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婪末日 正文 第96章 引狼入室

sjhexcrvug 收藏 0 3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9.html[/size][/URL] 马彪来到郑万江的办公室,汇报了昨天的情况,马彪得到了一个意外情况,据邻居反应,袁丽娜的丈夫吴海涛和保姆季菊超出了一般关系,袁丽娜经常有应酬回不来,她曾亲眼看见吴海涛夜晚开车带着季菊出去,他们俩看样子很是亲密,不同于主仆的关系。会不会是吴海涛有意制造盗窃案,那他的意图是什么,现在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9.html


马彪来到郑万江的办公室,汇报了昨天的情况,马彪得到了一个意外情况,据邻居反应,袁丽娜的丈夫吴海涛和保姆季菊超出了一般关系,袁丽娜经常有应酬回不来,她曾亲眼看见吴海涛夜晚开车带着季菊出去,他们俩看样子很是亲密,不同于主仆的关系。会不会是吴海涛有意制造盗窃案,那他的意图是什么,现在还无法弄明白,因为在外人看来,做为一个有权、有势、有钱的老板,有男女的关系根本不算回事,如果没有反而倒不正常了,是怕被袁丽娜发现还是有其它原因,马彪一时也说不上来。

怎么忽视了这一点,这肯定是吴海涛玩的贼喊捉贼的把戏,袁丽娜并不知道事情的内幕,只是片面认为家里被盗,便向公安局报了案,失盗一案是他一手制造的。然后,他把季菊想办法藏匿起来,再找公安局光明正大的要求破案,公安局破不了案,袁丽娜即使知道他和季菊的关系也没有任何办法,只有等待公安局的结果,象他这样的人找个地方藏人还不是特别简单容易的事,只要抓不到季菊就无法结案,袁丽娜也没有办法,他的目的是想达到长期包养,躲避袁丽娜的耳目,还是有其他的企图,可他为什么要这样做,郑万江心里这样想。

“郑队长,我们现在该怎么办?”马彪问。

“你想方设法调查吴海涛的私人生活情况,查找季菊的下落,我断定是他把季菊藏了起来,内幕我们还无从知道,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一定会有人知道他的个人隐私,同时注意工作方法,吴海涛可是县里的知名人士,弄不好影响会很大,还有可能影响我们破案工作。”郑万江说。

“我明白了,我马上就去。”马彪说:“有结果我马上向您汇报。”

郑万江打电话告诉黄丽梅,通知她再去找袁丽娜,通过她调查吴海涛的平时生活情况,女人和女人谈话毕竟方便些,有的话男人是不便问的,而女人之间有时是无话不说,这些郑万江是知道的。

黄丽梅找到袁丽娜,直接和她说了一些情况,并把怀疑季菊的疑点说了,袁丽娜听了以后并没有显示出惊讶地样子,她告诉黄丽梅,季菊和吴海涛之间的事已不是一两天的时间了,吴海涛把她请到家做保姆,她就看出吴海涛的用意,吴海涛原本打算让季菊当他的总经理办公室主任,她没有同意,吴海涛自从发迹以后,那颗花心就没有安稳过,把她留在身边主要是为了看住吴海涛,不要明目张胆的胡来。

没有想到是引狼入室,随着她外面应酬过多,这正好给他们这对野鸳鸯创造了时机,但是她没有办法,她是一个有身份的女人,不想把事情搞得满城风雨,这样对她以后的政治前途没有好处,现在的男人就是这样,有了钱以后什么都敢干,为了孩子和名誉,也只有听之任之。

“这些事情你为啥不说出来?”黄丽梅问。

“我会那样傻,说出来对我没有任何好处,现在这种事并不奇怪,哪个有钱男人没有几个相好的。”袁丽娜说。

看来她的心里有着一定的苦衷,这种事说出来没有人同情她,反而说她没有本事,女人拴不住一个男人的心,说明她没有了诱人的魅力。

“你回家以后发现钱被盗,是直接打电话找吴海涛?还是你先报的案?”黄丽梅问。

袁丽娜说:是我先报的案,出了这事也只能找他,当时我也没往别处想,只以为家里进了贼,因为季菊并没有回来,丢些钱不要紧,我是怕以后有麻烦,因为我是经常一个人在家,出了这种事,你说我心里能不害怕。他告诉我不用管了,会找有关部门处理。可是季菊以回老家多日了,她根本就没有回来,我没有想到会是她干的,她没有必要这么做。吴海涛知不知道是季菊干的,我无从知道,吴海涛为什么要这样做,我有些不明白。可以说对他和季菊的事我已经默认了,根本没有必要搞得这么神秘,只有他自己明白这样做目的。

“那你就能容忍他们这样下去?这可是你们生活中的大事,你就没有一点办法?”黄丽梅不解地问。

“现在就是这样一个大气候,经济社会就是金钱社会,有的女人为了钱哪还有什么廉耻可言,可这又有谁能管得了的,总不能因为这个把他抓起来吧,这也是两厢情愿的事。他的事情我管不了也不想管,事情一闹大,有的人不明真相,对我反而会说三道四,编排我的故事,我又能有什么办法。”袁丽娜叹了口气说。

她怎么能这样说话,这完全不是一个政府办公室主任所说的话。黄丽梅见她这样说不禁有些膛目结舌,一时没了话题。

“你是不是对我说的话有些不理解,我是过来人,年龄已到了女人的危险期,俗话说的好男人四十是枝花,女人三十豆腐渣,像我这样已是男人腻味的年龄,人老珠黄不值钱,已没有青春的活力和激情,我要不是政府办公室主任这还好说些,假如我要是为这事离了婚,随了他的心愿不说,他会给我制造一些绯闻轶事。

让我抬不起头来,因为他有的是钱,可以雇人把我说得一无是处,现在有的人对花边新闻特别感兴趣,特别是对一个女人,有影没影都会传的神乎其神,要糟改一个人还不容易。为了孩子和我的今后生活,我不得不考虑多一些,有钱就让他胡糟吧!”袁丽娜显得无可奈何地说。

“你们可是多年的夫妻,你的感情就能接受?简直让人不可思议。”黄丽梅问。

袁丽娜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凑在一起是夫妻,分手如同陌路人。你还是一个姑娘,对自己的未来还充满美妙幻想和希望,爱情本身就是一个虚无缥缈的东西,结了婚你自然会明白,这也难怪,豆蔻年华谁没有美好的理想和夙愿,找一个志同道合的男人作为依靠,踏踏实实的过一辈子。可实际情况不像你想象的那样完美,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有人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这必有一定的道理,现在我好后悔当初结了婚,把自己牢牢地拴在家庭这个十字架上,让自己无法自拔。好在女儿长大了,这对我来说也是一种欣慰和寄托,对感情没有过高的奢求,最好平淡一些。

看到黄丽梅那天真的样子,袁丽娜不禁自嘲地一笑。说:这也许就是我的命吧!命里注定要受婚姻的磨难,你的年龄还小,希望你有个圆满的结局,找个志同道合的人,只要人好就行。钱对于生活来说并不是十分的重要,但一般人是耐不住清贫,有关美丽爱情的传说那只是人们一种思想寄托,或者是青春时期的梦想,咱们谁都没有亲眼看见,红楼梦里面写得不错,两情相悦,情意绵绵,如胶似漆,但到头来毕竟是一场梦,多少年以后你自然会明白,这是现实生活中的一个怪圈。

“那也不能让他这样的胡作非为,孩子知道了那可咋办?”黄丽梅说。

“我能有什么好的办法,我还可以告诉你,和他有关系的肯定不止是季菊一个女人,但是你没有确凿的证据,他做得极其隐蔽,谁也奈何不了他,这种事多了,你想管也管不过来,那种女人不值钱,几句好话哄的她们连北都不认识,会心甘情愿的跟着他。”袁丽娜说:“吴海涛这个人有着男人一种特殊的魅力,可以说是有些女孩喜欢的那种男人。”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