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者 正文 第四章 壮士出征

武装三藏 收藏 0 3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8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86.html[/size][/URL] 车站前锣鼓喧天的场面,和随风摆动的大红花让像我和秦建这么大的孩子们感觉自己无比的英雄。虽然集合了,但离领导训话后出登车还有一段时间。壮士出征的豪气洋溢在每个稚嫩的脸上,我不禁地想起以前学过的岳飞将军写的词《满江红》。 “怒下冲关凭阑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86.html


车站前锣鼓喧天的场面,和随风摆动的大红花让像我和秦建这么大的孩子们感觉自己无比的英雄。虽然集合了,但离领导训话后出登车还有一段时间。壮士出征的豪气洋溢在每个稚嫩的脸上,我不禁地想起以前学过的岳飞将军写的词《满江红》。

“怒下冲关凭阑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起先是我独自轻念,秦建就站在我的身侧,也跟着背了起来。渐渐地我们影响了周围的人,最后所有人一起大声的背诵起来:“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

当我们集体念完的时候,一名上校军官亲不自禁的吼了一声:“好!”然后再所有人的注视中跳上临时搭成的主席台,当着所有人面扔掉了之前准备好的讲话稿,连话筒都没拿直接就扯着嗓子喊了起来:“好词!这首词是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将军之一,岳飞岳将军写的!千百年来,多少强敌垂涎着我们脚下这片富饶的土地,无数百姓死于敌寇的贪婪之手。我们的先辈们在国破山河在的情况下,拿着简陋的武器,吃着驴都难以下咽的军粮硬是创造了一个又一个战争神话。现在日子过好了,我们用上了先进的武器、穿上了厚实的军装、军粮更是五花八门。咱们是不是应该比我们的前辈更加强悍、是不是应该比前辈们更优秀?”

台下的年轻人都奋力的喊着:“是!”

上校得意的说:“我山东有个老战友又有一次和我说:你们啊!~长江边鱼米之乡,富饶之地;花天酒地的生活已经磨灭了你们那边年轻人的血性。招兵也就能找到几个不错的技术人员,想招到悍猛如虎的战士是不可能的!”

台下有个新兵撅着嘴嘲笑道:“放屁!”

上校咧着大嘴说:“我当时就是这么说的!放屁!我后悔今天没喊他来看看。看看我们徽州大地上的年轻人是不是就输给他们山东的那帮傻大粗!同志们,以后到了军营里你们给我记住了!有谁敢挑战咱,咱就把他比下去。到时候服软任孬的别说你是安徽人!”说到这,下面的一个副官指指手表提示少校同志到出发的时间了。

上校一挥手,高声吼道:“儿郎们!”这是我们这边地方戏的一句戏词,主将呼唤手下众将士的喝令。

台下的新兵全都昂着脖子高声吼道:“有!”

少校高举的手放平,指着火车站的大厅方向吼道:“出征!”随后雄壮的送兵音乐响起。按照预定的程序,新兵们挥手与家人告别,通过那狭窄的通道口走向月台上一辆辆专门接新兵军列。

我和秦建抢了一个靠在窗子边面对面的位置,行李放好后就开始看着车窗外那些月台上送子出征的家长。我俩都有说好不要家里人送了,因为我和秦建都害怕离别开车的时候哭的稀里哗啦。

我本以为自己有着比别人更适合当兵的先天条件,比如敏锐的感官、善于逻辑思维的大脑、常年累计下来相当于半个专家的军事知识、刻苦锻炼换来的扎实体质……

然而在这节车厢里,我感觉自己失去了这些所有自己原本自傲的优势。所有人都是一身只有新兵才穿的绿军装,就像是工厂刚刚生产出来的一批绿色的大号塑料玩具。

在无限的伤感中,车头挂着大红花的军列缓缓驶出车站。

说来也奇怪,车刚走出车站;车上的新兵们脸一抹都换了人似地,完全都不是刚才那喊着眼泪的忧愁摸样。

坐在秦建身边的一个壮汉用毛巾擦着脸说:“总算是摆脱了!我的天!我自由了。各位好!我自我介绍下,我叫黄伟,二中的。”隔着走道另一排位子上的一个新兵凑过来欣喜地说:“二中?!市二中的?”

黄伟乐呵呵的说:“是啊!你也二中的么?我9班的!”

对方显然格外兴奋,凑过来搂着黄伟的肩膀说:“我五班的,我叫耿辉。”

“我也二中的,我叫……”一人开头,全车人都开始任亲戚。秦建摇着头冷笑道:“这都是什么玩意!~”说完就趴在桌子上开始睡觉。

想想也对,听说新兵训练异常艰苦的。那些走了战友的老兵会把心里的不爽全都发泄到刚来的新兵身上,同时称这个过程为回炉重造。况且这火车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到终点,和别人称兄道弟拉关系还不如多睡会。

我们这批去西藏当兵的新兵中间要转一次车,转车点在西安。从安徽到西安要行使二十个小时,坐的是普通绿皮车;无论多困倦都只能坐着,虽然路过一些兵站的时候都会有新兵下去,但是路过城市的时候又会有新兵上来。在去西安的二十个小时里,我只睡了大约六个小时,因为颠簸实在太难入睡了。

秦建就不同了,二十个小时里,中间只醒了两次,一次是解手,一次是肚子饿了起来吃饼干。我终于见到了什么叫:睡得和死猪一样。路过河南境内的时候,黄伟弄泡面把开水不小心泼他手上了,烫得通红一片都没能弄醒他。

在西安站附近的一个大兵站停留的大约两个小时,押车士官领着我们进兵站食堂吃了一顿热的;每桌十个人,十菜一汤,一共摆了二十三桌。吃完后,兵站的后勤兵给我们没人发了一个“补给袋”军队真是个神奇的地方,什么东西都能漆成绿色的,连装东西的塑料袋都不例外。

换乘成的火车是辆从车头到车尾全部都是卧铺的列车,带兵的士官说这次进藏的新兵都得到了特别的优待。因为以前进藏的士兵都是坐汽车的,痛苦不说,时间更是多出一倍。

不慌不忙的登上卧铺车,刚摆好行李,正准备看看“补给袋”里装的什么鸟玩意的时候突然一只大手砸在了车窗的玻璃上。车外的人拿着扩音喇叭高声喊着:“所有新兵注意,全部下车!所有新兵注意,全部下车!”

正好奇到底什么事,卧铺走道上响起了押车士官的声音:“谁?这是干什么?凭什么让我们的人下车!”

我们好奇的张望出去,刚才还空荡荡的月台上一下子停了好几辆敞篷军用吉普车。吉普车上的士兵全副武装,军服的款式都是从来没见过的。最牛皮的是站在离中间一辆吉普车最近的一名军官,带着黑色贝雷帽和奇特的墨镜,正拿着高音喇叭对着火车高声喊着:“没听见么!全部下车!集合!紧急集合。”

押车的士官示意我们别搭理他们;不一会,随车官职最大的一名军官走出火车,身后跟着两个彪悍的老兵。

军官走上前,对着带墨镜的家伙认真的敬了一个军礼,严肃地说:“您好!请出示您的证件。”

墨镜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折叠好的A4纸递给军官,傲慢的说:“我们是026部队的,希望这份文件能让你满意!”

军官接过被称为文件的A4纸,问着身后的老兵:“你们谁听说过三个数字编号的部队?”身后的老兵都回答没有。

展开A4纸,显然红头文件的标题就把他镇住了。军官以最端正的姿态看完文件上的每一个字,然后恭敬的说:“事关重大!我需要向上级核实一下。”

墨镜挥着手,像撵烦人的苍蝇说:“去吧!”说完回到自己的吉普车上,像是晒日光浴一般仰做在后排的座位上。

大约3分钟后军官用标准的跑步走姿势从兵站里跑出来,在墨镜的面前立正敬礼后高声道:“首长同志,我已经核实过了。您可以开始挑选新兵了!”说完面对着我们火车的方向涌扩音喇叭喊着:“下车!~全体下车!”

一旁的黄伟叨念着:“这么牛皮!能夸军区抢新兵。”

我好奇的问:“你说的什么意思?”黄伟对车外的墨镜翻着白眼说:“你不知道么?在部队里抢新兵是种传统,凡是部队指挥员看到别的兄弟部队的新兵有比较优秀的都会动用各种手段抢到自己麾下。可是这也局限于同一个编制里小单位之间互相抢,最多是同一个团的这个连长抢另一个连长的兵,还从来没有过团一级别的抢兵。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属于兰州军区,我们是被分到西藏军区的;在这只是路过的都能抢,一次还抢一车。能被批准,只能说明盖在那张文件上的印章是个通天的单位。”

秦建惊讶的看着墨镜说:“这么牛皮啊!胖子,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黄伟挤出一个微笑说:“不才,在下的姥爷是西藏军区少将副军长。”秦建惊讶的说:“我觉得你更牛皮。”

黄伟一脸的不悦,淡淡地说:“迷彩服是中国部队参加世界侦察兵大赛时穿的猎人迷彩、步枪是刚配备驻港澳部队的九七式、吉普车都是超轻型突击车……大爷的!丑显摆什么啊!”

耿辉夹着黄伟的肩膀说:“领导!淡定啊!~”

听着黄伟数落着墨镜和他手下的装备,感觉自己就像是乡下人进程一般,突然感觉自己原先积累的军事知识都落后了。

230个没受过训练的新兵整理队伍着实花费了不少时间,墨镜同志并没有理会我们,而是不断地翻阅着带兵军官给他们的档案资料。那些档案资料是我们这些新兵体检和政审的汇总资料,还附带着一些相关领导的批注。看到感兴趣的,墨镜就会挑出来交给旁边自己的手下。

队伍整理好的时候墨镜还没挑完,队伍里的新兵开始议论这些人到底打算干什么。黄伟憋着嘴小声说:“难怪这么牛皮呢!026部队的。”

耿辉小声的问黄伟:“啥是026?”

黄伟皱着眉头说:“在部队,编号越简洁来头就越大!三个数的都是特种部队性质的部队,像云南的712、甘肃的409等部队,都是全国首屈一指的特种作战劲旅。”

耿辉惊讶地说:“特种部队!就像是三角洲和海豹突击队那种么?太厉害了!要是我能被选中就好了”

黄伟翻着白眼说:“好锤子啊!玩死你。人家部队每年训练致死的、致残的不计其数!再说了,那些部队都是从各个陆军侦查部队里抽老兵再选拔训练出来的。传说是每年十万军中选一千个老兵送去选拔,第一天就刷掉五百,然后在选拔过程中逼疯一百、玩残一百、整死五十,剩下的人里再选一半。”

耿辉掰着手指头算着算数,算出来后下巴都要掉地上了,惊讶的说:“一百二十五啊!十万人里选一百二十五啊!太不靠谱了。”

黄伟继续翻着白眼说:“人家不缺兵员,多少人争先恐后的想进都进不去呢!”

耿辉缩着脖子说:“纯属有病嘛!等等!真这么牛的话,为什么来截我们新兵啊?不是说从老兵里选么?”

黄伟盯在面前拿着枪走来走去的老兵说:“不知道!我也没听说过有零开头的精英部队,应该是刚成立的部队!”

一时间新兵唧唧喳喳的讲话声越来越大,墨镜正翻着档案,一只手朝身后做了一个手势;立刻一个士兵提起手上的步枪冲天放了一枪,看新兵都被镇住了之后大声嘶吼着:“和小娘们一样磨叽什么?不许说话!”

顿时间鸦雀无声,黄伟依旧翻着白眼,鄙夷地说:“神气什么?!”

墨镜猛地合上手里厚厚的档案册,双眼花了一秒钟扑捉目标后径直走到黄伟面前。虽然不是找我,但是那强大的王者气势瞬间就连我也吞噬了。墨镜同志摘下自己的墨镜,露出一双深邃的眼睛盯着黄伟说:“你就是黄伟!果然大名鼎鼎啊!出列,到那名开枪的士兵身后站好!”

黄伟想争辩什么,却最终没说出口,乖乖的走出队列。墨镜同志看着黄伟走出队列后斜眼看了我和秦建一眼,似乎我们脸上有什么好看的东西一般盯了大约十几秒后朗声说:“你们俩!出列。”我皱着眉头说:“报告!”

墨镜眯着眼睛说:“呦!~还知道报告。说!”

“我想知道,如果你发现我不适合你的部队,我会被怎么处理。”我问出了我唯一关心的问题,因为我不希望自己莫名其妙的被一个可能是变态的教官劫去,回头不要我了就给我直接扔回家;那样的话我还不如直接拒绝他,然后安安稳稳的去我的西藏。”

墨镜同志嘴角飘过一丝冷笑,然后放开嗓子大声说:“放心!只要你熬过第一天,到时候你想去哪都可以!”

我突然想到这句话的漏洞,反口问道:“那是不是我只要通过第一天,选择永远留在您的部队。是不是就可以不用训练也能留在你的部队?”

墨镜显然没料到我会反将一军,怒气地凑过来用额头顶着我的脑袋大声吼道:“我对你这个接近白痴的问题不感兴趣!等你熬过第一天再说吧!我现在可以告诉你,因为你刚才的白痴问题,在后面的训练中我会额外照顾你的。”

“我能选择不去么?”我想,还没出列就和顶头上司顶脸一定不是什么好事。

墨镜回头看了眼身后拿档案的士兵,那士兵在挑选出来的档案里翻了一阵子后冲着墨镜点了点头。墨镜转脸对着我挤出一个难看到无法描述的微笑,说:“对不起!你已经被选中了。除了直接回家你没得选!”

秦建侧过脸,当着墨镜的面说:“跟他干!妈的,有我在你怕个锤子!”我不顾墨镜的反感,投去感谢的眼神说:“除了你妈炒菜的手艺我怕过啥!~”

墨镜微笑着说:“你俩闲来无事的时候可以说相声给我听,挺好!”突然摆出暴怒的姿态说“快点滚过去!”我和秦建离开队列后 随后墨镜又点了一些新兵,凑够五十个人后才示意剩下的人可以登车继续赶路了。看着我们原本应该乘坐的军列远去,我知道我们这五十个人的命运会随着这次抢劫式征兵而发生一次重大的转折。

墨镜看着远去的列车消失在视野里后看了眼手表,皱着眉头说:“接你们的车要比我们迟一个半小时才能到。你们可以原地坐一会!”

所有人都坐下了,只有黄伟依旧站着。墨镜盯了他一眼后学着他的招牌翻白眼动作说:“听不懂我说话啊?!坐下!”

黄伟四周环视了一眼说:“您能告诉我们,我们将要被送到什么地方去么?”

墨镜摘下贝雷帽,露出脑袋上一块硕大的刀疤后坐到吉普车的引擎盖上,悠闲的说:“不是吓唬你们,你们这帮菜鸟将要去一个被称为地狱的地方!在那个地方,我是主宰你们生死的小鬼儿。”

一个新兵咧着大嘴笑着说:“部队不是不准搞封建迷信么?咋还整地狱啊什么的来吓唬人啊!”

墨镜用环视着我们这群新兵,冷笑着说:“你会相信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