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朝鲜:抗美援朝全景再现 作品相关 方军作序三

李峰1 收藏 3 12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9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92.html[/size][/URL] 《决战朝鲜(白金纪念版)》序三 《决战朝鲜》是一本好书 方军 我刚刚看了一本好书,题目叫《决战朝鲜》。我为什么看这本书呢?原来,在2010年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军事科学院世界军事研究部原副部长罗援在接受中国网和网易的采访时提出:要隆重纪念抗美援朝战争。我本人一直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92.html


《决战朝鲜(白金纪念版)》序三

《决战朝鲜》是一本好书

方军


我刚刚看了一本好书,题目叫《决战朝鲜》。我为什么看这本书呢?原来,在2010年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军事科学院世界军事研究部原副部长罗援在接受中国网和网易的采访时提出:要隆重纪念抗美援朝战争。我本人一直对抗日战争的话题很有兴趣,有了这个新闻后,我开始关注抗美援朝了。

我注意到,军事科学院的罗援提出了一些“要隆重纪念抗美援朝”的理念:

其一,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而且应该用建国六十周年的机会弘扬我们革命英雄主义和爱国主义的精神。这些老同志说得非常好,说我们不怕死亡,但是我们怕被遗忘。

其二,罗援说:俄罗斯有《军人地位法》,德国有《军人地位法》,美国有《军人福利待遇法》。我觉得不管是现役军人、预备役军人还是退役军人,以及其家庭成员,他们在社会上处于什么样的法律地位、他们应该享受什么样的待遇、应该得到什么样的福利,这些还没有一个非常规范的法律上的界定和保障。

因为军人是一个特殊的群体,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规定我们军人要无条件地服从国家的召唤,要用我们的鲜血和生命捍卫国家的主权和领土完整。由于这一种特殊的义务,那么就要享受一种特殊的待遇。

其三,罗援说:参加过抗美援朝的老兵现在健在的不多了,当我谈60周年的时候,我们就设想当时的这些老同志是15岁参军,那么现在也75岁了。抗美援朝六十年,就看我们当时的志愿军、小战士,他去的时候如果是15岁,现在也都是75岁,也都是老人了。

可能再往下的时间对他们也是非常珍贵的,我觉得应该抓紧时间给他们一种褒奖,对他们的历史给予一种肯定。特别是抗美援朝,我觉得这场战争是我们中国共产党人独立自主地领导的一次对外战争。而且这场战争打出了我们的国荣、打出了我们的军威,大长中国人志气。当时我们面对的是谁?我们面对的是比八国联军多出一倍的十六国联军,我们把十六国联军打败了。在这场战争中,我们中国人民志愿军体现了我们中国人民的志气,形成了一种志愿军的精神。

我查了一下新华社的报道:

今年10月25日是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60周年纪念日。正如胡总书记所说,这场战争,是一场伟大的反侵略的正义战争。在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处于危急关头,我国安全受到严重威胁的情况下,党中央和毛主席作出了“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英明决策,以彭德怀同志为司令员的中国人民志愿军跨过鸭绿江,百万中华优秀儿女先后入朝作战,创造了震惊世界的英雄业绩。刚刚获得解放的中国人民,万众一心、节衣缩食、全力以赴支援前线。经过两年零九个月的浴血奋战,终于同朝鲜人民一起赢得了这场战争的胜利。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粉碎了侵略者侵吞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图谋,保卫了新中国,维护了亚洲和世界和平,不仅极大地振奋了中国人民的民族精神,增强了我们的民族自信心和自豪感,而且大大鼓舞了世界上一切爱好和平的国家和人民,在世界反侵略战争历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


以上都是官方的报道。我看了李峰先生的著作后,对抗美援朝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原来,我对抗美援朝是有误解的。1991年,我在日本留学的时候,看过一本日本人写的图书。他们分析:“中国如果不出兵朝鲜,美国人不会打到中国去。中国出兵朝鲜,给本国经济造成巨大损失。而且,是在帮助前苏联与美国争夺在亚洲的势力范围。”

看了李峰先生的著作,我完全改变了看法。李峰写的《决战朝鲜》一书以恢宏的气势、凝练的语言、饱满的激情、翔实的史料,全景式再现了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的历史。而且,作者李峰为了写《决战朝鲜》参考了大量图书,这种认真做学问的态度令人钦佩。

我非常喜欢这本图书,我固执地认为:“书如其人。”这个意思就是:书写得好,作者必是一位德才兼备的好人。我父亲是卢沟桥事变后参加八路军的,全国解放后他就在中国青年出版社工作。我从小见过的作家多了去了。本书责编陈智富先生告诉我:“确实‘书如其人’。李峰是一个隐士,淡薄名利,为人低调。这次《决战朝鲜》(白金纪念版)将新增作者的自序和简介,便于读者对作者及创作情况有进一步的了解。”这就很好。

方军

2010年3月30日于北京


(本文作者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名抗战口述历史研究者。1997年从日本留学回国,出版畅销书《我认识的鬼子兵》,获得中国图书奖、优秀图书奖。该书有吕正操将军作序、迟浩田将军贺信,引发中国人的深沉思考。2005年,出版图书《最后一批人》,引发各界热烈反响。

多年来,致力于采访亲历抗日战争的“最后一批人”:老八路、老新四军、国民党抗战将士、侵华日军老兵、被日军强掳的劳工、强掳为性奴隶的老妇、当年归国参加抗战的华侨、东北抗联、美国援华空军等老人。他认为:“亲历中日15年战争的最后一批人,就是战争巨著的最后一页,亲历者自然消亡了,这本巨著就放回人类文明发展历史的文库之中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