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风云之风云变幻 正文 六 碰上了赵保利一群人

梅戈 收藏 1 2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9.html[/size][/URL] 见樊胜利塞给自己二百块钱,韩永急忙推让,樊胜利却一把攥住了韩永的手,声音有些激动地说道:“永哥,你要是客气就是看不起兄弟,兄弟以后可就没脸来见你了!” 韩永握着这二百块钱就是不想收,宋建国凑过来道:“韩永,你就收下吧,胜利没别的意思,大家都是哥儿们,互相帮着点儿也是应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9.html




见樊胜利塞给自己二百块钱,韩永急忙推让,樊胜利却一把攥住了韩永的手,声音有些激动地说道:“永哥,你要是客气就是看不起兄弟,兄弟以后可就没脸来见你了!”

韩永握着这二百块钱就是不想收,宋建国凑过来道:“韩永,你就收下吧,胜利没别的意思,大家都是哥儿们,互相帮着点儿也是应当的!这话,你自己刚才不是也说了吗?!”

樊胜利更是连连道:“是,是,永哥,你要是看得起兄弟,这点儿小意思你就收下,不然胜利以后不好意思来了!”

韩永有些急赤白脸:“建国,胜利,这不是一码事,我说的不是那意思,……”

宋建国拦住韩永的话头道:“那你是什么意思?和哥儿几个玩两面三刀?好了,韩永,别多说了,胜利还有事,你不收下这钱,胜利可没法走!”

韩永万般无奈,只好说了几声谢谢,收下了樊胜利这二百块钱。

看韩永收下了自己的钱,樊胜利很高兴,就笑着对韩永道:“永哥,建国刚才说的是真话,我们家那边还挺忙,今天来看你的哥儿们也真多,我今天就先回去了,过两天再来看你!”

韩永见樊胜利真要走,有点儿吃惊:“胜利,你这才来多一会儿?着什么急?”

樊胜利笑着道:“永哥,是真不知道你回来,所以家里好些事没怎么安排,我今天先回去,过几天一定还来看你!”

韩永不知道樊胜利是看见屋里人多客气还是真有事,就把脸转向了宋建国,宋建国点点头道:“胜利是真忙,你就让他先回去吧!他家的事,我清楚,来的路上我们就说好了!”

韩永知道留不住樊胜利,就握住樊胜利的手道:“过两天我去你们家看老家儿!”

屋里人多,樊胜利不便太客气,就一边同大生子几个向外走,一边道:“永哥先把自己这方面的事安排好再说,我过几天还来!”

宋建国则对他道:“我今天不走了,和韩永多聊聊,等过几天我再回去!”

樊胜利知道宋建国和韩永的情义,何况来这里之前他们几个也做了商量,此时听宋建国又周到地说了一遍,就冲宋建国点点头,表示听见了,又朝屋里的哥儿们们大声告了告辞,和送他的韩永、大海脚步没停地就向外走,屋里和樊胜利有交情的,看见他要走,就一起跟着韩永、大海向外送他们几个。

到了胡同口,韩永看见一辆足有九成新的红色轿车停在胡同口边,樊胜利指着那车不无得意道:“永哥,这车是咱们家买的,有用车的地方你说话!”

韩永笑着点点头,刚想夸赞两句,邢力强却站在一边骂了一句:“去你大爷的,牛皮什么?过几年,你邢大爷买十个,每天换着开!”

周围的人听了一阵大笑,樊胜利不敢惹邢立强,尴尬地笑了笑,宋建国忙给解围:“胜利,力强是开玩笑呢,你别当真,有事你就赶紧走吧!”

樊胜利红着脸赶忙说了两声是,又和韩永、大海以及邢立强等人说了再见,领着大生子几个钻进汽车,打着了车,一溜烟地就开出了村外。


来来去去,陆续又走了些还有事的人,村里的伙伴儿们这时也得到了韩永回来的消息,到的傍晚,除了那些非走不可的,大海家还济济着三十来人,韩永觉得不能再麻烦大海他们家,就对大海、宋建国几个人道:“我先回家跟我妈说一声,一会儿咱们找地儿喝点儿!”

大海拦着道:“还是就我们家吃吧!现在吃两口袋面没什么!”

韩永笑道:“就别累你妈她们了,咱们还是外面喝点儿去!”

邢力强也嚷嚷道:“没事儿还是去外面喝点儿酒去,大家凑点儿钱就是了!”

韩永侧头小声问了邢立强一句:“一桌十个人,大概多少钱?”

邢力强也把声音压下来道:“普普通通四五十块吃的就相当不错!怎么?韩永,你……”

韩永冲邢立强一使眼色:“大家来看我,我哪能还让大家破费?”

邢力强马上道:“那这钱我一个人出!”

韩永有些奇怪:“你不上班,哪里有那么多钱?这些人怎么也得坐四桌!”

邢力强面色一暗,低声道:“这话以后再说,一会儿这账我结!”

韩永不同意,宋建国在一旁道:“你们俩谁也别争了,一会儿吃饭的钱算我的,这两年去广州我也挣了几千,韩永回来,我给花点儿很正常!”

大海听着笑道:“对,今天晚上就吃建国了!”

邢力强还想跟宋建国争,大海笑道:“行了,力强,你那点儿钱我看也剩不了多少了,今天就让建国请吧,咱们也吃吃大户!”

宋建国冲邢立强呵呵笑道:“力强,咱们哥儿们用不着争来争去吧?!”

韩永插嘴道:“都是来看我的,你们争什么啊?……”

邢力强看了看韩永,脸一黑:“你请,我就不去了!”

宋建国笑道:“好啦,大家都是出生入死的哥儿们,都别争了,尤其是韩永,你回来需要用钱的地方还很多,有什么话以后再说吧!”

大海也跟着连说了几个是,转头对韩永道:“你先回家跟你妈说一声,我们等你!”

“那去哪儿吃?”韩永一边抬腿向外走,一边问大海。

“区委家属院那里前两年新开了一家饭馆,经济实惠,一会儿咱们就去那儿吧!”大海想都没想,望着韩永的背影答道。

韩永回了声好,又和屋里人招呼了一下,拉开屋门就出了大海住的那三间房。


回到自己家,韩永母亲正在厨房里忙活着给儿子准备晚饭,韩永进了院就先喊了声:“妈!”看见厨房亮着灯,人就朝亮着灯的厨房走去。

母亲听见儿子喊,放下手里的菜刀就走了出来:“永,回来了?!”

韩永走过去,低声说道:“妈,大海他们想让我去外面吃顿饭,我回来和您说一声!”

母亲听出了儿子的意思,觉得反对了不好,就笑着答应道:“你才回来,少喝酒!”

韩永嗯了一声:“那妈您就在家自己吃吧!”

母亲笑了笑:“想着早点儿回来!”

韩永又应了一声是,转身蹭蹭蹭几步又走出了自己家的院子。

望着这最让自己两口子操心的儿子,韩永母亲叹了口气,转身回到厨房,看着案板上特意为儿子准备的几个菜,她轻轻地摇了摇头,又叹了一口气。


韩永快步走回大海家,大海、邢立强、宋建国、郭庆阳这些人也正向外走,看见韩永回来,大海笑道:“没想到你还挺快,还以为得在胡同口等你一会儿呢!”

韩永笑道:“就我妈在家,说了一声就出来了!”

一群人说笑着各自推起自己的自行车,没出胡同口就骑了上去。韩永和宋建国几个没车的,就跳上大海他们的车后座。三十几个人,二十几辆车,浩浩荡荡地就出了村。

十几分钟后,这一大帮人到了大海所说的饭馆,锁好车,大家正要向饭馆门口走,饭馆门哗啦一开,从里面走出来了七八个人,看那张牙舞爪的样子,都不是什么正派人。韩永借着饭馆门口暗淡的灯光一看,为首的两个人看着有点儿面熟,可一时又想不起来是谁。这七八个人从饭馆里走出来,猛然见饭馆门外迎着他们站着黑压压的好几十人,全都吓了一跳,有几个下意识地就向裤兜里摸去。

大海这时正和韩永肩并肩向饭馆门口走,看见这群人出来,稍微停了一下脚,马上就认出了对方,当即就笑着叫了一声:“保利,吃完了?!”

对面为首走在前面的人这时也认出了大海,刚才紧绷了一下的神经顿时松懈了下来,两步走过来,笑着握住了大海的手:“大海,带这么多人来吃饭?”

大海呵呵笑道:“我兄弟韩永昨天回来了,我们一起聚聚!”

听着大海喊保利,韩永马上就想了起来,这人原来是以前和自己打过架的赵保国的二哥赵保利,走在他旁边的就是赵保国。

赵保利兄弟这时也认出了韩永,赵保国没说话,赵保利却笑着朝韩永点点头:“韩永,有时间一起坐坐,七八年没见,你还那样儿!我们哥儿们也怪想你的!”

韩永也朝赵家哥儿俩笑了笑:“好,有时间一起坐坐!”

赵保利松开握住大海的手,又朝其他认识的人点点头:“哥儿几个有工夫去我那里玩儿!我那里新进了点儿片子,倍儿好看!”

郭庆阳几个人也笑着说了声好,赵保利把脸又对准了韩永和大海:“韩永,大海,那我们就先走了,咱们哪天找个好地方坐坐!韩永,咱们哥儿们得好好聊聊!”

大海和韩永都说了声好,赵保利领着自己那群人就向街里走去。

望着他们走了,韩永笑着对大海道:“大海,行啊,先前他们哥儿们可跟咱们不过,现在对你好客气!”

大海还没答话,跟过来的宋建国笑着道:“韩永,你知道大海这些年的外号叫什么吗?佛爷!那是神通广大的意思,这些年,你别看大海不折腾了,可甭管是老泡还是新起来的小崽子,谁不给大海面子?咱们这个区,叫得出来名字的玩闹儿,见着大海都得客客气气,大海现在面子就这么大!”

韩永才吃惊地哦了一声,大海笑道:“你别听建国的,我哪有那么大面子?!”

“呵呵,这个区,除了你,恐怕别人还真没有!”郭庆阳几步超过他们,推开了饭馆大门,韩永这些人一拥就走了进去。

这饭馆不是很大,总共十来张桌子,但生意很好,韩永这些人一进来,立刻把饭馆门口挤了一个满满当当,并且还有几个人没进来。饭馆老板一见来人不像是善茬儿,人又特别多,赶紧跑过来招呼。

宋建国笑着迎过去,指着饭馆里对老板小声道:“老板,我们人多,怎么也得五六张大桌子,而且哥儿们们还想坐一块儿!”

老板望着他,有些为难:“桌子好说,大桌子没那么多,可以用小桌拼,可要坐到一起,……”老板望着饭馆里的客人,感觉事情有点儿棘手。

邢力强走上来,眼睛一瞪:“怎么?让我去给你想办法?”

老板一哆嗦,大海忙走上几步:“老板,你让他们都往一起挪挪不就行了?”

老板没敢再看邢立强,勉强答应道:“好,好,我和客人们说说!”

客人们也怕惹事,看见这些凶神恶煞,快吃完饭的赶紧就吃了结了账,没吃完的就也赶忙按照老板的指点换了桌子,这让韩永心里有点儿过意不去,但他也不好意思说什么。

等大家都坐好,菜也点了,韩永为了缓和一下刚才的气氛,就笑着问大海:“赵保利哥儿俩现在混的看样子不错!干什么呢?”

大海笑道:“他们哥儿仨开了两家录像厅,黑天白日都营业,生意特别好,所以现在都有点儿钱,跟着他们混的兄弟也比以前多不少!不过他们轻易不打架了,基本以挣钱为主!”

韩永点点头,郭庆阳接着道:“他们现在为人也不像以前那样了,和谁都客气,……”

邢力强插过来一句道:“操,他们那心眼儿咱们还看不出来?不就是怕有人去捣乱吗?”

宋建国笑道:“你知道就得了呗,说出来干啥?说出来就没意思了!”

韩永望着邢立强也笑道:“力强这些年看来进步不小,遇到事能看到深层了!”

饭馆里的兄弟们一阵笑,服务员开始给上菜了。

(未完待续)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