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特工:摩萨德特工的暗杀 一 战后纳粹战犯的末日 8

祝枕漱 收藏 1 20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91.html


5月23日,本·古里安总理召开以色列内阁部长会议,把摩萨德捕获艾希曼的情况通报给部长们。当天下午3点50分,当本·古里安总理步人议会大厅时,整个会场已是人头攒动,人们或在大声谈论,或在默默地揣度。本·古里安总理站起来了,顿时会场鸦雀无声。他预先拟好的声明十分简短,言词平淡无味,避免带有感情色彩。但这个从14岁就投身犹太复国运动、被人称为有着“钢铁般意志”的犹太政治领袖这一次仍然克制不住,激动得连声音都颤抖了。他宣布:“尊敬的议长和议员先生们,我必须向你们报告一个好消息。不久前,以色列特工部门在南美洲某个地方找到,并且抓获了罪恶累累的前纳粹罪犯阿道夫·艾希曼。现在,艾希曼已被拘在以色列的监狱里。不久,一个由犹太法官组成的法庭将对艾希曼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对犹太人犯下的罪行进行审判。”

话音刚落,会场死一般地沉寂。突然,一个议员抽泣起来。紧接着,热烈的欢呼声和经久不息的掌声震耳欲聋。

本·古里安总理的话犹如雷鸣闪电一般很快从以色列议会大厅传遍全国,传到了世界各个角落。

整个以色列沸腾了,人们欢呼着英勇、机智的特工人员的功绩。在议会大厅,全体与会者都把目光移向了哈雷尔。此时的哈雷尔与直接参与这次捕获行动的特工人员当然同样是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然而,他们内心却涌动着复杂的感情。1000多个难以成眠的日日夜夜,在阿根廷茫茫人海中的无数次搜捕。此刻,在他的内心,正涌动着一种复杂的历史感情。在他看来,可以把犹太人过去几十年在纳粹铁蹄下遭受的迫害和屠杀浓缩成一句话,一个结论,但是只有亲身经历过这一切的人,才能真正深切体味“复仇”这两个字的真正含意。

但此刻,他一句话也不想说。

对艾希曼的审判是旷日持久的。为了防止在场旁听的观众表现过于激动而当场刺杀艾希曼,在审判时,特地设立了一个上面敞开的玻璃罩,而艾希曼就站在玻璃罩里面接受审判。在审判的法庭上,面对丰富的铁证,艾希曼竟然良心发现,说:“我早应该把子弹射进我自己的脑袋。”在数不清次数的审判中,旁听的观众由于忍受不了触目惊心的事实,竟有人不止一次地晕倒在法庭上。

直到1962年的5月29日——事隔两年以后,以色列最高法院才判处被认为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屠杀大批犹太人的直接责任者——阿道夫·艾希曼——死刑。

艾希曼在临刑前对押解他的一个以色列官员说:“希望你不久就会走上我这条路。”这是他生前的最后一句话,而听他说话的人叫艾坦——若干年以后,他当上了拉卡姆的局长。

1962年6月1日晨,太阳还没露出地平线,濒临地中海的以色列海法港外的海面波光粼粼,碧波万顷。一艘以色列海军小艇风驰电掣般地冲向大海。当小艇驶出以色列领海时,一名戴白手套的以色列海军军官把一个铁皮罐抛入茫茫大海。旋即,小艇转头返航。被扔入大海的铁罐里装着艾希曼的骨灰,以色列人要把骨灰抛在远离海岸的波涛中,因为他们不能让自己的头号敌人的骨灰玷污犹太人神圣的故乡。一场曾缠绕了千千万万犹太人的恶梦结束了。

阿道夫·艾希曼曾经是纳粹德国屠杀犹太人的主要工具,是纳粹德国行将崩溃前执行丧心病狂的“彻底解决方案”的负责人,在被屠灭的600万犹太人中,大约有200万犹太人的死跟他有极其紧密的关系。尽管惩凶艰难,但是,艾希曼最终还是受到了正义的审判。艾希曼案件实际上延续了纽伦堡审判创立的规则:一个人因为接受军事命令而犯下罪行,他将承担作为一个人的法律责任,没有豁免权。实际上,这是一个人类生存的底线伦理与罪恶职责的冲突,来自自然法的正义观念维护人类生存的底线伦理。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