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58.html


早晨,国强的家里。

“什么?总司令还让您去谈判?”国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不是说要调您去南京政府任职吗?”

国栋拍了拍国强的肩膀,笑着说:“国强啊,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现在,我也是在南京国民政府里任职啊!能代表政府跟日本军队谈判,这是我的光荣,更是我的职责!纵观驻济南的外交官,也只有爸爸精通日语和国际公法,其他外交官都是刚刚入门……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不去谈判谁去谈判!?”

国强不寒而栗,他瞪着眼睛大叫着:“不!爸爸,你一定不能再去商埠区了!一定不能去,无论如何也不能去!”是啊,今天是五月二号,明天就是五月三号了,历史上,那十几个外交官就是在五月三号被虐杀的!国强暗暗下定了决心:有我在,无论如何也不能让爸爸和那些外交官去白白送死——白白送死不说,还会遭到日寇惨无人道的虐杀!我一定要想办法改变这一即将发生的惨剧!

“孩子,你不要担心!”国栋说,“日本人虽然好战,但也不是不讲道理!我在日本呆了许多年,这一点我很清楚!我相信:只要见到了西田总领事、福田师团长,一切事情都好办了!”

“不!爸爸,说什么你也不能去!”国强固执地坚持着,“昨天,在商埠区里您也看到了,小鬼子对中国人有多么惨无人道!整整一天,商埠区里枪声不断,不知道又有多少无辜的百姓被屠杀……”

“是啊,国强,我都看到了!”国栋的脸色难看起来,“越是如此,我就越应该去面见西田总领事、福田师团长!我相信,这些事情都是日军下层士兵干的,日军上层并不清楚,希望通过我的外交努力,能让日军长官们约束一下士兵,让他们少造杀孽,这岂不是功德一件?”

“爸爸,小鬼子这么大规模的屠杀,他们的长官怎么会不知道?”国强焦急地说,“我看,说不定正是福田那个老家伙亲自授意的呢!”

“不!孩子,你不要把日本军官看得那么坏!日本人我理解,跟我们中国人一样,绝大多数都是善良的!”国栋摇头说,“即使真如你所说——日军上层军官也清楚那些事,那么,我就更应该去谈判了!希望通过我们的交涉,阻止日军的大屠杀,拯救济南城成千上万的无辜百姓,哪怕起上一点作用,我们就是死,也都值了!”

“爸爸——”国强的眼睛里浸满了泪水:这个外交官是那么无私!此刻,他想到的不是自己的安危,而是济南父老乡亲们的生命安全!此去谈判,他可是抱着必死之心去的啊!国强明白,即使自己说破了嘴,也无法说服他了!

“国强,你就别劝爸爸了!他认定的事情,就是十头老牛也拉不回来!”妈妈走过来,笑着说,“你放心吧,日军第六师团现任师团长福田彦助中将是你外公过命的战友!二十年前,他跟你外公在满洲地区跟俄国军队打仗,一起出生入死许多年,你外公还曾救过他的命……后来,你外公战死了,老人家的尸首就是福田叔叔帮着运回日本的。福田叔叔曾给我说过:‘美子啊,将来,不管你们家遇到什么难事,尽管来找我……’这么多年以来,我从来没有去找过他!今天,我就修书一封,让你爸爸捎过去,跟福田叔叔叙叙旧……我相信,有了这层关系,你爸爸应该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国栋皱起了眉头,沉默不语……

国强说:“妈,没用!爸爸此去只怕连福田的面都见不到!你的信只怕根本落不到他的手里。爸爸此次谈判,真的是凶多吉少啊……”妈妈怔住了:“国栋,日本军人会这么不讲理吗?要不,我跟你一起去?”

“那怎么行?”国栋连连摇手,“外交官去谈判,哪有带着家眷的道理!美子,国强,你们就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

“妈妈,您更不能去!”国强说,“如果您代表中国人去跟日军谈判,日本人更会饶不了您!爸,妈,你们都不能去商埠区啊!”国强还在做着最后的努力……

“好了,国强,你就别耍小孩子脾气了!”国栋坚定地说,“我是一名外交官,能代表中国去跟日本人谈判,这是我的职责,这是我的光荣!一些外交官恐怕一辈子也遇不上一次!不管此行有多么危险,也不管会遇上什么事情,我都不能退缩!因为,这是一个中国外交官必须承担的责任!”

“爸——”国强紧紧地握着他的手,泣不成声。难道我的努力,真的无法改变这一历史吗?不行,我一定要想办法……

国栋抚摸着国强的头,笑着说:“国强啊,你的才能让蒋总司令和众位将军刮目相看,爸爸很高兴!你就带着总司令的推荐信,放心去南京中央军校报到吧!希望你能成为我们家族的光荣……”

“是!爸爸,我一定不辜负您的期望!”国强忽然想起一件事来,蹙眉说,“爸爸,妈妈,有一件事,我忘了跟您说……昨晚,蒋总司令想认我做义子,我没有答应……”

“哦?这是好事啊,你怎么不答应?”国栋笑了,如果儿子傍上了蒋总司令,将来的发展可是不可限量哦。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国强说,“我就是不想答应他!我怕一答应了他,就会失去了你们……”

“怎么会呢!”妈妈笑着说,“多个人疼你,爸爸、妈妈都高兴!”

国强心里一动,似乎明白了其中的原委:“爸爸,总司令让您去商埠区谈判,根本没安什么好心!我决定了,我不去南京上什么狗屁军校,也不认他做义父,我要跟着您一起去商埠区谈判……”

“不行!”国栋猛地站了起来,严肃地说,“好孩子,听爸爸的话吧!趁着现在道路畅通,你还是和妈妈、义成一起去南京吧!也让爸爸工作心安。等爸爸谈判结束,马上去南京与你们团聚……”

“国栋——”中村美子握住了他的手,久久不肯放开。

“美子,放心吧,我会小心的!”国栋说,“你就领着两个孩子离开济南吧!听我的话……”缓了一下,国栋叮嘱着女佣:“阿婆,快帮着他们娘俩收拾一下行装!阿婆啊,济南混乱,不行您也收拾一下行装,回乡下躲避几天吧!”

“是!老爷……”

日军第六师团已经陆续开到了济南一带,大战一触即发,把妈妈送出济南,离开这个是非之地,确实是个不错的选择。可是,国强怎么能放得下爸爸呢?自从来到这个世界、来到这个家庭,他就把自己当成了这个家庭的一员,他又怎么能忍心眼睁睁地看着爸爸被虐杀?

该怎么办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