在一家烧鸡公饭店门前停下来。这家饭店规模更大,大厅有100多个平方米。那两名男子卸下几笼活鸡,抬入饭店内。


随后,面包车继续前行,驶上宁六公路,向大厂方向开去。进入大厂南钢宾馆附近的湖滨路,直接开进一家烧鸡公饭店的后场小院。车上两人抬下几个装鸡的铁笼,放在院内。与店主交涉完毕后,驾车飞速离去。这时,已是11点多钟了。


就这样,一个多小时内,面包车行驶约30公里,将200多只鸡送到多家烧鸡公店。知情人透露,昨天下午,五菱面包又送出一车“加工”好的活鸡。也就是说,昨天一天,“黑窝点”共向烧鸡公饭店输出至少300只加料后的活鸡。


5.5元→7元→15元,暴利惊人


烧鸡公饭店一般在店门口摆放一排鸡笼,食客相中了哪只鸡,就叫伙计抓出来,15元至18元一斤,当即过秤,然后伙计拿到后场宰杀。很快,一盆热腾腾的鲜辣香鸡就端上桌了。“现杀现做,绝对新鲜,绝不短斤少两”是烧鸡公打出的招牌,岂不知不少鸡贩子在鸡嗉上弄手脚,灌沙浆就是常用的伎俩,鸡贩和店家都从中获利,最终吃亏的还是消费者。


烧鸡公一般都用三黄鸡,南京几家家禽批发市场近期三黄鸡的批发价每斤约5.5元。知情人透露,浦口“黑窝点”的袁某长年贩鸡,是批发市场的熟面孔,他从养殖户和贩运大户手中,拿到5.5元一斤的三黄鸡后。“加工”后销往烧鸡公饭店,袁某与逾十家烧鸡公店签有配送活鸡协议,商定销售价格7元一斤,以此为准,随行就市,上下浮动。


如果不捣鬼,专心做批发配送,每斤活鸡能赚1.5元左右的差价,一只鸡平均5斤重,能赚7.5元,一天300只鸡,能赚2250元。经过灌注沙浆、喷淋等“加工”后,每只鸡至少能增加4两,即多卖2.8元,一天300只鸡就多赚840元。也就是说,近三分之一的利润是采用灌浆手段得到的。


袁某长年给饭店配送活鸡,每只鸡都吊着沉重的嗉袋子,饭店不可能没发觉,为何还要接受呢?原来,店家从中能获得更高的利润,从袁某手中拿货价格是每斤7元,销售给食客就变成每斤至少15元。如果每只鸡有4两的“水分”和“沙浆”,店家从袁某处购进时多花费2.8元,卖给食客时却多赚了6元,一出一进,店家多获3.2元的利润。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