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溅无名镇 第十二卷 打草惊蛇 第七十一章 爱在烽火年

血奔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0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05.html[/size][/URL] 71章 爱在烽火年  深秋的淮河平原上,一切显得生机勃勃枝繁叶茂。一望无际的大地上处处是金波荡漾五谷丰登。   夕阳的余晖无私地挥洒在淮河岸边,给辽阔的平原又披上绚丽的外衣。铺满枫叶的河堤上像举行婚礼的殿堂。李刚和蒋英携手漫步在绿色的地毯上。两个人谁也不说话,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05.html





71章 爱在烽火年

深秋的淮河平原上,一切显得生机勃勃枝繁叶茂。一望无际的大地上处处是金波荡漾五谷丰登。

夕阳的余晖无私地挥洒在淮河岸边,给辽阔的平原又披上绚丽的外衣。铺满枫叶的河堤上像举行婚礼的殿堂。李刚和蒋英携手漫步在绿色的地毯上。两个人谁也不说话,只是忘情的看着河中的潺潺流水。两个人相爱以来很少有时间单独相处。平时的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但是,爱的火花在心中燃烧,爱的暖流在互相传递。美好的憧憬在两个人的脑海里浮现。他们希望有一天永远像今天牵手漫步在林荫树丛中,徜徉在花草田野间;游览在名胜古迹圣地,享受和平温馨的时光。“噗!”两只鸟儿从树丛中飞出,吓得蒋英扑在李刚的怀里。李刚下意识地把蒋英紧紧地抱住。他们就这样紧紧地抱着谁也不愿松开。李刚生来除了母亲这是他第一次近距离的接触女人。第一次闻到女人身上的芳香。第一次感到热血沸腾。蒋英激动地流下眼泪。她自从父母双亡后,身边再也没有亲人了。她感谢邢武把自己从虎口里救了出来,感谢李刚爱上了自己。给她活下去的勇气和希望。这是上苍有眼,把一个高大魁梧英俊潇洒的男人赐给了自己。这是共产党给了她幸福生活的希望。

“李刚,要是我们永远像今天这样该多好呀!”

“会的,一定会的,全国就要解放了,我们的苦日子就要结束了。到那时候,我们结婚,我们生一群孩子,我们带着孩子……

“瞧你,八字没一撇想到哪里去了?!”蒋英甩开李刚的手害羞的说。李刚也笑了起来。

“哎!刚才你说什么?解放后我们……”

“啊,解放后我们结婚。”

蒋英不再说话,从地上捡起一片树叶抛向河里。树叶在秋风的的吹动下奇迹般地飘向水面。像一叶轻舟缓缓驶向远方。带着希望和憧憬,载着美好和幸福驶向未来。

“哎,你说将来我们有了孩子叫什么名孩子最好?”李刚问。

蒋英不说话。

“我想不论是男是女我们就起名叫“解放,或者建国,胜利。”

“俺全听你的。叫啥都中。”

“哎!李木和陈菊他们俩谈的怎么样啦?”

“两个人可亲近了。李木的衣服都是陈菊洗呢!”

“好啊,我们的战友南杀北战至今还没有一个家,你和孔妮多操心,当好红娘,同志们会请你吃喜糖啊!”

“李刚,将来我们要是有了孩子起个名字叫‘感恩’多好!感谢共产党,感谢解放军,感谢新中国……”

“应该叫‘淮河!’”王小春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他们身边。李刚他们立刻松开双手,羞得蒋英捂住脸骂道:“鬼和尚真坏。来也不叫一声。”

“蒋英同志,什么时候给和尚找个对相啊!我请你吃……“

“吃啥?”

“请你吃……吃鸡屁眼!哈哈哈!!!”小春说。

“臭和尚!我打死你!”蒋英追着小春打。

“李刚,救我!”小春躲在李刚身后。

“哈哈哈!!!,好啦!别疯了。有事啊小春?”

“县里来人了。”

“好,咱们回去。”三个人向乡政府走去。

“小春!你们也不管管李刚。”蒋英紧跟在小春后面说。

“什么事?”

“他一天到晚只顾工作,你看他瘦成啥样子了。”

“呵呵!还没有结婚可就心疼起来了。”

“刘丰和孔妮在乡政府吗?”李刚问。

“没有。”

“小树林里找了?”

“没有。”

“别找了,让他们单独一会吧!”李刚边走边说。

小河的另一处刘丰和孔妮正坐在河边沐浴和煦的阳光。两个人偎依在一起望着涓涓东去的流水,望着那团团水花,望着那嬉戏在水中的双双水鸟。刘丰激动了。“孔妮,你看那水鸟多么幸福,它们自由自在的徜徉在小河里,享受着碧波粼粼的风光沐浴着这温暖的阳光。”

“刘丰,等解放了你留在镇上好吗?”孔妮所问非所答。

“我是军人,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军人以党的利益为上,党指向哪里我就奔向哪里。”

“我不让你走!”

“哈哈!!为什么?说说看。”

“反正我不让你走。”

“我也希望与你长相守。我们日出而作日暮而息,春天我们在田间耕种有鲜花陪伴,夏天我们携手在林荫道上有鸟儿的歌唱;秋天有五谷丰登的景象让人流连忘返。……”

“我们结婚吧!”孔妮大胆而又天真地说。

刘丰笑了,他用手点着躺在怀里的孔妮说:“说你傻,傻得可爱,你是我的上级啊?”

孔妮用手抚摸着刘丰那英俊的脸说:“你是我唯一的亲人,你一走我……结了婚你就走不了啦。”

“那也不一定,现在部队首长让我去前线,我立刻就得出发!我是共产党员,党的利益高过一切。我是军人,军令如山!你明白吗?”

孔妮不再言语,他把头靠在刘丰的肩膀上望着那滚滚东去的淮河水。脸上浮现出理解的笑容。

“放心吧,我爱你,我会用生命保护你的!”

一阵风掠过,五彩缤纷的花瓣飘撒在他们身上,刘丰捡起一片插在孔妮头上。“娘子……我挑水来你浇园……”刘丰学着戏文里的腔调逗孔妮开心。

“刘政委,李乡长叫您回乡政府开会。”躲在一边观看的马新望着刘丰说。“马新?什么时候来的?”刘丰问。

“刚到。孔妮,我能和刘丰说几句话吗?”

“说啥话?”孔妮想知道。

“孔妮,你先回去,我们马上就回乡政府,”刘丰望着孔妮说。孔妮很不情愿地走了。

刘丰马新漫步向乡政府走去。

“刘丰?你.....”马新的话说了一半停了下来。

“马新同志,你不说我也知道你要说什么。孔妮是个好同志,他天真活泼,对我感情很深。我对她更是喜欢。所以你我只能是同志关系了。

“不!我爱你,我比她更爱你!”马新转身抱住刘丰不放。

躲在远处的孔妮看见马新抱着刘丰气的在自己的发辫子上扯下几根头发。坐在树丛中独自生闷气。

刘丰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连忙说:“马新同志,这样不好,让同志们看见又要开我们的玩笑了。”刘丰用双手扳住马新的双臂接着说:“爱情不是勉强的,它就像庄稼和肥料一样。庄稼需要肥料,但是你把它种在肥料上是不会生根发芽的。”

“刘丰!李队长喊您呢!”躲在一旁的孔妮急了大声叫起来。

“好啦,我们回去吧!不然小春他们又该嚼舌头了!”孔妮跑过来抱住刘丰的胳膊拉着往前走。马新站在原地望着他们远去,生气地跟了上去。

李刚,邢文,邢武,小春,郭川,蒋英,丁于,胡兵,何可,李木,丁尚,郭川,刘文,付杰,张川,孟马,赵向,陈东等领导同志聚集在乡政府办公室里准备开会。刘丰孔妮回到乡政府会议刚要开始。小春见刘丰孔妮回来就大声问道:“刘政委?我说今天怎么不见了喜鹊呢!原来去给你和孔妮搭桥去了?”同志们被小春的话逗的大笑起来。

孔妮捂着脸骂道:“臭和尚!不说话没人说你是哑巴。”害羞地跑到蒋英身边坐下。郭川,丁于几个人“嗷!嗷!”的起哄。刘丰也不言语;来到小春面前把小春按倒在地上用手挠他的胳窝。嘴里骂道:“和尚,和尚,秃和尚。”只挠的小春大声求饶。大家只笑得拍起手来。马新低着头来到何可的身边坐下来,何可看了马新一眼低声问道:"生气了?"马新狠狠地瞪了刘丰一眼没说话。

“好了。”李刚笑着说。我们现在开会。县委来人通知,秋收工作不久就要开始,夏粮一百万斤秋粮刚刚上交结束。县委嘉奖我们防胡镇超额完成任务。希望我们再接再厉打好今年秋季粮征收这一仗。全乡上下交粮的人较多。也比较集中,任务重时间短我们的工作就更忙了,具体工作有邢文同志部署分工。”

邢文站起来看了一眼李刚接着说:“一百多万斤粮食需要有库存。我们决定把乡政府东西厢房清理出来做仓库。这个任务有蒋英孔妮带领女子中队去完成。李刚队长,李木,何可,孟马,赵向,陈东带领治安大队第一中队负责镇北祁寨,何寨,马楼,欧庄,冯庄等十个村的夏粮征收。”

“小春,郭川,胡兵,丁于,丁尚,带领治安大队第二中队负责镇东吴家寨,魏庄,蒋庄,孔庄,黄庄等几个村的任务。刘丰,刘文,付杰,张川等人到镇南林家寨,熊寨三里庄几个村。工作中要注意政策,不可耍军阀作风。要依靠民兵组织和自保队。县委希望防胡镇在今年为前防提供军粮五十万斤军款三十万块。任务重,人力少;治安条件复杂,我们务必提高警惕,搞好工作,圆满完成县委交付与我们的任务。”

最后李刚强调:在工作中要注意政策和策略。原则是地主老财出百分之八十;富裕户出百分之二十。穷苦农民不出。同时强调要充分发动群众,提防阶级敌人的破坏。县委给我们的任务是夏粮五十万斤粮食,军款三十万块钱。强调最好是大洋。三霸天的上交粮款有明确规定,北霸天祁文汉粮食五万斤,大洋五万块。东霸天吴灵各粮食四万斤大洋四万块。南霸天林之东粮食三万斤,大洋三万块。三霸天及地主老财的钱粮总和是全乡秋征钱粮的总和五分之三。并要求储备部分粮食以备救济过不了冬的困难户。大家有没有信心?”

“有!”大家紛纷表示坚决完成任务。

南霸天林之东在地窖里躲了几日不见李刚对自己有什么行动就走了出来。他的嚣张气焰依然很高。这天他把林奇叫到自己的小客房里。

“李刚最近有啥大的举动没有?”

“听说他们正在准备征收秋粮。调查邢文家失火一案;还有孔礼和小郑庄死去两个人的案子。”

“看起来祁吴两家都有行动啊!我们也来个浑水摸鱼给李刚添点乱?”林之东思索着。“就是!咱还敢老本行?”林奇说。

“今夜行动!不能留下任何蛛丝马迹!”南霸天眼里冒着凶光。

“知道啦!”林奇笑眯眯地走了。

林之东的老本行就是夜入民宅当“胡子”,明的他是财主暗的他是当地第一大强盗。镇周边谁家富裕他总要让他破破财。今天他要干老本行的另一个目的就是给李刚添点麻烦。你不是会破案吗?那我就给你个机会。林之东得意地盘算着。林奇之所以提出要干老本行是因为干胡子这一行他可以捞很多外款满足吴桃的要求。

自从林家权死后林奇就成了林家寨的二号人物。这个家伙和林家权不同的是要比林家权阴险毒辣。林之东的几个姨太太与他都有染。自从吴桃进了林家寨,林奇就对吴桃垂涎三尺。可有林之东和林家权在他始终没有机会的到手。林家权死后林之东心情不愉快加上时间长了他对梧吴桃也没有了兴趣。躲在地窖里的一段时间里林奇有了机会。林奇与吴桃的事林之东知道。可他睁只眼闭只眼任凭他们苟合。林之东知道,寨子里他的心腹不多了;一个烟花妓女也没有必要认真去管她。吴桃也感觉到自己在林之东的眼里已经失宠了。加上林奇年轻漂亮也就顺水推舟的跟了林奇。

黑夜里,林奇带着一帮人向寨外走去。他不敢进镇里去抢。他害怕李刚的人发现了他。几个家伙来到镇南一个叫双庙的张营村。张营村有一家财主名叫张万通,家中有良田好几十亩。也是该村最富裕的人家。说起来张万通还和林家寨有亲戚关系。林奇对张家的底细很清楚。张万通有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儿,名叫银华,年方十八尚未出嫁。林奇把目标定在张万通家不单单是为了抢夺金银财宝,他要把张家女儿搞到手。林奇带人摸进院里。轻轻敲敲门。

“谁呀?”张万通问。

“乡政府查户口的!”

“哦!来啦!”张万通边答应便把门打开。林奇把枪口顶住张万通的脑袋。

“我们是李刚派来的人!”林奇说,“放老实点,否则就灭了你全家!”

“李乡长的人?”张万通惊恐地望着眼前这些蒙面人。

“搜!林克看好这老家伙!”林奇把枪一挥,一群强盗开始在屋里翻箱倒柜地抢起来。林奇来到张万通女儿的房间。他看见银华一个人吓得用被子裹着赤裸的身子躲在床头边发抖。林奇没有说话她把枪放在个椅子上开始脱衣服。

“你……你要干啥?”

“老子是镇上的解放军!我叫邢武!今天老子要睡你!”说罢扑了上去。

“爹!救命啊!”银华大声叫道。张万通听见女儿的喊叫声拼命地要挣脱林克去就女儿。林克用力在张万通的头上砸去。张万通顿时倒在地上。林奇几番要施暴,银华拼命挣扎他没有如愿。林奇的欲火更加强烈。他死死地掐住银华的喉咙。不一会银华就昏迷过去。林奇几番强暴了银华。林奇提着裤之慌慌张张地走了出来;正好与林克撞个满怀。

“你小子干啥?”林奇问。

“少爷!我也想……”

“快!我们不能久留!”林奇望望躺在床上的银华走出去。林克又一次强暴了银华。

林奇等人把张万通家的金银细软抢窃一空消失在夜幕之中。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