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之抗日篇 纠结 第二十五章

倒霉的疯子 收藏 0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8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81.html[/size][/URL] 杨锋姚朗褚快手三个人来到了王记小酒馆门前。 今天徐老头并没有出来说书,而且还没有到饭口,所以王记小酒馆并没有几个人。 三个人一走进来,杨锋和姚朗就大大方方的打起了招呼:“王老板,多日不见,发财发财!” 正在无精打采打扫房间的王老好一看到杨锋和姚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81.html


杨锋姚朗褚快手三个人来到了王记小酒馆门前。

今天徐老头并没有出来说书,而且还没有到饭口,所以王记小酒馆并没有几个人。

三个人一走进来,杨锋和姚朗就大大方方的打起了招呼:“王老板,多日不见,发财发财!”

正在无精打采打扫房间的王老好一看到杨锋和姚朗,他的眼睛几乎瞪圆了:“怎么?又是你们哥俩?”

褚快手不解其故,他看了看杨锋没说话,姚朗凑到褚快手身边小声的嘀咕了几句,褚快手微微一点头,自顾自的在离门口最近的那张桌子旁坐了下来。

王老好小心的看了看门外,然后拉着杨锋和姚朗进了厨房:“我说你们二位爷可真行啊!这个时候还敢回来!”

姚朗呵呵一笑:“王老板,怎么我们兄弟就不能来了?”

王老好一拍大腿:“我说二位爷,你们到底是干啥的?佟家哥俩是不是你们……”说到这里王老好不敢再说,他做了一个杀的动作。

杨锋微微一笑:“我们哥俩是干啥的你王老板心里会不清楚?佟家那哥俩是不是我们下的手你王老板心里会不明白?可是话说回来,我们哥俩可没有什么地方对不起你王老板吧?”

王老好一抖搂手:“二位爷,你们可不知道,佟家哥俩死的当天警察就找我来了,不过我可是啥也没有说,到了第二天早上警察又来了,说是佟家的人都死了,老老少少那可是八条人命,当时吓得我差点尿了裤子!”

姚朗收起了笑容:“王老板你是怎么说的呢?”

“我?我能怎么说,牙一咬心一横,就三个字,不知道!”王老好一拍胸脯,“别的咱不说,就凭您二位爷为民除害这一条我王老好就不能把您二位给卖了!”

杨锋又是一笑:“那这事儿怎么解决的呢?”

王老好哼了一声:“佟家的人都死绝了,连个告状的都没有,那些当差的和地保就光惦记着怎么分他们的家产,有谁愿意替死人出头,后来听说是用什么传染病顶的缸,这个案子也就稀里糊涂的完了!”

姚朗笑了起来:“我说王老板,你可是中间人,你就真的一点事儿也没有?”

王老好不好意思的搓了搓手:“也不能说一点事儿没有,多少也花了那么一点儿!”

“一点儿?”杨锋看着王老好。

王老好的声音低了下来,他伸出了食指和大拇指做了一个八字:“也不能说一点儿,不过才八十来块钱,还是纸票子!”

杨锋一笑:“老四,给王老板留下一百大洋!”

王老好连连摆手:“不用不用!”

姚朗打开皮箱取出两卷大洋塞到了王老好手里:“我二哥说给你你就拿着!”见王老好还在推辞,姚朗索性把钱直接就放在了菜板上。

杨锋问道:“我说王老板,怎么徐老先生今儿没来说书呢?对了,于波哥俩的那个什么书斋又干起来了没有?”

王老好想了想:“于家哥俩那个书斋倒是干起来了,不过地方就是离这儿远点,徐老拐这两天闹嗓子,所以他就没来!”

杨锋点点头:“王老板,今儿我想请他们几位在你这吃个饭,王老板不会不去请客人吧?”

······

刀子闭着眼睛靠在床头上,脑子里仔细的回想着这次行动的每一个细节。

刀子这一次行动是经过慎重考虑而且仔细推算过每一个细节之后才开始行动的,但是现在事情变成这样让刀子实在无法接受。

刀子忽然有些后悔。

当初为什么要这么做?是因为金钱?还是因为权利?又或者还有一些刀子自己都说不清道不明的原因?

说到钱,刀子并不缺钱,可是刀子也没有钱。

作为老刀把子的二掌柜,刀子不需要钱,因为他的一行一动都不用自己花钱,可是作为一个绺子的总揽把,刀子又非常的缺钱。

老刀把子有自己管钱的规矩,这是当初起局的时候定下来的,随着老刀把子势力的不断扩大,这个规矩也就变得更加严密,更加让刀子感到头痛。

老刀把子的每一处生意都不是一个人说了算的,这是因为当年有人坏了这个规矩,虽说这个人被老黑开膛破肚,可正因为如此,老刀把子的每一处生意都变成由掌柜管事账房先生三个人共同管理,掌柜的负责所有的开销,管事的负责所有的现钱,账房先生负责所有的账目,这三个人相互牵制又相互依靠,这样就使得出现问题的几率大大降低。

王恩和王义是跟着刀子多年的弟兄,也是刀子的退身步。刀子一开始很想把王恩和王义他们弟兄拉进老刀把子,可是无论从老爷子还是把子的嘴里刀子听不到一丝一毫松动的口气,日子久了,刀子反而不想让他们加入进来。

这么多人要吃要喝,就凭刀子一个人实在是有些招架不住,一方面是刀子碍于自己的身份,他能够调动的活钱非常有限,另一方面就是因为老刀把子对财务的管理实在是无懈可击,所以刀子不得不让王恩和王义领着他们的弟兄隔三岔五的到远处做几票生意,但是刀子始终不想让自己的这股力量过于明显,生怕会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老刀把子这几年有好几次把大量的金银财宝秘密的隐藏在雾灵山深处的密营,即使在不景气的时候也不会轻易取出。

当初建立这个密营的时候刀子和把子以及四梁八柱都是点头同意老爷子一手管理的,所以刀子和把子也并没有多问,以至于到现在刀子和把子这两位老刀把子的掌柜都不清楚密营的所在,也可以说他们根本就不知道那些金银财宝埋藏在什么地方。

每一次埋藏财宝的时候都只有老爷子和老黑两个人去,而且老爷子也根本不允许任何人打听密营的事情。

但是自从知道老爷子有这么一个密营的那一天起刀子就动了心,随着财宝的增加,刀子越发渴望得到那些财宝中属于自己的那一份。可是刀子很清楚,他一旦过问密营就会被老爷子猜疑,所以他从来没有问过关于密营的事情。

密营的守卫一直是一枪准儿和钉子、老黑三个人带队,他们每个人各带一队人马,每次都是同一批人去执行任务,而且经常不定时的轮换,每一次轮换的时候他们又都会在不同的地方布下陷阱钢夹竹签一类的机关,因为这个还发生过几次误伤自己人的事情。一枪准儿跟刀子混了这么些年,可以说是刀子在老刀把子里面唯一的心腹,可是从一枪准儿的言谈话语里面刀子还是搞不清楚密营的所在,他也曾经让王恩和王义潜入到雾灵山去找寻那个密营,可是在损失了很多弟兄之后这件事不得不停止了。有时候刀子也很想从钱老板那里得到密营有多少钱,可是钱老板不仅嘴巴严而且一直有意和他拉开一定距离,另外钱老板这个人无牵无挂,轻易也不会走出老营一步。

刀子想,自己现在的所作所为看起来和钱有关系。

说到权力,刀子现在的身份是老刀把子的二掌柜,这个位置不敢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但如果能找一个可以替代这个位置的官职只怕起码得是一个县长团长,甚至省长师长也说不定。

但是刀子很明白自己现在的位置。

自从老爷子的大刀再也没有砍脑袋的那一天起,刀子也就随之江河日下。

老爷子主持大局,把子负责跑外,刀子现在只能眼巴巴看着,因为刀子除了会杀人以外真正精通的就只会杀猪宰羊做屠户。

刀子当年就是一个屠户。

刀子从小是个孤儿,根本不知道亲生父母姓甚名谁,他模糊记得自己的小名叫做什么栓住,六岁的时候流浪到被一个做屠户的老绝户头收养。也该这爷儿俩有缘,这位姓王的老屠户一遇见栓住忽然动了善心,偏这栓住天生愣头愣脑也不认生,爷儿俩一见面便觉得前世有缘般亲切,于是老王头毫不犹豫地把栓住领回了家。回家后,老王头郑重其事地请来王家的族长和长辈们摆了几桌酒席,在酒席上老王头向族人们宣布,从今往后栓住就是他的儿子了,他老王头从此后继有人了。酒酣耳热之际,王氏族长欣然为栓住起了个大号:王继宗。

常言说得好,跟种像种,编筐像笼。虽不是亲生,但王继宗的性格却像极了老王头,一副愣、硬、横、外加不要命的驴脾气。刚开始他和村里小孩儿玩耍,小孩儿们欺生,骂他是野种,这小子也不管能不能打得过人家,扑上去就打,而且是往死里整。那些孩子往往被他那玩命的打法吓倒,不得不向他服软求和。因此,从外面玩耍回来,继宗经常是鼻青脸肿却满脸得意,老王头问起来他也不说。时间长了,村里的孩子都怕他,背地里都叫他“愣种”。

老王头是当地有名的屠户,常出去杀猪宰羊,回来时少不得带些头蹄下水,家中锅里碗里从来没断过荤腥。小继宗如同施足了肥、喝饱了水的庄稼,迎风就长,八岁时已比同龄孩子高出整整一头。看着小继宗壮实的身板,老王头又动了心思。老王头年轻时不仅学过拳脚还练过摔跤,一套拳打得那是虎虎生风、气势如虹。如今他虽已是六十开外的人,身手却还非常敏捷,交起手来三两个寻常壮小伙根本不是对手。可是老王头始终没有后人,他这身武艺也就没有了传人,如今有了儿子,于是老王头一有空就教王继宗压腿、下腰、练拳,十几年的功夫,老王头的那些拳脚杂活儿全让儿子掏了个干干净净。王继宗十八岁那年,王老头寿终正寝,从此王继宗就继承了王老头的香火衣钵,忙时种几亩薄田,闲时操刀杀牛屠猪宰羊挣几个钱贴补家用,日子倒也逍遥快活、自由自在。

都说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当地如果要选“屠夫状元”的话那绝对非王继宗莫属,所以自打王继宗接过庄六的营生后,这一带的屠户们立马觉得日子不好过了。

一般其他屠户替别人家杀个猪宰个牛的,到了主人家吆五喝六不说,还得好烟好酒伺候着,等喝得有点意思了,才摇摇晃晃地起来干活,干活时还免不了指使得主人团团转,磨蹭一天下来,除去工钱不说,还得混上两顿饭,临走还毫无愧色地再踅摸点头蹄下水。而王继宗杀猪与其他屠户都不同,每次都随叫随到,而且进门后直奔猪圈,从褡裢里捧出一捧自带的粮食,放在猪的面前,眼看着猪吃完最后一口,然后取出一钩一刀,嘴中念念有词:“猪啊猪啊你别见怪,你是阳世的一道菜。”不等话音落地,左手的钩已钩住猪的下颌骨,猪往后一挣,右手的刀已经准确而有力地刺入猪心,然后利索地一拔刀,血像喷泉一样喷射而出,一眨眼的工夫猪已气绝。然后他一探腰,两手抓住猪蹄提气旋身,两三百斤重的猪被轻轻提起溜入汤锅。接下来的煺毛、开膛更不用主人家搭手,一顿饭的工夫已收拾得清清爽爽、利利落落,让主人家准备打下手的人常常看得目瞪口呆。至于工钱,王继宗更好说话,主人给多少是多少,从不讨价还价,没钱的用下水顶替甚至管顿饭就得。王继宗杀牛更绝,除了给待宰的牛喂粮食外,还要喂鸡蛋,然后用黑布蒙上牛眼,一手握着三尺长的宰牛刀,一手轻轻在牛脖子上摩挲着,嘴里不知在给牛念叨些啥,同时刀已经悄然压在了牛脖子上。只见他左手一扶刀背,右手迅疾推刀一抹,斗大的牛头落地,紧跟着牛身颓然倒地。一般屠夫杀牛往往都要几个帮手,可王继宗他从不要帮手,整个过程全是他一人完成。就凭他这一手绝活,十里八乡就没人不服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