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89.html


9、蒋介石召见陈诚

蒋介石懵了!

1949年6月初,已经被李宗仁减弱了职能的保密局局长毛人凤向蒋介石密报,台湾省保安司令部对蒋经国正在全天候监视。对此,蒋介石倍感震惊,却又不太相信。因为,陈诚是自己的股肱之臣,又是自己的干女婿,说陈诚对蒋家暗施黑手,蒋介石总觉得必有蹊跷。

但生性狐疑的蒋介石,经过反复思量,还是倾向了毛人凤的密报。他想到,几天前,也就是1949年5月25日午时,蒋介石给陈诚发报,想从舟山抵达台北,陈诚却24小时内未行复电,这是违背常态的。无奈,蒋介石携蒋经国只好在高雄登岸,先在孙立人将军的防区落脚,然后才移居台北角板山的溪口台,弄得蒋介石甚为尴尬。后来,情报机关给这一事件做了注脚:陈诚自1949年1月5日担任台湾省“政府主席”以来,看到蒋介石今非昔比,江河日下,于是他便心态异常,美国人也趁机靠近他、拉拢他,企图利用时局的混沌,让陈诚闹台湾独立。起初,蒋介石并不热衷于这些情报资料,但联系蒋经国被监视一事,屡经风雨的蒋介石岂能无动于衷;他又联想到,陈诚主政台湾以来,局势动荡,人心惶惶,尤为对激进分子和共党嫌疑,听之任之,心慈手软,大有搅乱局势,趁机篡位之嫌。更令蒋介石惴惴不安的是,中共地下党台湾省书记蔡孝乾,在台湾工商界四下炫耀,到处索取,几乎半公开了自己的身份,台湾军警却坐视不管。所有这些,都加重了蒋介石对陈诚的怀疑和愤慨,他决定教训一下偏离他途的陈诚。

溪口台。蒋介石官邸。穿着上将军服的陈诚穿行游廊时,还昂首挺胸,脚步铿锵,但一迈进蒋介石的内室,他立马收敛了气焰,变得恭敬了起来,这是一种莫名的条件反射。在一名侍从的引导下,陈诚托着军帽走进了蒋介石的会客室。坐在桌前的蒋介石并未起身,在接受了陈诚的致敬之后,蒋介石指着立在办公旁边的蒋经国说:“辞修,你跟经国也已经许久没见了吧?他小你大,你要多多关照。去年以来,经国只是跟着我,没有公职,也就缺少了管教,你在他身上多下些功夫我是理解的。”

一听这话,陈诚自知监视蒋经国的事情已经暴露,他慌张的推辞道:“校长、总裁,卑职也已听说,省保安司令部有人妄自非为,卑职一定追查。”

蒋介石却大度的挥了挥手,说:“算啦,保安司令部的事情跟你这个保安司令无关。”他又转向了蒋经国,说:“经国啊,我多次说过,中正不可一日无辞修。从今往后,你要跟近辞修,多多请教啊。”

这番话让陈诚先是紧张,后又宽松。

蒋介石又对陈诚说:“内部的事情好说,共产党的事情不可掉以轻心啊。听说,台湾一些大学闹得很凶啊,还有那个台湾地下党的书记,不是已经半公开了吗?你们要有所作为啊。”

陈诚答道:“现在军界只忙于对外防御,疏于岛内治理,都是卑职之过,另外,那个叫蔡孝乾的人神经兮兮的,只有过激言词,尚未查到有力证据,保安司令部担心扰乱岛内秩序,只是严密监视,还没有采取严厉手段。当然,校长既然已经训示,我们会尽快查处结果来的。”

蒋介石满意的点点头,又问:“岛内如此混乱,是不是有人另有所图,不司职守啊?”

陈诚怯怯地答道:“时局动荡,军心涣散,卑职罪不可恕。”

蒋介石猛的点了一下桌案:“要严加整饬!”

陈诚无不为难地说:“小小台湾岛,聚集了各路大员,以卑职之力,一木难支啊。”

蒋介石望着陈诚,默默无语。他突然挺起身,向着陈诚走去,身后跟着那条名叫“白郎”的爱犬,这是一只纯种的德国牧羊犬。蒋介石弯腰抚摸了一下爱犬的头盖,寓意深长地问道:“辞修,这条狗也应该有个军衔吧?”

陈诚诧然吃惊,不知如何回答。

蒋介石自信的昂起头来,对陈诚说:“我想授它中校军衔,你回去看看,谁能提出异议。”

一只狗,授中校军衔,蒋介石的醉翁之意,陈诚不会不知,显然,蒋介石这是在向军政大员们示威。

陈诚一挺身子,惶恐而又虔诚地对蒋介石说:“校长,卑职一定整治岛内军务、政务,一切听从校长的训示!”

在蒋介石的施压下,1949年6月19日,陈诚主持制定了《惩治“叛乱”条例》和《肃清“匪谍”条例》,从此台湾地区拉开了白色恐怖的序幕。大批进步分子和地下党员相继被捕,中共地下党台湾省委书记蔡孝乾到案后叛变,中共“密使一号”、台湾“国防部”次长吴石中将,也被杀害于台北马场町。

就在陈诚的两个白色恐怖《条例》颁布不久,蒋介石以巡视为名,在台北陆军监狱外围的龟山上会见了陈诚,蒋介石慢条斯理地对陈诚说:“辞修啊,听说监狱里人满为患,你有什么打算?”

陈诚报告说:“校长,为了杜绝‘匪谍’之患,净化台湾风气,卑职已派人到台东县南海的绿岛勘察,如果校长恩准,所有政治犯都将移送绿岛。”

蒋介石满意的望着陈诚:“噢,绿岛不就是火烧岛吗?”

陈诚答道:“是的,校长,日据时期,那里就是一座坚固的狱岛,日本人建立以来,还没有犯人从那里逃出来的。”

“辞修有头脑啊。”蒋介石撂下一句,转身走了。

相关链接:铁血军事网(2011-3-15)陈诚与蒋经国,都是蒋介石身边的人,但两人的明争暗斗却早已开始。1949年6月,台湾省政府主席陈诚,秘密下令24小时监视蒋经国,蒋介石甚为恼火。他从此对陈诚失去了完全的信任。为了实现传位于子的计划,蒋介石于1952年成立救国团,在国民党的老机器之外,制造一个以蒋经国为中心的小国民党。这个计划不但遭到《自由中国》的反对,夫人派的吴国祯、甚至国民党的元老派也表示反对,其中陈诚以“三民主义青年团”的创始者反对最为厉害。他的理由是应记取抗战胜利后,国民党内部分裂为党、团两大势力,不顾党之将亡仍恶斗不休的教训,不要再为个人势力的成长,而弄出一个小国民党。救国团成立之初,陈诚不但坚决反对,且不肯提供预算予该团使用,此外,陈诚也扣留政工预算,限制该部门的活动空间。后来,陈诚看到蒋经国的势力不可阻挡,遂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开始勾结蒋经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