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91.html


化名为克莱门特的艾希曼此时每天都处在以色列特工特遣队的监视之下。特工人员不久就掌握了艾希曼的活动规律:每晚7时40分左右,乘坐203路公共汽车,然后步行回家。一直从事谍报秘密工作的艾希曼当然懂得“隐身”之道,潜伏到阿根廷后,他不但改名换姓,而且经常变换地址,日夜提防犹太人的追杀。不能不说他不小心谨慎,只能说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而已。

实施绑架的日子临近时,阿根廷政府礼宾部门突然通知:由于组织方面的原因请以色列代表团把抵达时间延至5月17日之后。据称,唯有这样,才能保证对以色列官员“隆重而体面”的接待。哈雷尔当即处于进退维谷的险境:绑架行动如果延长,夜长梦多,艾希曼说不定就会乘乱溜走。但是,抓住了艾希曼之后,距以色列班机来到尚有一周时间,怎样才能把艾希曼在阿根廷藏上一周,又不让阿根廷警察发现蛛丝马迹呢?

哈雷尔决定在阿根廷另外租两处公寓,预备用作隐匿艾希曼的场所。其中一间,是所乡村别墅式建筑,距艾希曼住宅约有三小时路程。另外一间在城中,哈雷尔故意让一对摩萨德特工夫妇搬去居住,甚至还特意购买了几件时髦的新式家具。他的指导思想是,狡兔三窟,万一阿根廷警察发现艾希曼失踪,在全国进行大搜捕,这两处藏身之所就是他们的避风港。

行动在即,哈雷尔在代号“宫殿”的据点召集直接参加绑架行动的几名特工人员开会,要求他们务必小心谨慎,使绑架行动出色完成。万一失手,被阿根廷警方逮住,要一口咬定自己是出于对纳粹罪犯的刻骨仇恨,而自行采取行动。从未受任何人或任何组织指使。若发现艾希曼逃脱,企图寻找阿根廷警方保护,在万不得已情况下,可当机立断把他击毙。在这次碰头会上,哈雷尔与特工人员经过讨论后,拟定了绑架艾希曼的具体行动计划。

5月11日,执行任务的特工们准备就绪后于19时25分,分别乘车到达目的地。这时,第一辆车停在离202号公路交叉口大约10米的加里保迪大街上后,特工人员假装汽车出现了故障,打开车盖,站在对象走来时不会注意的地方,摆弄着发动机,好像在排除机器故障。伊利下了车后向后走了40步,测量预计和艾希曼相遇地点的距离。然后,他站在车的左侧,也弯身俯向发动机。两眼却高度警觉地注视着远方。另外两名特工人员则坐在车里,头贴着车窗,窥视外面的动静。第二辆停在202号公路上的汽车也打开了车盖,一名特工一本正经地装作排除汽车故障,而坐在车上的特工人员睁大眼睛,盯着公共汽车站的方向。他们打算一俟艾希曼到来,立刻将汽车前灯调亮到最高亮度,使他眼花缭乱,不走近眼前就看不见第一辆汽车。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公共汽车已经过去了两趟,可“克莱门特”艾希曼却迟迟不见人影。手表指针指向20点5分时,焦急的行动负责人埃勒达德用袖珍无线电对讲机请示哈雷尔,得到的答复是:五分钟内如果不见“猎物”,即全队撤回。埃勒达德等人也不甘心就这样两手空空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