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生不公是引发通胀恐慌的根源

陆地沉沙抓海龙王 收藏 1 34
导读:. 控制通胀是短期最重要的政策目标,结构调整是长期目标,倾向民生是基本倾向,这是今年中国“两会”传递出的明确信号。 3月14日,第十一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举行闭幕会,在全国人大记者招待会上,管理通胀预期成为总理着重回答的部分,在三个问题中提到控制通胀,可见,今年经济工作重点是抑制通胀恶化的预期、保持经济稳定增长、加快经济结构转型。 中国民生支出节节上升,但民生依然欠帐依然庞大,贫富悬殊依然在扩大,这是中国通胀容易诱发危机的经济根源。 很多人希望中国提前实现
近期热点 换一换

.

控制通胀是短期最重要的政策目标,结构调整是长期目标,倾向民生是基本倾向,这是今年中国“两会”传递出的明确信号。


3月14日,第十一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举行闭幕会,在全国人大记者招待会上,管理通胀预期成为总理着重回答的部分,在三个问题中提到控制通胀,可见,今年经济工作重点是抑制通胀恶化的预期、保持经济稳定增长、加快经济结构转型。


中国民生支出节节上升,但民生依然欠帐依然庞大,贫富悬殊依然在扩大,这是中国通胀容易诱发危机的经济根源。


很多人希望中国提前实现北欧式的高福利,这是不现实的,如果中国实现北欧式的高福利,所希望的GDP是现在的两倍以上。


中国的问题是,一些正常的现象在不正常的背景下被急剧放大,内部结构失衡严重,激化了矛盾。


如中国的高投资率屡屡受人诟病,但事实是,任何一个工业化国家初期都伴随着较高的固定资产投资率。很难想像,没有高投资率,没有民众的支持,中国可以在十年的时间内建立起横跨东西、纵贯南北的高速公路、高速铁路网,而没有上述硬件设施,中国能够形成较为完整的产业链与物流系统。


与工业腾飞时期的东亚经济体相比,中国投资率多数时间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20世纪50年代中期至70年代中期石油危机之前,日本投资率年均达到33.9%,其中从1967年到1974年连续8年的投资率都保持在35%以上,此后逐步下降。韩国有9年时间投资率超过35%,泰国最高达到42.8%,马来西亚达到43.6%。


中国问题主要不是高投资率,而是患上高投资率依赖症,由于高投资率可以拉动GDP、拉动就业、可以形成小金库,导致相关部门在经济结构转型、在提高投资效率上不思进取,结果是投资率高到匪夷所思的地步,高投资伴随着高债务、高通胀的风险。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投资率始终保持在30%以上,1992年以来又进一步上升至35%以上。截至2008年,29年里投资率的平均值为37.4%。自2003年以来,投资率已连续4年超过了40%,投资增速也达到了20%以上,大大超过了GDP的增速。自1980年以来,世界平均投资率平均为22.7%,中国是世界平均水平的两倍。不难理解,为什么中国政府一方面推进高铁建设,另一方面狠抓腐败,因为投资领域的腐败已成为中国投资领域低效的象征符号。


市场派人士希望政府尽快以市场的做法提高投资效率,但有关方面显然对中国中小企业在国际上的竞争力表示担忧,显然对清末铁路私有化之后极端低下的效率、泛滥成灾的资金挪用难以释怀,因此,政府选择的道路颇具中国特色,有大企业主导投资,而政府审计部门紧盯着大企业。与此同时,以资本市场的中小板、创业板、新三板扶持创新型民企发展。这样做的好处是,在短期内可以收获中国速度,但必须容忍一定程度的腐败与低效。


在民生欠帐上同样如此。


在中国资本化如火如荼的时期,加之中国以外汇储备发放基础货币的方式,导致中国狭义与广义货币发行量世界第一,一旦企业出现问题通胀就会浮出水面,而通胀引发关注必然伴随着民生欠帐与财富分配不公的抱怨。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