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女兵魅力榜:掌舵万吨舰 驾驶歼击机!

daviet1999 收藏 1 2897
导读: 《解放军生活》2011年03期 策划人语:在以往人们的记忆中,对于女兵更多的印象是肩佩红十字的卫生兵、手拿乐器的文艺兵、头戴话机的通信兵……边缘化似乎成为女兵在军营中的尴尬定位。 随着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的发展,中国女兵的“战场”已不仅仅拘泥于后勤保障,而是越来越走近军事斗争准备的“前线”。我们欣喜地发现,在今天的中国军营里,女兵们正扮演着军事斗争准备的主流角色:掌舵万吨军舰驰骋大洋,驾驶最先进的战斗机在蓝天翱翔,甚至将穿上航天服飞越太空…… 阅读提示: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解放军生活》2011年03期


策划人语:在以往人们的记忆中,对于女兵更多的印象是肩佩红十字的卫生兵、手拿乐器的文艺兵、头戴话机的通信兵……边缘化似乎成为女兵在军营中的尴尬定位。


随着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的发展,中国女兵的“战场”已不仅仅拘泥于后勤保障,而是越来越走近军事斗争准备的“前线”。我们欣喜地发现,在今天的中国军营里,女兵们正扮演着军事斗争准备的主流角色:掌舵万吨军舰驰骋大洋,驾驶最先进的战斗机在蓝天翱翔,甚至将穿上航天服飞越太空……


阅读提示:


掌舵万吨军舰的女水兵


空军女子空降队队员


总后“一号台”女话务员


离导弹武器最近的中国女军人


国防大学三位女博士


男人堆里的女作训参谋


魅力亮相: 海军第七批护航编队“千岛湖”舰女兵班


上榜理由:也许同龄的女孩还没学会开车,她们已在为万吨军舰掌舵;也许曾经的同学还在为第一次离家远行唏嘘伤感,她们已驰骋在万里之外的亚丁湾上;也许别人还在乐于成为各类时尚达人,她们却以自己是“光荣的护航女兵”而骄傲。她们是海军护航编队首个女兵建制班、10名闯荡大洋的中国女兵。


魅力指数:★★★★★ 新锐指数:★★★★★ 战斗力指数:★★★★☆


中国女兵魅力榜:掌舵万吨舰 驾驶歼击机!

快乐女兵章岩、刘彩、张璇(从左至右)


往日迎送军舰远航的她们,终于骄傲地站在了甲板上


“护航编队要招收女兵!”2010年9月的一天,这条爆炸性新闻在海军某保障基地女兵连炸开了锅。


“军舰上的岗位女兵能胜任吗?”“到了军舰上生活方便吗?”“出海这么长时间自己能受得了吗?”虽然大家议论的都是这样那样的担忧,但不到一天时间,连队就有60多名女兵争着报了名。


“原以为报名的人不多,我准备了一肚子动员的话,这下可好,全用不上了。”面对有些火爆的报名场面,手握10个上舰名额的基地军务处副处长孙永刚挠起了头皮。


当兵5年,原本打定主意年底退伍回家的张璇,在报名点犹豫了。虽说是一名海军战士,但对于在通信机房工作的她,别说出海,就连军舰都没上去过。每次站在码头为远航的军舰送行,她都忍不住憧憬着自己站在甲板上的情景。


“我要去护航!”当萦绕已久的深蓝梦照进现实的时候,张璇作了一个“长大以来最大的决定”:参加护航,留取中士,在部队再干3年。


10个名额,60多人报名。于是,基层推荐、笔试、面试……怀揣护航梦的女兵开始了出海前的闯关。


“维护大洋的和谐安宁不是男兵独有的责任,我们女兵也有资格一同担当。”“作为一名海军战士,如果能参加远洋护航,真正到大海上接受考验,那将是我一生的荣耀!”“我是海军的后代,身体里流淌着走向大洋的血脉,我渴望着搏风斗浪的豪迈。”在面试现场,平日里还有些娇气的女兵们在走向深蓝的奏鸣曲下,个个充满了非我莫属的豪情壮志。


用一个小时准备一次个人演讲,用两天时间排练一场小型晚会……通过全面素质的考核,最终,来自海军某保障基地通信站的刘彩、丁玲、章岩、于浩淼、陈晨、张璇、由琪、杨娟、杨艳、叶柳缨脱颖而出,组成了海军护航编队首个建制女兵班,随“千岛湖”舰奔赴亚丁湾执行为期10个月的护航任务。


当梦想照进现实,迎接她们的却不全是耀眼的阳光


对于每一个初次出海的人来说,“交公粮”的经历大概都是刻骨铭心的。


出海第三天,编队航行到南中国海,浪花飞卷、海鸥翱翔的浪漫海洋在这里突然变了脸色,汹涌的海面掀起四五米高的大浪,一个接一个向军舰打来,起伏巨大的暗涌托举着万吨军舰忽上忽下。


船体钢板发出的“吱吱”声,海水打到舷窗的拍击声,以及各种东西东倒西歪的“乒乒乓乓”声,吓得好几个女兵蜷在床头睡不着觉。起床的铃声响过之后,前一天还提前起床,东看看西瞅瞅的女兵,今天有一半的人都起不了床了。头晕、恶心、呕吐……一系列当一名水兵的必修课相继袭来。


唐山姑娘陈晨是这天的食堂小值日,负责摆放餐具和收拾碗筷,也就是第一个到食堂、最后一个离开食堂的人。没想,陈晨也是晕船最厉害,是第一个向大海“交公粮”的女兵。晕船反应这么严重,躺着休息谁也不会说什么,可倔强的陈晨不甘心就这样“缴了枪”,强忍着晕头转向和“翻江倒海”按时到厨房忙活起来。开饭了,平时香喷喷的早餐这时对她全然丧失了吸引力。吃完饭,女兵们帮着她收拾好餐具,又扶着她回宿舍躺着。


“真没想到大海翻起脸来让人这么难受,不过更没想到自己在那样的情况下还能坚持工作。”总结起自己的“海员蜕变史”,乐观的陈晨倒还有几分得意。


蔚蓝的大海,洁白的浪花,不时跃出水面的小飞鱼……在女兵眼里,大海处处充满了诱人的梦幻色彩。不过舰上的老兵说,看得多了,也就不那么鲜艳了。随着出海的日子一天天过去,还真让老兵给说着了,女兵眼中的大海终于慢慢褪去了色彩,取而代之的是单调和枯燥。


凭栏远眺,看到的不再是走向深蓝的意气风发,而是心中总也甩不掉的惆怅;亲情电话,抒发的不再是“我已经长大”的豪言壮语,而是心底对父母、对家的无尽思念。


有那么一段时间,轮流讲自己以前逛街的有趣经历,回忆自己买过的最好看的衣服、吃过的最好吃的东西,成了女兵睡前“卧谈会”的主要内容,聊到兴头儿上,还有人和着发出“啧啧”的声音。不过,紧随“卧谈会”的,常常是出奇的安静。舷窗外“哗哗”的海浪声把女兵们拉回现实:在这茫茫的大海上,没有街逛,没有美食。


船舱里难闻的油气味,甲板上晒伤皮肤的阳光,也都让女兵们梦想中的出海生活不那么完美。“早知道远航的日子这么苦,当初我就不来了!”心里实在烦了,女兵们有时也会抱怨几句。“不过,如果重选一次的话,我还会去报名的。”说完,她们又“呵呵”地笑了起来。


虽然在舰上是新手,但女兵们操舵、帆缆样样行


中国女兵魅力榜:掌舵万吨舰 驾驶歼击机!

章岩在学习旗语信号


女兵上舰不新鲜,但女兵上舰后在操舵、帆缆、雷达、信号、通信这些舰艇特有的岗位上工作就新鲜了。不管是班长还是新兵,不管以前得过多少“专业第一”,这回上了舰,一股脑又全部成了新兵蛋子。


在舷梯口打了照面是先上后下还是先下后上?往舰艏去该走左舷通道还是右舷通道?每个舱口盖上不同的标示分别代表什么意思?上舰以后,女兵们的脑子里天天都塞满了各种各样的问号。“自认为当兵都当老了,没想到一踏上军舰,连走路都不知道该先迈哪条腿了。”女兵开玩笑说。


不过,真正让她们感到挑战的,是实打实的专业学习。由于是第一次在护航任务中组织成建制的女兵到舰艇岗位工作,为了让她们充分得到锻炼,为每个人确定最适合的岗位,担负女兵管理工作的第七批护航编队保障指挥所为她们制定了轮岗跟班的专业学习方式,即两个人为一组集中学习某一项专业,经考核合格后交叉轮岗到其他专业继续学习。


第一次接触国际信号专业的章岩,上岗第一天就被红黄相间的信号旗搞乱了头脑。“两面小旗,寥寥几个动作,怎么能表达出那么多的意思?”看到信号班朱锡波和吕宝峰两位老兵的旗语演示,章岩怎么想也没摸出门道。


“信号旗可以打出26个字母和1个拼音字母,一共27种打法。通过各种打法的排列组合,就可以实现交流了。”班长朱锡波的一番介绍让章岩听得连连点头。


第一天跟班结束,脑袋晕晕的章岩领回一本教材,看到里面密密麻麻的示意图,她感觉脑袋更晕了。也许,天生文静的性格是她学习的好助手,每天跟班结束后,她都捧着教材反复“啃”,看完了书,再拉着“同班同学”于浩淼面对面练习几遍。


两天以后,章岩成功地用信号旗打出了自己的名字。


“虽然现在动作还不够熟练,但你是我带过的进步最快的兵了,而且姿势很潇洒!”听了老班长的如此评价,章岩开心地笑了。


丁玲走上的是操舵岗位。在常人眼里,这是一个相对简单的岗位,只需要根据指挥员的命令转动舵轮就可以了。不过,第一次摸到舵轮,操控着脚下上万吨军舰在大海上航行的时候,丁玲还是绷紧了身子,一点也不敢怠慢。老兵告诉她:“操舵不是机械运动,而是有灵气的,一个老道的操舵兵是与脚下的军舰融为一体的,控制着军舰平稳、准确地航行。”


老兵的话久久回荡在丁玲耳边。从那以后,每次走上战位,丁玲都不仅仅是机械地完成指挥员下达的指令,而是不停地去感觉、去体味、去寻找人舰合一的境界。


刚开始,只要丁玲上了战位,航海老兵都一步不离地在旁边“保驾”。慢慢的,老兵发现需要自己出手的时候越来越少,再到后来,老兵竟感到自己成了多余的,丁玲俨然已经成了一个老道的操舵兵。


2010年12月17日,跟班学习了一个多月的女兵们迎来了第一次考核。在由舰长和资深老班长共同出题的严格考试中,10名女兵笔试平均得分97分,最高满分。她们用初步具备独立执勤能力的成绩证明:男兵行,女兵也行。


护航生活虽苦,但女兵欢快的笑声打破了寂寞


远航的军舰常常被认为是生活单调的地方,女兵上舰为这样的环境增添了一抹别样的色彩。2010年11月3日下午,起航第二天,女兵们来到后甲板跑步锻炼。刚到甲板,她们就被特战队员“嘿嘿哈哈”的擒拿术训练吸引住了,锁喉、背摔、双截棍,让女兵们看得眼花缭乱。


“班长,教我们几招擒拿术呗?”女兵们向特战队员请教。谁知五大三粗的特战队员瞥了她们一眼,哈哈直笑:“我们这可是真打真摔,你们小胳膊小腿的可学不来。”


有什么可神气的!碰了壁的女兵们赌气地走到一边,拿出音箱,放出音乐,跳起了上舰前刚刚学会的韵律操。这下可稀罕了,两遍跳下来,刚刚还有些神气的特战队员蹭过来,主动向女兵伸出了橄榄枝:“你们的这套健身操用来锻炼身体协调性特别合适,教教我们吧,我们教你们擒拿术。”初次交锋,女兵告捷。


“天气预报说过两天有冷空气,又要有风浪啦。”在甲板上碰到跑步的女兵,一个调皮的男兵又拿出这个女兵公认的“最坏消息”吓唬她们。谁知这回铿锵玫瑰们听罢哈哈一笑:“让大风大浪来得更猛烈些吧。”


魅力亮相:空军女子空降队队员


上榜理由:她们平均年龄只有19岁,最大不过23岁,但她们却敢上九霄跳舞、敢下云海踏浪。她们承担着美丽与风险共存的任务:有赏心悦目的跳伞表演,有惊心动魄的新伞试跳和科研试跳,还有机巧智慧的空降引导以及特种侦察。她们过硬的军事技能,无不来自于她们一次次搏击风浪、一次次趟过空降领域“沼泽地”的不平凡的经历。


魅力指数:★★★★★ 新锐指数:★★★★☆ 战斗力指数:★★★★★


中国女兵魅力榜:掌舵万吨舰 驾驶歼击机!

迅速登机


从1.5米到800米的“破茧成蝶”


1991年7月,中国空降兵组建了中国第一支女子空降队。从此,蓝天之上有了一群美丽的舞蹈精灵。


“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女子空降队员们对蓝天充满着向往。可谁也没想到,通往蓝天的路竟然是那样艰辛和漫长。


第一关是体能训练,这是伞降训练的基础。每天,队员们要跑两个5公里,做100个俯卧撑、100个仰卧起坐、100次高抬腿,训练强度可想而知。跑步,男兵在前,女兵随后。刚开始几天她们跑砸了,落下了距离不说,个个呼吸短促,那脖子伸得老长,像得了哮喘病似的;做俯卧撑,十几个下来便瘫倒在地。这工夫,男兵们笑了,姑娘们哭了。可打那以后,男兵早上起床跑步才发现女兵们早长跑走了。晚上男兵鼾声奏响,姑娘们还在悄悄地练……一个星期下来,连队考核,男兵们长跑5公里,女兵们在规定的时间内竟半步不落,俯卧撑一做四五十个,成绩平均良好以上。这场景,男兵们愣了。


第二关,地面伞降动作训练,主要是练习空中跳伞的离机和着陆姿势。教员一声令下 :“离机——准备!”伞兵们就迅速地将两腿分开,间隔20厘米,身体倾斜65 度,全身紧缩一团,双手抱在胸前。教员喊:“跳!”伞兵们便从1.5米高的平台上跳下来。有时,教员们为了让伞兵练就良好的“离机——跳”的姿势,只喊 “离机——准备”的口令,一般人3分钟左右便大汗淋漓。那一声“跳”虽然没有飞机上实跳的那种恐惧感,但也令人发憷。伞兵们每天爬上跳下不下100次。伞兵有句口号叫“三肿三消,才上云霄”。意思是说,在训练中,只有双腿经受了从肿到消、从消到肿、再从肿到消的历练后,才有可能领取上飞机跳伞的通行证。


男兵断言:“地面训练用不了3天,准有人趴下。”果不其然,训练第一天,就有女兵在“离机——准备”中迈不开步子;在随后的“跳、跳、跳”中,女兵们的胳膊腿儿都肿了。吃饭,扶着桌子才能坐下去;睡觉,要用双手抱着腿才能上床;走路,腿也不听指挥,歪歪斜斜的好像随时要摔倒的样子。有一次,程鑫的母亲来队,问女儿 :“你咋这样走路?”程鑫怕母亲难过,灵机一动:“这是专门学的,到时我就这样安安全全走出飞机。”


第三关,吊环训练,主要是练习正确的伞降姿势、增强双腿着陆的承受力。双手抓住吊环,荡出去,到正立位时,松手、展腰,“啪”地立于地上。这动作连男兵都有点儿胆怯。第一次训练,寇敏倒是壮着胆子松了手,但由于心情紧张,动作没协调好,“噗”地摔在了地上。见这阵势,其他的女兵第一次荡过去又荡回来,都没敢松手。一次不行,再来一次。练着练着,女兵们胆气壮了,动作越来越协调。


训练中,女兵们大多哭了鼻子。练习平台跳要求两腿并紧,着陆时膝盖、脚尖和脚跟都不能分开。可有的队员的腿偏偏不争气,还没有接触地面就哆嗦开了,动作总是不标准。教员黄长建反复讲解几遍,仍有队员掌握不了。教员一急,刷地脱下鞋袜,挽起裤腿,赤脚给她们讲开了,从腿部讲到脚掌和脚指的用力方法。那时还是呵气成霜的2月,教员的腿冻得发紫。她们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当即就哭了……


一次吊环考核,队里有言在先,谁不过关不准上飞机。凌红膀子练肿了,晾衣服时手都攀不到晾衣绳,但还是坚持参加了考核,得了个良好,激动得直抹泪……


爱哭是女孩子的天性。身体不适应咬牙坚持训练,掉泪;训练出了好成绩受到表扬,掉泪……她们并不是用眼泪求得怜悯,她们说:“掉泪并不等于退缩。”


从地面到天上的“振翅飞跃”


跳过伞的人都知道跳伞的危险性,因风速风向、离机开伞姿势等缘故,难免会遇到种种意想不到的险情。一旦跃入蓝天,万一遇上伞不开,就是上帝也救不了你。因此,哪怕是跳过百余次伞的人,对那“离机——跳”的一瞬间也有几分胆怯,何况是一群首次升空跳伞的女孩。


报告队长,我的鞋带系不紧。”“报告队长,我的头盔有点儿松。”临登大卡车,队长戴国涛整队检查女兵们随身携带的装具时,女兵们显出几分急躁和激动。


到了机场,笔者发现女兵们的迷彩服上挂了一条红缨子。“红色是火的象征,是希望的标志,它能带来吉祥……”彭珺珺一口气说了一串。这个小彭,看她那个机灵劲儿,一瞧就是个细心人。小彭地面训练从不马虎,刻苦细致,每练一个动作,即使教员满意,自己还要反复练几遍。噢,难怪教员把她的动作列为样板。“跳伞是勇敢者的事业,每时每刻都充满着危险,都时时刻刻要警惕。这红缨子,跳伞前能提醒我们注意安全,跳完后看到它能帮助我们纠正失误。”呵,又是一串,大家笑了,她也抿嘴笑了。


信号弹划破天空。飞机开始轰鸣了。女兵们登上了飞机,半是激动半是恐惧。飞机起飞、爬坡、盘旋,女兵们的心也随之提到了嗓子眼,脸色变得越来越苍白,汗越来越多。为了缓和紧张的气氛,放伞员领着大家唱起了歌:“战歌如雷, 马达怒吼,英勇的空降兵飞向敌后……”


出于安全考虑,跟随她们上飞机的笔者这时被“绑”在离机门不远的一个座位上。


飞机升腾到800米。“嘟、嘟……”几声短笛。


“准备离机!”放伞员发出跳伞命令。女兵们猛地站起。


“嘟——”一声长鸣。机门打开了。一股冷风“呼”地一下冲进机舱,眼睛都睁不开,但女兵们此时却显示出了一种成熟与老练。大家以一秒钟的间隔相继跃出机门,扑向大地……在着陆场上,一幕幕的“精彩”让人们对她们刮目相看。


如今的女子空降队员,跳伞技术可以说是“硬邦邦”。她们跳过装备到空降兵部队的所有机型、伞型,足迹遍布大江南北的各种地形,经过了晴天、雨天、大风天、白天、夜间等全天候的历练。她们把跳伞当成了家常便饭,最多一天,跳伞达9次之多。然而,那都是经历了初次、再次、再再次的千百回历炼之后,才得到的回报。


从女兵到战斗员的“快速对接”


这是一项精彩的军事训练表演:向20多个国家的驻华武官展示中国女子空降兵的飒爽英姿。


随着一架架战鹰掠过云层,空中蓦然出现一个个小黑点,瞬时变成一朵朵伞花,伞花飘呀飘,落地变成一个个全副武装的女伞兵。只见她们灵敏地操纵降落伞,准确地在中心位置着陆,迅即解脱伞具,取下携带的枪支进行实弹射击。枪响靶落,“热烈欢迎驻华武官来空降兵部队参观”的字样立即展现在参观台正前方的钢靶上。紧接着,她们表演以侦察兵擒拿格斗、摔打防护、捕俘动作为主串编而成的训练套路……


“神奇,漂亮!”参观台上的外国武官纷纷起立,一个个伸出大拇指,“OK,中国女子空降队!”


那年9月,空降兵部队科研所研制出某新型伞,实验女子空降队凭借过硬的技术入选了。


女队员们全部进入“临战”状态。钻研新型伞的构造原理,背记令人眼花缭乱的100多道折叠伞和操作程序,熟悉新机型设备、信号和数据……常常,她们身上被摔得青一块紫一块,但没有一人退缩……运输机载着女子跳伞队挟雷掣电腾空而起。飞到指定空域后,空降队员们双人一排依次跳入苍穹之中,空中开出一朵朵伞花。


就在这时,意外发生了。“第3名、第4名拉开距离……”地面指挥中心通过广播焦急地指挥着。然而,广播中话音未落,杨晓琳和程鑫的伞绳已搅和到了一起。如果两人不能及时分开,后果不堪设想。到底还是小杨冷静,在仔细查出搅和在一起的两根伞绳后,将搅在一起的两根伞绳割断,并用力将小程一把推开。两人安全着陆。这次任务,她们为试验提供了十分珍贵的数据,使新装备提前半年装备到了部队。


如果说,新伞型的试跳对于她们是一次毅力与智慧的考验的话,那么,超低空跳伞则是对心理素质的严峻挑战。每个跳过伞的人都很清楚,超低空跳伞,伞若不能正常张开,判断处理特情的时间只有短短的几秒钟。几秒钟就是生与死的分水岭!在一次科研试跳任务中,她们曾创造了试跳某新型备份伞坠落12秒手拉开伞的先例,为我国填补了一项跳伞空白。


女子空降队还有一手“绝活”——“踩伞”。它通过跳伞员相互用两手抓住伞衣、两脚钩住伞绳,使伞和伞之间连接起来,在空中形成“垛形”。这种跳伞表演对相邻之间的前后距离、上下之间的高度都有严格的规定,稍有差池,便会出现两伞交替失效、两伞相插等跳伞特情。你看,队员们平滑、拉开、紧跟……一具套着一具,7具彩色降落伞紧紧地叠在一起,像一盏绚丽的“宝莲灯”,高高地悬挂在蓝色的天幕上……近了,近了,她们一个紧跟一个飘然而下,准确地降落在同一着陆点上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