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时髦女靠黄世仁来救赎?[转帖]

冷兵器lbq 收藏 1 80

前一阵子在网络上看到了关于“白毛女是否应该嫁给黄世仁”的讨论,发现现在的一些女大学生竟然认为:“如果黄世仁生活在现代,家庭环境优越,可能是个外表潇洒、很风雅的人。加上有钱,为什么不能嫁给他呢?即便是年纪大一点也不要紧。”读到这样的回应,不禁觉得很好笑,然而也不得不感叹现在真是一个“笑贫不笑娼”的时代,以前所谓的“饿死事小,失节事大”的年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说起白毛女,也许现在的大学生会说她只是一个传播主流意识形态的工具,因为她的被压迫者的身份只是一种政治宣传,只是为了传播“旧社会把人变成鬼,新社会把鬼变成人”的政治话语,而黄世仁也是被意识形态完全“妖魔化”了,变成了一个没有人性的邪恶的旧社会的压迫者的象征。不过,这样的分析还是太简单化了。在一篇题为《白毛女演变的启示》的学术论文中,学者孟悦对《白毛女》的从传说到歌剧、又从电影到舞剧的创作和改编过程做了细致的分析,展现了《白毛女》的一个不断被修改、被重写的过程,并认为它不只是一个简单的政治运作,而是一个民间伦理叙事形式和主流意识形态结合的过程,让我们对“解放区”时期的新文化的生产过程和传播方式都有了更深刻的了解。孟悦的观点对我也很有启发,因为它涉及的不仅是《白毛女》的政治运作,也涉及了非政治性的民间意识,以及民间社会的伦理原则和审美原则。比如孟悦谈到《白毛女》的情节其实还是围绕着民间社会长期建构下来的基本道德伦理而展开的:一个普通的本分家庭的日常生活和做人标准被外来的恶势力所侵犯和践踏,而黄世仁所代表的正是这种为富不仁的“恶势力”,在除夕之夜以逼债之名,强抢民女,逼死杨白劳,并后来强奸喜儿——这一系列恶行破坏了和谐的理想的充满着传统伦理亲情的民间社会,而共产党的到来则修复了这一平安吉祥的民间文化。也就是说,虽然《白毛女》的故事中有很多政治宣传,但是其中也包含着一些最基本的伦理道德,比如白毛女对爱情的忠贞,对恶势力的反抗,而“为富不仁”的黄世仁侵犯并践踏了原本和谐的伦理道德秩序,最后遭到惩罚,蒙难的白毛女最终得救也是出于民间的复仇/惩罚的主题。


不过,到了后现代的物质社会,原本美与丑、善与恶的价值观完全被颠倒,黄世仁突然变得很吃香,因为他在影视文化中多半被塑造成一个多金、潇洒、大方的有权势的中年男性,轻而易举地就能把年轻貌美的时髦女们从“蜗居”中解救出来,住上花园洋房,穿得光鲜时尚,享受富贵生活,于是,后现代的时髦女们不仅不恨黄世仁,反而纷纷投怀送抱,即使只是做其“二奶”也心甘情愿,对黄世仁是如何“巧取豪夺”而发财致富的一面则一概不追究。过去的黄世仁是压迫白毛女的恶地主,而现在的黄世仁则是解救时髦女的“救世主”;过去的白毛女对恋人大春一直保持着爱情的忠贞,现在的时髦女则只相信金钱而不相信爱情。这样荒诞的情景不仅是因为大环境的变化——被政治话语统治的时代已经变成了物质主义的时代,而且原先的民间伦理道德秩序已经被后现代的“性解放”等观念瓦解了,压迫者和被压迫者的关系转换成了男人与女人之间的纯粹的性关系,对下层人民的同情转换成了对富人的颂扬和对金钱的膜拜。


在政治话语的强制机制中,白毛女的身体虽然是转载意识形态的工具,但也包含着非政治性的伦理观和道德原则。作为一个被欺凌者被压迫者,白毛女至少还拥有自己的尊严,身体被黄世仁玷污后,还守住对大春的爱情。无论是在旧社会中被变成“鬼”,还是在新社会中被变回“人”,都还有起码的做人的自尊。父亲杨白劳送给白毛女红头绳就能够让她心满意足,即使被掠在黄世仁的富贵家里,白毛女仍不失反抗的精神。白毛女很像哈代的《德伯家的苔丝》中的纯洁美丽的少女苔丝,被富有的少爷强奸后,仍旧向往真正的爱情,并不甘心委身给道貌岸然的有钱人,即使身体不再贞洁,可是心还是贞洁的。然而,在拜金主义的社会里,后现代的时髦女不再考虑如何“做人”,而是考虑如何“嫁人”,尤其是嫁给有钱人。为了嫁给多金潇洒的“黄世仁”,时髦女们不惜做二奶三奶,不惜出卖肉体,出卖灵魂,不仅如此,还美其名曰“可以拿黄世仁的钱做公益事业”。于是,“白毛女嫁给黄世仁”居然演变成了后现代的“灰姑娘”的童话,但这里丢失的是贫贱不移的爱情,是女性的自尊,以及做人最基本的贞洁与廉耻——说到底还是这个虚无主义时代的价值观已经变得完全混乱的问题。时髦女却不曾想,虽然穿得光鲜亮丽,住得富丽堂皇,但是天天被关在黄金屋里,空虚寂寞, 而且还丧失做人的尊严以及人生的奋斗精神,这样的所谓豪华的人生又有什么意思呢?


如果拿白毛女和时髦女相比较,时髦女显然更加精明世故、懂得算计,而且更有知识,更会包装自己、销售自己,但是却独独缺少白毛女的三样东西,那就是:第一,有真情;第二,有心灵;第三,有尊严。就我个人而言,我当然还是更喜欢那个原本质朴的白毛女了。


不过,说到底,白毛女的故事就是一个女性靠别人救赎的故事,过去的白毛女依靠共产党来救赎,现在的时髦女依靠黄世仁来救赎,却不知白毛女或者时髦女何时才能自己救赎自己?


[刘剑梅]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