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啸南疆 中越战争全纪实 正文 六十 中越唇齿相依 为何兵戎相见

巴夫 收藏 6 204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90.html


六十 中越唇齿相依 为何兵戎相见


现在许多文章都发表了分析研究1979年中国和越南之间的这场战争的起因和目的,西方一些国家对我国略有微词,而中越官方出于现行政策的需要也极力淡化这场战争。但任何事情都有其发生发展的原因,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何况是一场国家之间的战争。早在2000多年前孙子就说:“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当时中国最高战争决策者的战争动因是什么不得而知,但我们可以从当时公开发表的文章中略知一二。

引起一场战争的因素是多种多样的,不能从某一方面得出瞎子摸象的结论,同时由于所处角度不同,看问题的眼光不一样,或者说所属的国籍各异,得出的结论会有较大差异。但从当时历史现象,我们是否可以对1979年中国和越南之间的这场战争的根源,作如下几方面的分析。

一是越南地区霸权主义野心的膨胀。早在1930年,越南就制定了“印度支那联邦”的战略,在印支地区,推行“一个党的领导下只有一个国家,一国人民”的政策。1975年抗美战争胜利前,越南就处心积滤地为实现这个战略准备条件。抗美战争结束后,越南当局头脑膨胀,自封为东南亚军事大国,世界第三军事强国,力图在“发展印度支那三国特殊关系”的新幌子下控制老挝和柬埔寨,实现“印度支那联邦”的老计划。它用五万大军和成千的大小顾问,对老挝进行了全面控制。对柬埔寨它也企图如法炮制。在1975年柬埔寨全国解放后,越南就要求柬埔寨政府与它实行“共同的外交政策和经济政策”提出要搞所谓的“越柬联合经济”和“海上共同防务”,还要柬埔寨与它一起反对东南亚国家联盟。在受到柬埔寨领导的反对后,柬埔寨就成了越南实现“印度支那联邦”并进而称霸东南亚的障碍。于是越南变本加厉地对柬埔寨实行武装侵略和政治颠覆的两手,企图将柬埔寨变成它的殖民地。1975年6月派兵侵占柬埔寨的威岛,并以此为开端不断用武力侵犯柬埔寨的领土。在1976年越南和柬埔寨的谈判中,越南当局向柬埔寨提出重新划定两国边界以便吞并柬埔寨大片领海和领土的要求。同时,越南于1975年9月、1976年4月、1976年9月、1977年4月和1977年9月多次企图制造政变,妄图从内部瓦解民主柬埔寨。在谈判桌和小规模的武力难于奏效的情况下,越南撕下了社会主义国家的面纱,不顾过去历届领导人的诺言,诉诸庞大的军事力量,犹如饿虎扑食一样想一口吞掉柬埔寨。从1977年9月起,越南当局派出大批军队,一次又一次的越过边界,向柬埔寨发动大规模的进攻。1977年底,越南当局集中了强大的军队,对柬埔寨进行了第一次战略性的武装入侵,企图速战速决一举拿下柬埔寨,1978年12月3日,越南支持韩桑林成立了“柬埔寨救国民族团结阵线”,12月25日即派出十多万军队,兵分数路对柬埔寨发动了全面攻势,在不到两个礼拜内就攻下了金边。在当时越南领导人的心中,除了美苏之外,他们就是第三军事强国了,完全可以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了,因此到了判不准方向,认不清形势地步。以至想横行天下,称王称霸。这正如当年《红旗》杂志一篇文章中评论的那样:越南现在的一些领导人是民族沙文主义者,他们早在越南、柬埔寨、老挝三国人民抗美战争胜利之前,就已经在盘算怎样窃取胜利果实,吞并柬埔寨和老挝,建立由他们控制的“印度支那联邦”。抗美战争胜利后,他们头脑发热,**跋扈,俨然以东南亚的军事强国自居,妄想依靠强大的军队和从美伪那里缴获的几十亿美元的武器装备,加上苏联援助,就可以称霸一方,为所欲为了。”

毛泽东曾给我国订下“深挖洞,广集粮,不称霸”的国策,受到一些人的讥讽,实则是不了解当时的国情。“杀人亦有限,列国自有疆”,只有越南人不明白这个道理。

二是一边倒的对外政策。我个人认为,越南当时领导人最大的错误,莫过于对外政策的错误。作为一个国土不广,人口不多,国力不强,长期处于战争动乱之中的国家,一定要奉行多边独立灵活的对外国策,游走周旋于各国特别是大国之间,而不能搞什么远交近攻,或者依附于某一个国家,四处树敌。就当时的越南来说,无论中苏友好,或者是中苏交恶,他都应该奉行多边或是双边政策,而不应该把自己绑在苏联的战车之上,与我国结仇。抛开与我国割不断的血脉渊源这一层历史外,起码对一个邻居大国不能熟视无睹。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何况是一个于你有恩的近邻。然而,当时的越南统治集团,确无视自己本身的客观情况,既有夜郎自大之心,又有不自量力之举,自认为找到了苏联这样一个靠山,自己的腰也粗了腿也壮了,特别是赢得对美战争的胜利,得到美国留下的数十亿美元的武器装备之后,自吹自擂为“世界第三军事强国”,意思是除了美国、苏联以外,其他都不住他的眼里。1975年越南抗美救国战争胜利后,河内当局为实现其“印度支那联邦”的地区霸权主义野心,需要苏联作靠山,苏联在确保欧洲战略重点的同时,积极向亚洲太平洋地区扩张,将亚洲纳入势力范围,为了向东南亚扩张,需要越南做打手。在胡志明逝世后,黎笋取得了北越的领导权并随后统一了南越,成为越南共产党总书记。黎笋不仅违背胡志明主席的遗愿,背离中越友好之路,而且在黎笋的核准之下,发动了对柬埔寨的入侵,此举造成了中越两国关系陷入低潮。1978年11月苏越两国签定了具有军事结盟性质的《友好合作条约》。苏、越的侵略行经遭到我国政府的坚决反对。越南就把我国看作他推行地区霸权主义的最大障碍,完全改变了其对华政策,大造反华舆论,煽动民族仇恨,残酷迫害和躯赶越南华侨和华裔越南人。公然对我西沙、南沙群岛提出领土要求,并出兵侵占南沙群岛6个岛屿。频繁在中越陆地边界制造纠纷和流血事件,致使中越关系全面恶化。1978年夏,越共四届四中全会正式把中国列为“最直接、最危险的敌人”、“新的作战对象”。黎笋对政治局发表演讲,更是无理煽动越南对华强硬政策,他讲话的内容是:由于中苏两大国处于冲突之中,美国人就没有被阻挡。尽管胡主席要求我们和中苏双方都保持一致和团结,但实现这个目标是十分麻烦的,因为当时我们不得不在许多事情上依靠中国人。当时,中国每年提供500,000吨的食品援助,还有枪炮、弹药和钱,更不用说美元援助了。苏联也以这种方式帮助我们。 如果我们不这样做事情也就会十分危险。每年我都得去中国两次,就南越与他们会谈。正是在这次,中国压我们脱离苏联,禁止我们与苏联来往,恐怕我做不到! 大家明白,眼下的形势,中国不愿见到我们国家强大,他比美国更令人可恨!……

黎笋对政治局发表演说后,中越摩擦已经在全球公开化了。正是这种一边倒的国策上的错误,导致了中越两国走上了战争状态

1969年,胡志明在河内逝世。他在临终遗言中不忘对中国的友情,他说: 中国唐朝的著名诗人杜甫有一句诗,“ 人生七十古来稀 ”,意思是说人寿七十从来少 。今年,我七十九岁了,已经是 “古来稀 ” 的人了,虽然身体比前几年差一些,但是精神、头脑仍然很清醒。人到七十开外的时候,年龄越高,身体就越弱,这是不足为奇的。但是,谁能预料我还能为革命、为祖国、为人民服务多久呢? 因此,我先留下这几句话,预防在我去会见马克思、列宁和各位革命前辈的时候,全国同胞、党内同志和各地朋友就不会感到突然。抗美斗争可能还要延长,我国人民可能还要牺牲更多的人力和物力。我们无论如何也要决心抗击美国强盗,直到取得彻底的胜利。无论碰到多大的艰苦困难,我们人民要与中国同志互相配合,也必将获得彻底的胜利。我们人民无论碰到多大的艰苦困难,美帝国主义必定要从我国滚出去,南北同胞必将欢聚一堂。我国将获得崇高的荣誉:一个小国英勇地战胜两个大帝国主义-----法国和美国,并为民族解放运动做出应有的贡献。我希望我们党将积极活动,有情有理地为恢复建立在马克思列宁主义和无产阶级国际主义基础上的兄弟党的团结做出积极的贡献。面对中苏现状,我本人十分痛心,但我党要对他们多做团结工作。关于我个人的问题:我的一生都全心全力地为祖国、为革命、为人民服务。现在即使要辞别这个世界,我也没有什么值得懊悔,遗憾的是我不能更长久地,更多地服务。在我去世之后,千万不要举行盛大的吊唁,以免浪费人民的时间和金钱。

胡志明,原名阮必成,参加革命后又曾改名为阮爱国。胡志明自幼对中国文化深为向往,参加革命后更是与中共早期领导人结下深厚友谊。1911年中国爆发辛亥革命,鼓舞了他为越南寻求救国救民的革命真理。1923年,他与张太雷结拜为兄弟。1924年,胡志明化名李瑞从苏联来到广州,在中国刘少奇、彭湃、陈延年等同志的帮助下,举办越南青年训练班,此后声名大振。也是因中国革命先驱对他无私无畏的大力支持,使胡志明日后主导越南政局时一直奉行对中国“友好第一”政策。他始用化名“胡志明”是在1942年8月13日,也在那天,他在与越南抗日革命力量取得联系时,在广西省靖西县被蒋介石地方政府逮捕,从此他在广西各地十三个县的十八个监狱里被监禁了十三个月,受尽摧残和折磨,不得温饱,牙齿脱落,头发灰白,面容憔悴。他写了一百多首诗,以后以《狱中日记》发表。1943年9月10日从柳州监狱获释,随即同当地的越南各民族主义救国组织取得联系,同时恢复了与党的联系。越南独立后,特别是印度支那和平恢复后,胡志明多次到中国访问、度假、疗养,中国的许多地方都留下了胡志明的足迹,也留下了胡志明对中国人民的深情厚谊。1962年5月,毛泽东、刘少奇、朱德、周恩来共同致信胡志明:祝贺胡志明72寿辰。1960年至1962年连续三年,胡志明生日都是在中国度过的!可见其对中国感情之深厚。如果按照胡志明主席的治国之策,1979年中国和越南之间的那一场战争是可以避免的。胡志明去世之后,周恩来总理亲自前往河内吊唁,并嚎啕大哭。因为周胡私交甚密,当时中越两国的友谊处于前所未有的蜜月期。

三是对中国的历史成见。我老家巫溪县原政协主席胡碧山写了一本叫《风雨人生》的书,在书中他记载了这样一件事:“1989年10月,我接待了杨公素同志。杨公素,原名佘贻泽,巫溪县西宁区沈家乡人,抗日时期参加革命,历任越南、尼泊尔、希腊等国外交全权大使、外交部司级、副部级领导职务,是新中国老一辈外交家之一。……我问杨老,‘你在越南作大使,我提个问题好吗?中国真心实意支援越南,为什么反而越南对中国不好?’杨老说:‘道理很简单,越南始终怀疑中国要占领他,收复他,存在戒备心理,怎么说,他们都不信,后来时间久了,慢慢好了些。’”这是一本民间书籍记载的官方人物的民间谈话,谈话者是我国驻越南的前大使,应该说他的看法有一定的权威性。由于越南同我国的特殊关系,他们中的少数精英人物总认为我国会占领收回越南,所以一直心存戒备。其中部分人也不乏亲西方倾向,借故疏远中国。那么越南与我国是咋样的历史渊源呢?



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