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特工:摩萨德特工的暗杀 五 赎罪日战争和阿穆恩的失误 赎罪日战争和阿穆恩的失误 8

祝枕漱 收藏 0 2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9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91.html[/size][/URL] 之所以会出现此类截然相反或自相矛盾的结论,原因就在于阿穆恩首脑泽拉制订的那两条判断,这位于1972年10月出任军事情报局局长的前军官,在对阿以之间的力量对比及可能出现的情况进行分析时,始终坚持两条最基本的判断:一、埃及在取得空中优势前,不会发动进攻,也就是说,如果埃及没有袭击以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91.html


之所以会出现此类截然相反或自相矛盾的结论,原因就在于阿穆恩首脑泽拉制订的那两条判断,这位于1972年10月出任军事情报局局长的前军官,在对阿以之间的力量对比及可能出现的情况进行分析时,始终坚持两条最基本的判断:一、埃及在取得空中优势前,不会发动进攻,也就是说,如果埃及没有袭击以色列的手段,如远程轰炸机或地地导弹,它就不会发动战争;二、如果没有埃及的配合,叙利亚也没有能力发动一场战争。由于这一理论在最终确实很有效,因而被以色列情报人员广泛接受,泽拉本人也因此而获得很高声誉。

于是,在阿穆恩的情报搜索与分析中,情报人员就把这两个信条当作金科玉律,并以这两个标准来取舍情报。在估计埃及的意图时,情报人员心中总会问上一句:埃及拥有战略空军没有?埃及和以色列之间的力量对比发生了改变没有?如果没有,那么战争就不会打起来。凡是符合这几种假设的情报资料,情报人员就将它当做真实情报,反之则斥之为“不真实”。即使在情报搜集部门掌握了大量证据,说明阿拉伯国家即将发动进攻后,泽拉仍认为,战争爆发的可能性“小之又小”。事实证明,泽拉的假设错了。人们指责泽拉用先入为主的假设主宰了情报分析人员的视野,以至于对即将出现的危险视而不见。

应该说,同达扬一样,泽拉也是一位非常优秀的军人,但却不是一个好的情报军官,充当情报部长更不是一个合适的职位。然而,以色列政府选择了他,从而为1973年10月的灾难性的后果埋下了伏笔。作为一名优秀的情报首长,应该有他自己的观点,但是,他尤其应该具有广阔的胸怀,能根据情况的不断变化修正自己的观点,并适时地下达情报指令。他应该在上下级之间充当中介,使上情下达,使下级正确理解上级的意图。然而泽拉没有做到这一点。他不仅把自己看成是先知先觉,而且还竭力影响军政决策人员的独立判断。他相信他能使以色列政治机关的所有人都信服他。他不以为自己是一个参谋,而把自己当成“以色列所有情报事务的唯一决策者”。在赎罪日战争爆发前,以色列情报部门总共收到400份情报,说明战争即将爆发,但是这些电报因为同泽拉的概念相矛盾,被他全部扣留,结果,总参谋长埃拉扎尔没能看到这些情报。战后,他对阿格拉那特委员会说,如果他知道这么多情报,他肯定会改变看法。泽拉后来还辩称,由于自己长期在以色列现役部队中担任军事指挥官,因而一直没有养成向上请示、求教的习惯,凡属其职权范围的事一般不推给上司处理。正是这种自负的性格使他在危机迫在眉睫时仍固执己见,终于给国家酿成巨大灾难。

这一点,泽拉与他的前任亚利夫形成鲜明的对照。亚利夫为人谨小慎微,他深知情报无小事,一不小心就会给国家带来灾难,尤其像以色列这样一个处于四面包围之中的小国。他在任时,每当埃及进行军事演习,他总是特别关注。因为他知道,演习和战争之间没有截然的区别,进行演习本身就反映了决策者的意图。只要时机成熟,条件具备,一场演习随时可能演变成大规模的军事行动。正因如此,埃及对亚利夫十分顾忌。亚利夫在1972年退休后,阿拉伯国家总算如释重负。当亚利夫得知接替自己的将是泽拉时,他说:“现在我们是在向灾难进发了,因为以色列的军队系统由三个不懂害怕为何意的人来掌管了。”这三个被称为以色列“英雄统治集团”的人正是国防部长达扬、总参谋长埃拉扎尔和阿穆恩局长泽拉。亚利夫不幸而言中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