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91.html

阿穆恩对局势的估计没有改变。阿拉伯人的一些错误举动提醒了部分以色列人。由于保密措施不严,叙利亚的下级军官过早地知道了战争计划。一名叙利亚军官打电话给他的黎巴嫩亲戚,这个周末不要来叙利亚,这个电话给以色列人窃听了;埃及民航总局局长根据自己对形势的判断,于10月4日晚取消了所有航班的飞行,并且准备把飞机疏散到国外避难。埃及军方立即进行干涉,撤销了这一命令,飞机于次日恢复正常。10月2日,中东新闻社报道,埃及第2集团军和第3集团军已处于戒备状态,其他新闻机构也报道说,中东形势十分紧张,战争迫在眉睫。以色列人注意到这些消息,却没有做出任何反应。

真正让以色列人担心的还是苏联的举动。10月4日16时,以色列情报人员得知,驻埃及和叙利亚的苏联顾问将继续留在工作岗位,但家属必须在晚上12点前集合,乘包括六架安东诺夫22型在内的16架苏联运输机回国。与此同时,苏联人正采取措施,减少苏联海军在埃及的存在:停泊在塞得港和亚历山大港的苏联舰队已经驶离。对这个异乎寻常的举动,阿穆恩认为有三种可能,一是苏联人知道阿拉伯国家即将发动战争,但不看好战争的前景,因此想保护苏联侨民;二是他们想以此向埃及和叙利亚表示,苏联不赞成他们首先发动战争;三是苏联和埃及、叙利亚之间突然发生危机。在10月5日的形势分析会上,泽拉说,第一种情况可能性最大。阿穆恩仍然沉浸在乐观的气氛中。

前线的感觉则大不一样,就在10月1日,以色列南部军区司令部情报处的本杰明·西曼·托夫中尉向他的上司戴维·格达利亚中校递交了一份报告,对苏伊士运河沿岸埃及军队的兵力部署作了令人信服的分析:战争是不可避免的了。以色列北部军区注意到,叙利亚的装甲部队正以空前的规模部署,保卫这些坦克部队的萨姆导弹已经送上了发射架。在离边境两英里处部署了中程火炮,10月2日,叙军的炮兵连增加到108个,第二天竟达到140个,而坦克竟有900多辆,在南部地区还发现了一个装甲旅。这一切使北部军区司令霍菲少将忧心忡忡。达扬和埃拉扎尔对此也十分担心。梅厄夫人从奥地利回国后,达扬马上要求总理召集相关部门讨论边界形势。第二天,以色列内阁在梅厄的家中召开了一次“厨房会议”,出席会议的有副总理伊加尔·阿隆、达扬、埃拉扎尔和伊斯雷尔·加利利,沙勒夫临时代替因病缺席的泽拉。会议由达扬主持。

在介绍了南北两条战线的情况之后,沙勒夫认为埃及和叙利亚的军事调动本身并不说明战争即将来临,两国最近五年来已经多次进行类似的战争动员和演习,但都没有演变成真正的进攻行动。另外,埃及的演习和叙利亚人的军事部署之间没有直接的联系,这也就意味着,如果没有取胜的把握,埃及人是不会投入战争的,而如果没有埃及的联合行动,叙利亚人也决不会发动战争。埃拉扎尔也同意情报部的判断。只有亲自视察过前线的达扬对边界的形势很担心,埃及和叙利亚的举动与往常不大一样,给人的印象不像是为了防御,但他没有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于是,会议形成了结论,埃及沿边界集结兵力并不意味着战争迫在眉睫,又拒绝了南部军区司令戈南呼吁采取若干预备措施的要求。总参谋部指示,不能采取可能导致前线全面战争升级的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