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钟 外传 后传第二十三节

海飞龙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2.html[/size][/URL] 二十三 门铃响了,陈杨像个小大人一样,说:“我去开门!”一把冲过去把门打开,正好是王闻晖站在门外,陈杨嘴甜,喊:“哥哥!”王闻晖把他抱起来,说:“还喊哥哥啊!要喊姐夫了!”杨晓薇故意逗他,说:“想得美,你还没问我和你伯父答应不答应呢!”王闻晖忙顺杆爬:“我知道伯母对我好,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2.html


二十三

门铃响了,陈杨像个小大人一样,说:“我去开门!”一把冲过去把门打开,正好是王闻晖站在门外,陈杨嘴甜,喊:“哥哥!”王闻晖把他抱起来,说:“还喊哥哥啊!要喊姐夫了!”杨晓薇故意逗他,说:“想得美,你还没问我和你伯父答应不答应呢!”王闻晖忙顺杆爬:“我知道伯母对我好,一定会帮我的。”陈隽问:“你妈妈呢?”王闻晖说:“她在交代司机事情,马上就上来了。”

这时候,门外出现了一个丰腴体面的女人,虽然年纪不轻但是脸上依旧留存着曾经美丽过的痕迹,而且打扮得体,气质非常好。陈隽走上前,说:“阿姨请进。”杨晓薇看着她似乎有点印象可是却实在想不起来,陈捷突然啊了一声,大家都看着他,发现他激动万分,嘴巴不停的颤抖,半天才说清楚:“王,王..王珈琪!”

对面的王妈妈也认出了陈捷,眼睛圆睁,大声说道:“陈捷?真的是你吗?”陈捷点点头,王珈琪顿时冲过去紧紧的抱住了陈捷。杨晓薇这才完全想起来了,11年前自己和陈捷父女两人在北京见到过她,但是时间长了一下子想不起来了。陈隽也傻眼了,其实她的记忆力是很好的,可是那次她因为气愤王珈琪对她妈妈出言不逊所以没正眼看她,所以这次完全是没头绪。最没办法的王闻晖和陈杨,这两人完全不知道是什么状况,只好傻站在那里。

王珈琪把陈捷抱的很紧,很久,还不停的说:“多少年了,没想到还能活着见到你。”杨晓薇看着心里酸酸的,故意问:“老陈,她是谁啊?”陈捷这才回过神来,说:“小薇,你忘记了吗?当年帮你押送钱款后来在北京碰到过她的,我中学时候的朋友。”杨晓薇想我当然没忘记咯,只是你们这样抱着也不躲人,我好歹是你老婆啊!醋坛子一下打翻了,但是也不好发作,说:“那最好啊,这样一切就都好谈了。”王珈琪也说:“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找个地方!”于是王珈琪把大家带到了她在首都的那家酒店里,开了一间规格最高的包房,陈捷把大吴也叫来了。

等菜上齐,两家人落座,王珈琪把陈隽拉到自己身边坐着,说:“小晖第一次带隽隽去约会的时候我就远远的躲着看,越看越顺眼,隽隽这孩子真的是个美人胚子,那次北京相遇她还很小,但是也很有潜力。”陈隽想起往事,心里挺疙瘩的,王珈琪也许意识到了,说:“那次,我的确有些浮躁,而我嫁给那个北国的富商,也是为了把我的事业做大。先我大概知道这人人品不好,结婚几年才彻底发现这是个彻头彻尾的人渣,对下属特别是工人很差,结交贪官,其实当时我动机也不好是为了能用他的钱能把自己做大,但是后来发现这人阴险狡猾,我算没把自己搭进去就算不错,而且对小晖非常不好,好不容易和他离了婚,自己现在一个人到现在。”听到这里,大家唏嘘不已,但是没有人去追问细节,因为在王珈琪简单的话语里她所经历的事情可谓艰辛,大家都不愿意去多问怕又触及到她的心理伤痕。

陈捷说:“你真的是不容易但是却又更不简单,我那次在美国见到你的时候你说你那时候基本是从头开始,现在又那么成功了,你的能力和你坚韧的性格令我佩服,我庆幸我们当年没走到一起,不然就拖你的后腿了。”王珈琪说:“这些话没必要说,历史是没有如果的,兴许有你在我会更成功也说不定的呢?哎,弟妹在,这些话就不说了。”杨晓薇假装大度却酸溜溜的说:“没事没事,你们叙旧怕什么呢,我不在意的。”陈隽嬉皮笑脸的瞄着杨晓薇,杨晓薇对着她摆手,小声说:“去去。”

王珈琪说:“小杨姑娘,我们以前也见过,当时我就看的出来你对老陈有意思,只是当时我没有必要和资格去说这话,你们现在的感情,就凭你现在的年龄和容貌还能那么在乎这个老东西来看,你对他的爱很真挚和深厚的,感谢你,照顾老陈那么多年。”一席话把杨晓薇说的不好意思了,陈捷不干了,说:“说我是老东西,你好像比我还大几个月吧?”大吴乐了,说:“都50好几了,又是那么多年没见,还不忘记对着掐啊。”大家开心的笑起来,席间气氛一下子轻松起来。

接下来的事情就很好谈了,在全家人逼问陈隽为何突然提出结婚成功后,王珈琪完全打消了对陈隽闪婚要求的怀疑,有的只是赞许和感动,甚至说出来即便陈隽真是为了家产而来,但是是陈捷的女儿我也认了,总比给了别人强!这话一说出来,陈捷说:“喂,你喝多了?”王珈琪的确有些微醉,却也不忘记挖苦现在不能沾酒的陈捷,说:“我没醉,你这个不能沾酒的老废物,你女儿的定亲酒都不能喝,真是扫兴。”陈捷说:“嘿,你这个老娘们越来越没谱了?”大吴也跟着插科打诨,这三个老同学掐的不亦乐乎。到最后在哪里办婚礼陈捷和王珈琪两个人又呛起来了,陈捷要在这里办中式婚礼,热闹,而且这里有不少亲戚朋友同事战友必须要请,王珈琪说这里办那上海那边的人怎么办?而且中式婚礼太市民化,太喧闹,自己的宝贝儿子还有我的宝贝媳妇一定要有西式婚礼才能配上他们的品味,两个人越吵越大声,王闻晖和陈隽急死了,分头在劝但是没用,杨晓薇不知道说什么,只好在一边给陈杨夹菜一边不时抬头看看,只有大吴不慌,还劝陈隽王闻晖说:“放心吧,他们两个打不起来的,这两个人只是用这种方式在宣泄自己和对方那么多年不见得情感而已。”

果然吵了没一会,戛然而止,共识很容易达成,先在这里请这边的宾客但是不办典礼,回上海那边再按西式的办。吃完了饭,两边就分头去准备了。

当杨晓薇和陈杨不在家的时候,陈捷把那次给陈隽但是她没要的钱又拿了出来,说:“这下你可以拿了吧?”陈隽笑了笑,说:“爸爸,我小时候我总找你要钱你要就是不给,要就是给的很少,没想到那么多的钱却成了我不要你要硬塞给我了。”陈捷说:“其实,关于教育你的问题上,我是有很大错误的,简单粗暴,而且说养姑娘要富养不然容易被人骗和学坏。可是我不知道哪里交的好运,摊上了你这么个懂事善良的女儿,我这辈子真的是很幸运。”陈隽微笑着说:“爸爸,因为在我心中您就是英雄,你教育我的东西不管对不对,都是为了我好,至于我为什么能这样呢,那你就谢谢我妈妈吧,也许是我妈妈附在我身上了,我来代替她照顾你,嘿嘿。”陈捷说:“兴许真是的,想起你妈妈年轻的时候,那个调皮和闹腾的样子,你真的和她是一模一样。最近总梦见你妈妈,昨天也是,我还告诉她你要出嫁了,她笑了,还说我完成了我们的约定。我就说那我就可以交了任务来找你了,她脸色一变就不见了。”陈隽心里一寒,说:“爸!你别胡想!再这样我就生气了!”

陈捷见陈隽真的生气了,说:“好好,我不这样想了,哎以前我管你不讲道理,现在成了你管我不讲道理啊。”陈隽扑哧笑了出来,说:“没那么严重吧?”陈捷说:“你是不知道,你前段时间管我喝酒的时候,老战友出去喝酒,我想去,他们说什么带你去是小事,万一被你的小妈冲过来把我们的桌子掀了那才是掉的大。”陈隽被逗的哈哈大笑。

陈隽笑过了之后,严肃起来,说:“爸爸,我以后出嫁了,你真的就要好好的照顾自己了,不要不把身体当一回事,这个世界上我就只有您和杨杨两个亲人了。”陈捷说:“不还有小薇吗?”陈隽说:“虽然我不讨厌杨姐姐,但是我始终只能把她当朋友而不是亲人,我至今都没叫过她妈妈,也许是我的不对,但是我没办法说服我自己。”陈捷不想和她谈这个,于是说了别的:“给你的钱你也别乱花,结婚的时候你也要出钱,不要认为他们家有钱就都让他们家承担,这样别人会看不起你的。”陈隽说:“爸爸放心,我什么时候让你丢过脸啊。”陈捷叹了口气,说:“哎,怪我,从小零花钱给你给的太少了,让你有个小气和爱占小便宜的毛病。”陈隽说:“喂喂喂!又来了!我承认以前是这样,现在好多了好吧,您那次生病我可没吝惜过一个子的哈!再说占小便宜,早没了,以后不许说啊!”陈捷说:“好好,隽隽长大了,不小气了。”陈隽一把抱着老爸,又亲了一下说:“也许这是最后一次亲您了,以后再这样就怕人有意见了。”陈捷说:“老爸早就有意见了,只是,你为了我的一些话做出那么多牺牲,爸爸觉得心中有愧,一直都没怎么管你。一说想让你去当兵,你就去了,要是你在社会上打拼,凭你的条件肯定能有一番作为,开轰炸机的时候说你太娇气,你改开战斗机前段时间打仗差点丢命,一说想活着看着你出嫁,你就给我来个闪婚,而不考虑后果。隽隽,你为爸爸牺牲的太多了,你跟着我这辈子也没享过什么福,爸爸对不起你!只希望你的婚姻能幸福,别受欺负。”陈捷老泪纵横,这应该是他这辈子第四次流泪。

陈隽把爸爸抱着,偎依在他的肩膀上,眼睛里噙着泪花慢慢的说:“没有,没有,这都是我自己愿意的爸爸,只要满足您的愿望,报答您的养育之恩,我没什么事情不愿意做的,女儿以前不懂事,让您受气了。”陈捷摸着陈隽的脸庞说:“谢谢你隽隽,我为我是你的爸爸而骄傲!”陈隽说:“我庆幸我是您的女儿,但是我也后悔是您的女儿。”

本来气氛已经很温情了,陈隽一句傻话把气氛破坏掉了一大半,陈捷觉得不对劲,说:“什么意思啊?”陈隽怕露馅,忙站起来,说:“没啥意思啊,我肚子饿了,我出去找点吃的啊!”飞快的出门扯呼了。

陈隽给以前不少同学发出了邀请,特别是几个女同学,都答应要来,但是一说要请他们当伴娘没一个愿意的,有两个是结婚了没办法,还有两个宁死不屈说宁可不来也不要给你当伴娘,陈隽就奇怪了,问到底为什么,终于有个男同学解释了,说记得那次毕业典礼不,你没化妆都把我们全班女同学给比的惨死了,你结婚那天还要化妆,你还要不要人家活?”

陈隽没办法到处抓人,也怪她平时孤僻了,加上她的同学都比她要大几岁,实在没资源了,正没辙呢,突然看到电视上再放日本动漫,一想有了,马上给远藤美濑打了个电话,远藤非常够意思的答应了,陈隽说:“谢谢啊!”远藤说:“要谢我就负责我来回的路费吧,还要包吃包住包玩,正想出国旅游呢。”陈隽狠狠的鄙视了她一下,两个人在电话里呛了半天,高兴的不得了。

王闻晖和陈隽在首都这边的婚礼如期举行了,一切顺利,吴送秋也请了一天假过来。而陈隽这边的一些重量级客人也让王闻晖甚至王珈琪侧目,比如太上皇赵兰,警察总署署长文署长,桂航校长张春雄,空军赵司令,国防部长岳国望,红狼特种部队以前和现在的军事主官,甚至还有天河“公司”老大陆阿水等等,王珈琪不禁感叹陈隽居然处在这样的关系网里居然一点都不跋扈,也从来没主动利用过这些资源为自己谋利益,心里又对自己的这个媳妇增加了不少好感。在酒席上穿上传统礼服打扮了一下的陈隽果然惊艳四座,即便用国色天香来形容也不过分,和陈隽认识的女性朋友都庆幸这个“公敌”终于结婚了,可以放心了,远藤其实长的也算不错了,不过今天站在陈隽的旁边就显得寒颤些了,幸亏她的打扮很时尚还不至于太被动,至于王闻晖,则被陈捷和陈隽的好朋友们给灌的不省人事了。

顺便还赶上了大宋史上最大的一次阅兵,开头的依然是翎军扮演的古代宋军,后面则都是声势浩大的宋军现在的精锐野战部队,只是比以前更多了几分杀气。陈隽他们看的津津有味,甚至让她有些后悔没去参加了。

等两边的婚礼都尘埃落定以后,两个人出去旅游了几天因为陈隽放心不下部队的事情提前好多天回到了基地,黄师长说批了假不休作废的啊,陈隽作废就作废吧,闲的发慌再休下去把人给休废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