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父亲亲历的平津战役(参赛)

赵肃 收藏 29 11040
导读:我父亲亲历的平津战役 我的父亲在解放战争时期,是38军112师334团(原东北野战军一纵一师一团)的一名连队指导员,参加了四平战役、辽沈战役,是战斗在第一线的第四野战军官兵。他讲述了参加攻克天津的战役,他的连队活捉天津国民党警备司令官陈长捷的经历。 一、兵临天津 平津战役是毛泽东主席亲自指挥的一场伟大的战略决战,它气势宏大,指挥精妙,让人叹为观止。在东北解放军入关的同时,它已经拉开了帷幕。毛主席用“隔而不围,围而不打”的战略战术,把意欲南逃西窜的六十万国民党军队,分割包围在张家口、新保安、北平、天

点击了解更多野战军的故事




我父亲亲历的平津战役


我的父亲在解放战争时期,是38军112师334团(原东北野战军一纵一师一团)的一名连队指导员,参加了四平战役、辽沈战役,是战斗在第一线的第四野战军官兵。他讲述了参加攻克天津的战役,他的连队活捉天津国民党警备司令官陈长捷的经历。

一、兵临天津

平津战役是毛泽东主席亲自指挥的一场伟大的战略决战,它气势宏大,指挥精妙,让人叹为观止。在东北解放军入关的同时,它已经拉开了帷幕。毛主席用“隔而不围,围而不打”的战略战术,把意欲南逃西窜的六十万国民党军队,分割包围在张家口、新保安、北平、天津、塘沽五个部分,然后一个一个消灭。最终取得全面胜利,歼灭敌人五十余万,和平解放了古都北平,使祖国长江以北全部获得解放。

在这场大决战中,我所在的东北野战军一纵担任了攻占天津的战斗。当时我在一师一团二营六连任指导员。


天津是华北最大的工业城市,高楼耸立烟囱如林。天津东临渤海,整个市区被永定、大清、子牙、白河诸条河流隔成许多地段,河汊纵横,易守难攻。国民党军队从一九四七年起,就开始征调大批人力和物力增修城防。环绕全城挖了三米深,十米宽,长达五十多公里的护城河。还把防御前沿五公里的房屋、树木完全烧毁,形成大片开阔地,并建成了大量的地堡群。市区内更是堡垒层层,明碉、暗堡、街垒工事数以千计,构成了坚固的防御体系。

天津市区南北长十多公里,东西宽五六公里,南部多是水网地带,因此,敌人的主力部署在北部和中部。天津警备司令陈长捷,率领守敌有十个师及地方部队十三万人,妄图以深沟高垒与河流障碍,固守顽抗。

我们部队领受任务后,于一月初进行了紧张的战斗动员。然后迅速开到了天津西郊的杨柳青地区,进行紧张的攻城准备。

首先开始的是肃清外围据点。一天,团长带着各营连的干部,来到前沿阵地。我们看到,在城墙外面,敌人构筑了大量的地堡群。很多民房被敌人拆毁,树木被砍光,形成了大片开阔地。这是敌人贯用的办法,叫作扫清射击障碍。

看完地形后,团首长把消灭外围敌人的任务交给了三营。在前沿阵地上,九连指导员许汉文显得格外激动。他是我们一起参加八路军的战友,他的家就在天津。他拿着望远镜向前方看了很久,用手指着前面不远的地方说:“那边是四座坟村,我家就在那个村。”有的同志打趣的说:“打完仗你可以回家看看了。”许汉文兴奋地说:“打完仗,我请大家去我家做客!”

一月七日,三营七连一举攻占了敌三庆门、西营门外敌碉堡群,歼敌一个连。但在组织八连攻打四座坟地堡群时,每天的冲击、爆破、厮杀、争夺在十几次、几十次,血战七天,怎么也打不下来。守敌凭借着坚固的工事和四面八方的火力支援,顽强地反抗着。敌人夜晚被打得差不多了,白天又换一个连队上来。看着我们自己的战友一个个倒下,八连仅是指导员就牺牲了两个,战士们的眼睛都打红了。

九连的指导员许汉文也在战斗中牺牲了,就牺牲在他家的门口。天津解放后,他的父亲在烈士墓地找到了他的名字,老人家不敢相信是自己的儿子。找到许汉文所在的部队,才证实那个许汉文就是他的儿子。自从许汉文离开家,就再没有了消息,第一次有了儿子的消息,他已经成了烈士。

事过多年后,我们一些战友还经常回忆起许汉文,他就牺牲在家门口,让人非常悲痛!

总攻的时间越来越近,敌人的外围还没有扫清。团长也急了,后来三营调整了战术,趁着夜暗,利用已经打下来的地堡群,往城墙跟前挖交通壕,哪个地堡群打下来了,就把交通壕挖到那个地方,并进行尽量的伪装,使四座坟地堡群渐渐地孤立起来。外围据点也基本扫清,但三营也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总攻发起后,三营长气不过,又带领部队冲到四座坟,消灭了全部敌人。战士们复仇的子弹打死了许多投降了的敌人,三营长这才带着部队赶往突破口。

我们一纵在辽沈战役中没有捞着大仗打,大家都憋得难受。在这么大的战役中,别的纵队都是缴获甚丰,很多纵队的装备整个换了一遍,成了地地道道的美式装备。我们却没有捞着大的油水。除了三师配属十纵队在大虎山参加阻击廖耀湘兵团,才得以前出,赶上了进攻沈阳的战斗外,作为四野王牌的一师二师,都没打上像样的大仗。看着兄弟部队缴获的大批美式枪炮,战士们心里真是痒痒。

外围战斗基本结束了,各个部队开始向敌人阵地挖交通壕。敌人拆毁了大量民房形成的开阔地,为我们挖交通壕提供了方便。天津城下,很快出现了密如蜘蛛网似的交通壕,直逼敌人的眼皮之下。

战士们做好了一切准备,只等一声号令。

从今天的各种资料,我们可以把当时的场景展现出来。

一纵队司令员李天佑,争取到主攻任务后,憋足了劲要显示一番王牌主力的形象。如何能打出一纵的威风,那就是要活捉敌人的最高指挥官。他制定的作战任务是直捣敌人指挥部,打掉指挥系统,活捉天津警备司令陈长捷。

具体部署是,由一师作为尖刀,直插敌人指挥部,二师助攻,三师跟进。活捉陈长捷的任务交给了一师。一师的师长江拥辉,也是四野的一名勇将,后来带领部队参加抗美援朝战争,打了很多漂亮仗。曾任三十八军军长,福州军区司令员。

江拥辉非常清楚活捉陈长捷的重要性,他做出了最强的进攻部署。在一师中,我们一团是最强的部队,主攻敌人指挥部当然由一团完成。突破敌人防线由二团担任,一团在二团突破后,迅速跟进。也就是说由二团在前面打开通道,以保证一团能快速突入,实现整个作战计划。从纵队和一师的部署,可以看出,攻击敌人指挥部的尖刀,实际就落在我们一团身上。

我们一团团长刘海青,是个红军时期参加革命的指挥员,身经百战,经验丰富。平津战役后,率领一团随南下部队一直打到广西。之后参加抗美援朝,荣立很多战功。曾任38军军长,北京军区副司令,新疆军区司令员。

一团的部署是,一营担任前卫,二营跟进,三营为二梯队。突击部队在战斗中伤亡较大是肯定的,在这种战斗部署中,我所在的一团二营,实际上就成了攻击敌人指挥部的最后的拳头。

就在我军紧张的为总攻天津做准备的时候,一个振奋人心的大胜利传遍了全军。一月十日淮海战役胜利结束了,消灭国民党军队五十五万多人,解放了华东和中原地区。这一胜利大大激发了全体指战员的士气。


二、天津攻坚战

一九四九年一月十四日的清晨,浓雾笼罩着大地,显得十分的宁静。响了十多天的枪炮声也消停了,偶尔传来的只是几声悠悠的犬吠鸡鸣。大战前的寂静令人窒息,我们却压抑着渴望胜利的兴奋。雾幕下,部队已全部轻装进入攻击阵地。

打这种攻坚战,从心里感到痛快。我们围着敌人打,不用担心有敌人增援,不用担心我们的后方。弹药补充、伤员撤离都有充分的保障。因此,战士们只想着往前冲。

十点钟,太阳的光焰驱散了浓雾,几发信号弹腾空而起,刹那间,上千门大炮齐声怒吼,成千上万发炮弹,呼啸着从我们头顶上飞过,倾泻在敌人的城墙上、碉堡上,沉静的天津城头瞬间成了一片火海。这么猛烈的炮火,是我参加八路军以来第一次感受,比起我们打四平的时候,更加猛烈。只觉得大地在颤抖,眼前万条火龙在闪耀。城墙被炸的只剩下一溜残坡,突破口处硝烟滚滚,砖石和泥土飞满天空。敌人的碉堡、雷区、铁丝网被纷纷摧毁,整个阵地变成一片废墟。

在我军进攻前,有一个插曲值得一提。敌人在城墙外烧毁民房,砍伐树木,造成大片无人区。原本想用来阻止我军进攻,结果恰恰相反。我军利用这些开阔地,挖掘交通壕,反而缩短了攻击距离。我们一纵的攻击部队,一天就挖掘了上万米交通壕,一直挖到敌人前沿,挖到护城河边。整个城墙外,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壕沟,我们的部队隐蔽到了敌人的眼皮底下。另外,居民被敌人赶走,我们可以不为百姓的安全担心,减少了群众的伤亡,正是求之不得的。敌人愚蠢的举动,倒是帮了我军的大忙。

在我们前面担任突击任务的是我们师二团,我们一团是第二梯队,紧随在一线突击部队的后面。

敌人阵地上的硝烟还没散去,突击部队就冲了上去。兄弟部队迅速突破了敌人的防线,占领了突破口,马上又向敌人纵深攻击前进。突破口处插上了迎风飘扬的红旗,它是进攻的指示,更是胜利的象征。

我们接到出击的命令,我和连长带领全连,跟随全营、全团向突破口冲去。

我们穿过敌人阵地,那些铁丝网、碉堡大部分被我军炮火摧毁。来到城墙下的护城河边,眼前的景象让人大吃一惊:河面冻冰了,冰层很厚,不仅人可以通过,连坦克也可以畅通无阻。原来准备的渡河器材已经没了用场,真是“天公作美”,连老天爷都帮助解放军。我们丢下渡河器材,马上冲向城头。这时的城墙,早已被我军炮火轰塌,三百多米长的大缺口,变成碎砖乱石堆成的土丘。

我军的炮火已经延伸射击,前面的部队也冲进城区。各部队都急于进城展开战斗,突破口上非常拥挤,大家争先恐后地往前涌。团、营、连的各级指挥员都在对着自己的部队高喊:“跟上队伍!”,插在城头上的红旗,在战火中飘扬,部队像潮水般的向城内倾泻。

冲进突破口,只见前面的部队正在与反扑的敌人厮杀。敌人出动了坦克、装甲车,拼命的向突破口冲锋,战斗打得非常激烈。

营长传来命令,上级命令我们团不与敌人纠缠,沿着城墙向东南进攻。营长来到我们六连,一再叮嘱:“一营在前面,我们一定要跟上队伍!”我们明白首长的意图,那是让我们向敌人的心脏攻击。我和连长立刻要求战士们,不许掉队,不许与敌人恋战。

在我们面前,有敌人大大小小的几十个碉堡。疯狂的向我军射击。兄弟部队在前面作战,我们听到接二连三的爆炸声,那肯定是敌人的碉堡被干掉了。随着爆炸声此起彼伏,我们也在不断向前运动。

我们全连隐蔽在一片街区的后面,只看到一个又一个伤员被抬下来。看来是敌人的工事很坚固,前面的部队打得很艰苦。几个班、排长凑过来问道:“连长、指导员,我们什么时候上啊!”我看了看手表,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连长对大家说:“急什么,天津这么大,还怕没有仗打!回去待命,掌握好部队!”

下午三点时,一营终于打开了敌人的防线,向纵深冲击。

这时,团长刘海清奔向我们这里,他向部队高声喊道:“二营,跟我上!”

我带着全连迅速通过刚才一营战斗的阵地,只见敌人的碉堡一个接一个,阵地上到处都是被炸毁的敌人工事,和敌人的死尸。连长边走边说:“敌人这么坚固的工事,一营几个小时就拿下来,打得不错啊!”我说:“是啊,这片碉堡区,起码有五百米,真是块硬骨头。”

突破敌人城内的这道防线,我们前进的速度就快多了。后续部队也源源不断地涌了进来,街道上显得十分拥挤。

全连正在向前运动,突然从侧旁冲出几十个敌人。连长忙命令二排:“二排长,去把敌人打下去!”二排立刻向敌人冲去,接着就是激烈的枪声和手榴弹爆炸声。

我们沿着马路继续前进,整个天津城到处是枪炮声。越往城里,路旁的房子越高了。敌人在高楼上都设立了防御工事,向我们不停地射击,不断地从楼上往下投手榴弹。行进中,常常有战士中弹倒下。各连时而组织冲击,冲锋而过;时而利用房屋,掏洞爬行。一直打到傍晚,终于又突破了敌人的二线防御阵地。

在一个十字路口,几个敌人的碉堡挡住了部队。对付这些碉堡,主要还是靠小口径炮和爆破。我们看着前面一营的同志,把小钢炮架起来,几炮就干掉一个碉堡。最后剩下两个贴近地面的暗堡,炮火很难打。几个爆破组都没能冲上去。正在大家着急的时候,我军的一辆坦克冲了过来,直接冲上了敌人暗堡,就地把它碾碎了。战士们欢呼起来,都嚷着要给坦克兵记功。

我们乘胜又前进了。

天黑了,战斗还在继续进行……我们的战士越打越勇;敌人的抵抗越来越弱。打到这个时候,基本没有僵持的战斗了!我军打到那里,那里的敌人就溃败下去。

激战之中,许多天津市民们不顾危险,从街道两侧半开的门缝或是窗户上伸出手来,招手致意,有的高呼“欢迎解放军!”表达他们对子弟兵的敬佩之情。在一幢楼的二层,突然挂出一幅“打倒蒋介石”“拥护救星毛泽东”的标语,我们看了都很激动,同时也激励着我们更加勇猛地冲锋向前。

已经进入深夜,营长命令我们稍事休息,没想到附近居民就纷纷跑出家门,自发的欢迎解放军。看到我们的战士正在啃随身带的玉米面饼子和咸菜,很多市民马上跑回家提来热水,拿来馒头、饼干、窝窝头等让战士们吃,战士们婉言谢绝,连一口水都不肯喝,很多老人和妇女感动得直哭,称赞“天下竟有这样的好军队”!

已经是十五日的凌晨,我们打到了中原公司附近,部队沿路收容和抓获的俘虏实在太多,我们只好把上千的俘虏押到几个死胡同里,派几个小组集中看守。

大雾又下起来了,浓罩着大地,将街道和楼宇带入了朦胧的世界。营长带着几个工人模样的人跑了过来,告诉我们这几名工人,是地下党派来协助我军作战的。营长向大家说:“同志们,前面就是敌人的司令部,上级命令我们,攻占司令部,活捉陈长捷!”

我们在工人师傅带领下,向敌人司令部前进……


三、活捉陈长捷

陈长捷是什么人,他是国民党天津警备司令部的司令官,就是天津守军的最高指挥官。我们团的任务,就是要打掉敌人的最高指挥部,活捉陈长捷。

天已经越来越亮,不断地有敌人散兵往核心区溃退过来。中原公司楼上的敌人一看见这些散兵,就用机枪“哒哒哒”地朝他们扫射,引得散兵们朝着楼上大骂,也激起正往中原公司运动的一营指战员的愤恨。部队在工人师傅的指引下,迅速地插到了中原公司大楼的边上。

一营突击组避开敌人重兵把守的大铁栅门,从侧后方用爆破筒炸开窗口,冲进楼去。另一路也从南侧破门而入,攻进了一楼大厅,并沿着楼梯往二层攻击。楼上的敌人拼命地用机枪、手榴弹封锁楼梯口。我机枪手不顾一切地抱着机枪往楼上扫射,压住了敌人火力,战士们一个接一个地冲上二楼,与敌展开逐层争夺。

一营的猛烈攻击,有力地牵制了中原公司楼里敌人的兵力、火力,减轻了对警备司令部方向的压力,给我们二营的进攻创造了条件。

我们二营的四、五连在营长指挥下。以连续爆破炸开了核心工事的院墙,打掉了敌人警备司令部内的部分地堡群,指战员们奋勇前进,冲上前去,利用墙角、沙袋,同敌人展开逐房逐楼的争夺。

我们六连奉命攻击敌人司令部大楼,战士们一跃而起,副连长带领着二排向院内东侧的一座大楼冲去。敌人大楼门卫两侧机枪向二排疯狂扫射,徐副连长和几名战士被打倒在地。郭连长抢过战士手中的机枪,拼命地向敌人射击,打倒了一片敌人。战士们冲进楼里,从楼下打到楼上,又从楼上打到楼下。

这座大楼正是陈长捷的天津警备司令部,楼里边的敌人像一群没头的苍蝇,夹着包袱提着皮箱,边辱骂边奔跑,看到解放军端着枪冲上楼来,一个个吓得举手投降。

我和连长带领全连冲进了敌人司令部大院,大部分敌人投降了,各班战士迅速搜索躲在各个角落的敌人。

进入司令部的楼里,一楼有个宽敞的指挥室,各种城防作战地图全都完好地在挂在墙上,其中一张逐日标载“天津国军战况”巨幅图表,标注的是一九四九年一月一日至十二月三十一日整整一年的时间。桌子摆着陈长捷签署的“早二时邀杜市长,林、刘军长等会商战局”的通知,这么说,三四小时前这里还举行过天津城防的最高级会议,不知道参加会议的这些家伙还在不在。

这时,战士们向俘虏了解到楼对面的忠烈祠底下有个地下室,敌人的地下指挥部就设在那里,陈长捷和敌人的将领都在里面。我和连长立刻指挥连队进入地下室搜索。战士们刚接近忠烈祠,就被地堡里的机枪打倒了。我们这时才发现,地下室的门口有一个暗堡,两挺机枪正在向外射击。

我命令青年班上,去干掉敌人的地堡。

青年班班长小王以前是我的通讯员,是个聪明能干的好战士,天津战役前,他坚决要求到班里参加战斗。说真的我们很舍不得他走,我和连长商量后,就把青年班交给他。这个班都是十七、八岁的青年战士,所以叫做青年班。

他们得到命令后连续攻击地堡,因为当时手头没有重武器,只有用炸药包爆破。敌人的火力很猛,几个战士倒下了,几次攻击都没有成功。我们重新组织火力掩护他们攻击,终于炸掉了这个火力点,但是小王牺牲了,青年班的战士基本全部牺牲了。

就在我们攻击暗堡的时候,副排长邢春生和战士王义凤、傅泽国乘着硝烟冲向地下室。王义凤第一个冲了进去,傅泽国紧跟在后,他们向里面扔了两颗手榴弹,“轰轰”两声巨响过后,二人乘着硝烟冲了进去。

他们穿过一条小走廊,顺着台阶下到一个地下室里。门口的几个卫兵,见到解放军端着刺刀、举着手榴弹冲了进去,都吓懵了,没敢反抗,举起双手站在一边。地下室里面的一群敌人军官看到两个解放军举着手榴弹突然出现在台阶上,一个个吓得不知所措。王义凤两人大声喊道:“放下武器,解放军优待俘虏!”

一个军官正在打电话“••••解放军离我不远了,正和警卫部队激战••••”

打电话的胖子吓得一哆嗦,无线话筒从手中滑落出去,轻轻地掉到桌子上,豆大的汗珠从他那惨白的脸上滚落下来,肥厚的身子像散了架似的瘫坐到沙发椅里,呆呆地盯着面前的两个解放军战士。

打电话的正是天津警备司令陈长捷,无线电话的那一头是北平,接电话的正是国民党华北剿总的司令官傅作义。

军官们这才如梦初醒,纷纷说着“我们缴枪,我们缴枪!”掏出枪来扔到桌上昏暗的灯光下,一双双手举了起来。

王义凤认准打电话的一定是最大的官,他几步蹿过去,端着刺刀大声喝道:“别动,举起手来!”

一个敌军官说请找我军代表谈判,王义凤说“我就是代表,命令你们缴枪。”这时,他们扫视一遍俘虏,一共七个人,里面有三四个肩上扛着明晃晃将星的将军。他们判定刚才打电话的那个中等个子,戴眼镜的胖子就是陈长捷。大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鄙人就是陈长捷。”

这时朱副营长和几个战士进来了,他对陈长捷说:“你立即给部队下命令,全部放下武器,立即投降!”

枪声慢慢停了下来。陈长捷和这些俘虏被押出地下室。

这些国民党将军们被押上了地面,副营长赶紧让通信员去报告团里。

通信员飞跑进楼里,上气不接下气地报告:“抓住陈长捷了!”

我们立即向营长和团长报告,马上布置了警戒。

朱副营长迎上来,向团长、政委指了指陈长捷。团长看到这位在开战前还信誓旦旦的司令官,此刻像泄气的皮球,瞪着鼓鼓的眼睛,软塌塌地在那里站着。团长看着俘虏名单:少将副司令邱宗鼎、少将高参杨威和蒋介石从南京派来的“高级视察官”程子践••••


师指挥所里的人员听到活捉了陈长捷,顿时一片欢呼。师长江拥辉让立即派人把陈长捷押到师指挥所来。地点就在劝业场。

团长走下来,向我们的教导员交待:“派一个排把陈长捷押到劝业场师部去。”

我和连长商量后指定二排去,并再三叮嘱路上千万不能出事。

二排找来了一辆大卡车,肥胖的陈长捷上不去车,只好又找来一辆面包车将陈长捷推了上去。

院子里的人目送着面包车开出院子,互相看看,一个个开怀大笑。

我把活捉陈长捷的两名战士王凤义和傅泽国叫到面前,详细了解了活捉陈长捷的过程。王凤义和傅泽国,都是加入解放军时间不长的解放战士(俘虏兵)。王凤义是山东人,在东北做劳工,后被国民党抓了兵。在辽沈战役中被俘虏后编入我连。此次,荣立大功获“孤胆英雄”称号。傅泽国是东北人,曾在伪满州军当兵,有些文化,也是部队入关前补入我们连的解放战士,此次立功获“战斗模范”。

他们说,当时战场上很乱,全连都在搜索残敌。大部分敌人已经投降,少数敌人还在顽抗。他们看到一个门,就冲了进去。他们冲进地下室时,敌人都吓坏了,所以,敌人没敢反抗。从他们冲进敌人的指挥部,到押解陈长捷到大院里,也只有短短几分钟。

看到这些新解放战士立了战功,我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不久前,他们还是国民党军的士兵。参加解放军后,阶级觉悟得到很快提高,就像变了一个人。他们懂得了为谁打仗,所以在战斗中非常勇敢。从一个国民党的士兵,成为合格的解放军战士,也是我们的政治工作很有成效。也对得起我这个政治指导员,在入关一路上花费的心血。

我听完他们的战斗小结后,高兴地对他们说:“你们是好样的!”


团长让部队继续抓俘虏。我的通讯员王小胖,一转眼的功夫,就抓了四十多俘虏。敌人司令部大院里,不一会就集中了上千名俘虏。

事后统计,我团在敌人警备司令部附近和一路上一共抓了四、五千个俘虏,占整个一纵在天津战斗中毙伤俘敌两万六千多名这一总数的近五分之一。

后来还得知,天津守敌的两个军长也被我们一纵俘虏。这么一来,天津守敌军以上指挥官全部被一纵包圆了。天津战役一纵获得了辉煌的战绩,活捉陈长捷更是为这支英雄的部队增添了荣誉。

天津被国民党吹嘘为“固若金汤”,结果只打二十九个小时就土崩瓦解了,这使傅作义不得不认真考虑走另一条道路。天津的解放促使了北平的和平解决。


敌司令部大院非常开阔。战斗结束后,院子里堆满了缴获的枪支,我们把长短枪分开堆放,短枪非常多,堆的像小山一样,黑乎乎的一大堆,远远看上去像一堆煤。

战斗结束后,上级命令我连驻守敌人的警备司令部,并看管所有的物资、档案文件。我们立刻在司令部大院派出了许多岗哨,封锁整个司令部。

敌人司令部里就像个大仓库,武器弹药、吃的用的,什么都有。敌人准备长期坚守,储备了大量物资。我连驻扎在这里,经首长批准后,我们搬出了一部分美国罐头,有火腿、面包、饼干,香烟分给战士们。打了整整一天,战士们也饿坏了。大家用刺刀撬开这些美国罐头,美美的饱餐起来。

战斗结束了,我和连长在大院里检查警戒情况。不知什么时候,营部通讯员带着两名记者来到大院,说是上级派来采访的,营长交代让我们介绍战斗情况。

连长说:“指导员,这是你的事了。”我对记者说:“你们想采访什么呢?”。记者主要让我们介绍活捉陈长捷的经过。

我向记者们介绍了战斗的经过,介绍了王义凤和傅泽国。当记者们知道他们是在辽沈战役中被俘的原国民党士兵,显得十分惊讶。有个记者问我“为什么国民党士兵到了解放军里,就会变的这么勇敢?”

我说:“你说的很对,我们部队的战士个个都是好样的,不管他们以前是农民,还是国民党的士兵,在解放军里都是平等的。他们参军解放军后懂得为谁打仗,那就是为天下的劳苦大众求解放,所以他们在战斗中非常勇敢。”

这次天津战役,我们部队也付出了不小的伤亡。我全连参加战斗的一百五十多人,伤亡五十多人,副连长负了重伤。


战斗结束后的一天,一群穿军装的人来到司令部大院前,被我连哨兵拦住。哨兵问明情况后跑来报告,说有一位首长来看敌人的司令部,我说:“你问清是什么首长了吗?”得知是特种兵纵队的肖华司令员,我和郭连长马上出去迎接。我们陪着首长看了陈长捷的司令部,看了活捉陈长捷的地下室,并向首长汇报了战斗经过。肖华司令员一边看一边高兴说:“你们打的好啊,擒贼先擒王。你们知道陈长捷是怎么吹牛的吗?他说天津固若金汤,最少能坚守三、四个月。结果呢,二十九个小时就完蛋了!”这是我第一次与纵队级的首长谈话,即紧张又兴奋。我说:“首长,我们的炮兵真是太棒了,总攻一开始就把敌人的城墙打开了几个大口子。”郭连长也说:“坦克兵也很棒,为我们扫清了很多敌人的碉堡。”肖华司令员告诉我们他就是来查看炮兵作战效果的。他最后说:“你们活捉敌首陈长捷,我军二十九小时攻克天津,这些都表现了我军强大的战斗力,是对傅作义、对国民党反动派是一个巨大震撼。对全国人民也是一个巨大鼓舞!”

送走肖华司令员,我们一直在回味首长的话。当时天津地下党收集了大量敌人情报,敌人的布防情况我军早已了如指掌。陈长捷的司令部早就标在炮兵攻击的目标内了。整个战役进展的如此迅速,地下党的情报,炮兵的准确打击,都是其中的重要原因。

在当天的连队晚点名时,我特意表扬了那位站岗的战士,表扬他忠于职守的精神。也给战士们传达了肖华司令员的指示和对我们的鼓舞。


天津城里已经听不到枪声了。我们驻守在敌人司令部大院的几天后,接到了撤退的命令。天津警备区的同志来接防,交接结束后,我们全连列队走出大院,向集合地点进发,跟随我一纵的大部队离开了天津。

部队开到了廊坊以南的永清地区休整,进行以“将革命进行到底”为中心的政治时事学习和军事训练,开展天津战役中“打得好、纪律好、团结好”的三好连队评比活动。

全团评出三个“三好连队”,是二连、三连和炮兵一连。我连活捉了敌人的最高司令官陈长捷,应该是个大功。但在执行纪律方面做的不好,没有被评上“三好连队”。战士们不服气的说:“是其他连队看到我们在敌人司令部里吃美国罐头,嫉妒的。检举我们多吃多占,就不评我们三好连队。”

……






=============================================================================================

共和国野战军,他们是现代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前身,他们是共和国抗美援朝,维护祖国统一的先锋。我们特向全体铁血网友发出征文邀请,您或你身边的亲友有些什么关于野战军的经历故事,欢迎写下来,和大家一起分享,更有机会赢取德国parka 运动户外迷彩野战风衣/冲锋衣65式指北针(地质罗盘仪) 哈光正品等大奖。

点击查看活动详情



本次活动由铁血君品行提供赞助。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君品行地址::点击进入



德国parka 运动户外迷彩野战风衣/冲锋衣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11/3/15 17:14:52 被小编N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5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