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者 正文 第三章 酒疯子

武装三藏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8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86.html[/size][/URL] 回到家里的时候妈妈正在做晚饭,看我换了新衣服后高兴地说:“呦!今天特地打扮了一下么!好看多了。可惜啊!过几天又要穿回军装了。”我笑着说:“以后有的是机会穿军装,这两天让我感受下自己还是老百姓也不错。” 进了走到厨房后,我告诉了妈妈自己买了个价值昂贵的手机。妈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86.html


回到家里的时候妈妈正在做晚饭,看我换了新衣服后高兴地说:“呦!今天特地打扮了一下么!好看多了。可惜啊!过几天又要穿回军装了。”我笑着说:“以后有的是机会穿军装,这两天让我感受下自己还是老百姓也不错。”

进了走到厨房后,我告诉了妈妈自己买了个价值昂贵的手机。妈妈看了一眼后淡淡的说:“质量好的用的时间长,只要别丢了就行!号码写日历上,以后想你了就打给你。”

我惊异地说:“部队好像不给用手机吧!”妈妈笑着说:“切,你爸前段时间来家里玩的那个战友你还记得吧!打碎咱家花瓶那个!他就是部队带兵的。聊天的时候给你爸说的,新兵都自己偷着藏手机,只要不太招摇的话带兵的都睁只眼闭只眼。”

我惊异的看着妈妈,问道:“这也行?要是纪律严点的地方被抓住了还不被骂死啊!”妈妈翻着白眼看我说:“吃饭也要分点营养给脑袋啊!你不会再买两个便宜货专门给领导收啊!被没收的时候再表演的像真的最后一个一样,谁会猜到你还有第三个?反过来说,这也是一种变相的送礼。”

商人的头脑就是不一样!

晚饭的时候我告诉爸妈,打算先不告诉小冰我是去当兵;就说去很远的地方念书,等我探到小冰能不能接受我去当兵这件事之后再告诉她实话。

吃完晚饭我去了小冰家,和小冰的爸爸妈妈寒暄了一会之后称明天要去芜湖玩,很容易就拿到了小冰妈妈给小冰准备的衣服。

从小冰家出来之后2 用新买的手机给家里打了个招呼,接着就直奔车站连夜返回了芜湖。和秦建汇合是在医学院外面的一家面摊。 时间已是深夜,昏黄的路灯照着两张折叠圆桌和几把塑料椅子。秦建正就着烧烤品着一瓶啤酒,脚边还放着几个空瓶子。显然正在喝闷酒!

我提着包包走过去,喊老板加了一个酒杯后坐在秦建的对面自己倒了一杯,陪笑着说:“对不起了!为我的事拖你在这边过夜,我自罚一杯。”

秦建拽回酒瓶说:“少来!你从来不喝酒,一杯要是把你灌倒了我伺候不动你!”正说着,旁边的一个摊位的老板抓着两大把烤肉串走过来摆在我们面前,客气道:“您的烤肉!慢用。”

我惊异的看着堆成小山的烤肉说:“你傻了吧!买这么多烤肉搞锤子啊。”秦建装着酒醉的样子看着我说:“我想吃!这理由充分不?现在我想吃还能吃到,过些日子想吃就吃不到了。”

推开酒杯,分了一束烤肉串到自己面前,淡淡地说:“也算实话!对了,盯梢结果怎么样。”

秦建的手停滞了一下,似乎是走神了。

我仰着下巴干笑道:“你发什么呆啊!问你话呢!盯梢结果怎么样?”

秦建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然后斜眼看着马路对面“***医学院”的金字大招牌说:“林,我们选择当兵,目的不就是为了将来在需要的时候能有效的保护对自己重要的人么?”

我点着头说:“是的!我不想祖辈的悲剧在我们这一代重新上演!”

秦建眯缝着眼睛看着头顶的路灯,慢慢的像是在念经文一般说:“那你有没有想过你要保护的对象和别人要保护的对象重合了?或者人家根本没想让你保护?”

“你发现了什么?”我冷冷的看着马路对面学校的大门,意识到自己的梦境就要成为真实了。

秦建低下头,折断一根烤肉的竹签,用长不过手指的断签子在面前的桌子上划着圆圈说:“我看见小冰和一个男孩子一起互相搂着,从这一直走到宿舍楼下。”我也是很多年后才知道,那晚秦建不只看见小冰和那男孩子拥抱,还看见小冰和那个男孩子如其他校园情人一样亲吻。他没说,是怕我当场崩溃。

强烈的心绞痛袭遍全身,用最后的理智和意志力做了一个牢笼,死死的控制住自己情感。自己也深刻的意识到,如果控制不住,我将面临的不仅仅是失态。挣扎间,青筋暴起;手里握着的竹签全部捏碎了,断了的烤肉串落了一地。

秦建抓住我的手臂,低吼着:“记得你说过的话么?你立誓成为一个最强悍的男人!你要有力量战胜所有挑战你企图伤害你所爱之人的妖魔!我们一起立誓将成长为让一切宵小胆寒的强者。在这里倒下,你所有活着的意义全部都是狗屎!为一个女人放弃自己的尊严,你就是个成功的蠢蛋!你要保护的不是一个负你的女人,你还有一个妹妹、还有父母!当然还有我,我的后背需要你。听着!笨蛋!看着我的眼睛。相信我,当有一天你以一个盖世英雄的姿态回来的时候,后悔的人将是那个眼光不好的笨蛋。她会后悔!后悔当初选错人!”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手不自觉地掏出腰间的折叠匕首展开,迅速的刺向秦建的喉咙,在见血的前一刻停住手。刀尖压住了秦建脖子上的皮肤,却没有刺破。我顶着血红的眼睛,我一字一顿地说:“你再说陶莎是笨蛋,我就刺穿你的脖子。她可以不爱我,但是我爱他!”

秦建眼睛都没眨一下,直盯着我的眼睛。另一只因本能格挡举起的手移向我的后脖,在我手臂松开一些力道的时候用力拉进我们的距离,直到我们的额头相触。

眼泪再也止不住的流了出来,似乎就像是运动过量后放血减压一样,瞬间感觉轻松了一点。哽咽着,我断断续续地说道:“我不在乎!真的。我甚至想好了将来有一天她和别人结婚,有了孩子我会怎样。就算她离婚后带着孩子来找我,我依然会当她是我至高无上的女神。可是……可是我就是不舍得啊!~十三年……我从见她第一面就没有停止过一刻爱她!十三年,我他妈的还没来得及表白就被人一脚蹬了。”

慢慢的收起刀,坐直身体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后看着秦建坚定地脸庞说:“兄弟!计划基本不变!明天依旧照计划表白。输!咱他妈要输全套的!

秦建吆喝老板上白酒,兴奋地喊着:“一!你不喊她小名直接喊她陶莎了!二!你不喊我哥们,喊我兄弟了!冲这两点,以后咱俩就是兄弟!一个娘肚里出来,脐带都连一起的好兄弟!有你在,我的背后我根本不犹豫;我只要还活着,你也不用担心你背后有人捅你刀子。干!明天早表早输早回家。这什么狗屁地方!老子转了一个多小时连妈的小旅馆都没找到一家。”

如果说每个男人都要回忆起自己是什么时候从一个男孩子成长为一个男人的,我会坚定地说就是那晚。也许后面的某一天我学会的或者懂得的东西比那天的更多,但是那天晚上是我开始抛弃说有幼稚幻想和不符合实际的虚构,真正成长为一个男人的一晚。

很多人都一定不难想象,两个醉酒的年轻人在陌生城市郊区的马路上狂奔,一边跑一边像野兽一样吼叫着自己才能听懂的话语是个什么场景。但是那晚狂奔的不止我们俩,还有3名警察和一部警车。

早上醒来的时候我和秦建正躺在派出所的值班室,分别被手铐固定在两张沙发上。头痛欲裂的情况下打算伸手抚摸自己的额头,却被冰凉的金属给固定死了。睁着迷蒙的双眼,看清楚是手铐后扭动着大声喊起来:“有人没?给我解开!有人管没?”

就在我快把不怎么结实的沙发木板折腾断的时候,一个穿着警服的大姐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我干笑着说:“姐姐!救命啊!我被人锁这了,赶紧发发慈悲给我解开吧!”

警察姐姐皱着眉头说:“嚷什么嚷?还好意思嚷嚷啊!昨晚耍酒疯躺马路中间装死,见到警察来了一个劲的疯跑还!~放开你?再耍酒疯我可制不了你!”

我有点生气!喝完酒做了什么我怎么知道?这不是欺负人么。于是大吼:“我要见你们所长!把所长叫来!我不就喝醉了么!又没抢劫又没放火的。喝醉了躺一会不是正常的事情么?有人追我跑不也很正常么?干嘛锁我啊?我醒了,赶紧给我松开。所长呢?我要投诉你!”

警察姐姐哼笑了一声,叉着腰说:“还好意思找所长投诉啊!告诉你,昨晚所长为了追上你们跑的腰都闪了。现在在家休息呢!投诉!我就是投诉科的,有事和我说吧!~”

秦建早就醒了,见我正在大声嚷嚷,配合的说:“我们喝醉后打人了?”

“没有。”

“坏公物了?”

警察姐姐想了一会说:“没有。”

秦建坏笑着说:“那我们犯了哪条王法了?“

警察姐姐叉着腰说:“幸亏我们赶到的早,知不知道过路的车辆差点把你们轧死。”

秦建依旧坏笑着说:“那也就是说我们没有什么实质性违法的行为。那你觉得对两个酒醉后行为顶多算是行为不检点的良好市民动用警械警具是不是有点过分呢?如果说一定要动用警械才能控制住我们的话,我们认了。可是我们现在醒了!按照标准的办事流程你是 不是应该给我们解开,然后给我们倒两杯白开水来体现你们对良好市民的关心呢!”

“我呸!良好市民!就你俩昨晚那德行还良好市民!”警察姐姐虽然这么说,但最终还是同意了秦建的观点,找了个手铐的钥匙给我们松绑。

正解着手铐,一个老警察走进了值班室。看见我们后淡笑这着说:“两个超人醒了啊!乖乖!~昨晚你俩真厉害。我从警马上有25年了,就没见过你们这么厉害的酒疯子!开车都追不上你们两个。把身份证掏出来接受处理!”

秦建一听要接受处理立刻瘪了,我探着头问:“领导,我们不会要拘留吧。”

老警察笑着说:“你想被拘留?我可以成全你!”秦建很夸张的摆出祈求姿势说:“您看在咱俩没造成什么恶劣影响的情况下就饶了我俩吧!入伍通知书下来了,马上就要走了。这会被拘留我进去第一件事就是自杀!”

老警察蹬圆了眼睛看着秦建说:“你也知道丑!入伍虽然是好事,但是至于高兴地喝那么多么?”

见我俩沉默了,老警察从抽屉里取出一个小册子和两张表格,严肃地说:“过来填表格,再把这小册子上从第5页念到第19页,然后一人写份检讨就可以走了。”

在老警察细心的教导下,我和秦建深刻的意识到了醉酒的危害,并在检讨书里下重誓不再醉酒。临出派出所的时候,老警察笑着说:“你俩跑的真快!到部队别再喝酒了,好好表现,给咱安徽人争脸!。”

千恩万谢的离开派出所,我和小建回到昨晚喝酒的摊点找那老板要回了落在他那的东西。看着马路对面印在晨光下的金子招牌,秦建问我:“准备好没?你有把握完成这最后一搏么?”

出手机一边按着陶莎的手机号码一边淡然的说:“真正的爱不是占有,而是希望她比自己幸福。”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