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工厂大搞地道战:福建云霄 成为卷烟制假的重灾区

黑工厂大搞地道战:福建云霄 成为卷烟制假的重灾区


打假队员在大山中挖出一个地下制假工厂。



黑工厂大搞地道战:福建云霄 成为卷烟制假的重灾区


地下制假工厂的主车间假烟满地。


假烟工厂玩“地道战”


福建云霄是卷烟制假重灾区 一套设备日产假烟2万条


烟草行业公认,福建云霄是全国卷烟制假重灾区,不到这个县就不能了解烟草制假现状。“3·15”消费者权益日之前,“新华视点”记者赶赴云霄,亲历了一次捣毁假烟地下工厂的行动。制假分子之猖獗令人触目惊心,假烟产业链之庞大让人深感忧虑,而打假与制假的斗智斗勇竟如警匪大片一般动人心魄。


丛林深处暗藏烤烟作坊


任务信息是高度机密。2月25日清晨8点打假队出发时,多数带队者也只知道大致行动方向。“怕走漏风声。”打假队负责人、福建省烟草专卖监督管理处处长林茂新说。


一片工棚深藏在密林中,将近200平方米。附近堆放着上百个鼓鼓囊囊的大麻袋,用刀片划开,里头装的全是制假烟的辅料。


9点半,打假队进入莆美大山。一堆造假烟用的白色过滤嘴公然堆在路边。记者发现,制假分子竟然用土法建造了高空缆车。


云霄烟草制假分子的装备令人咋舌。专业制假始于1993年。“那时村村制假,整个城关镇上空都弥漫着烟丝甜腻腻的香味。”漳州市烟草专卖局副局长曾武彬说,云陵镇下坂村整个就是个制假工厂。家家都有和正规国有烟厂型号一样的香烟卷接机、锅炉、彩印机、轮式印刷机。烤烟丝、卷接、印刷、包装、各种辅料、运输,每道工序都有人负责。


1997年制假鼎盛之时,全县年产假烟250万条以上,其中80%假冒云南各种香烟品牌。巨量假烟流入市场,直接导致云南烟业衰退。


隐藏把戏堪比“地道战”


随着打假力度加大,1999年,制假由公开转入地下。这里的“地下”一词并非比喻义,而是货真价实的“地面以下”。


制假分子和打假队“捉迷藏”,隐藏招数堪比“地道战”。地下作坊藏在灶台下、抽水马桶下,有些是洞中洞、洞套洞。还使用了液压技术,有的整面墙都能移开,甚至可以遥控。有一家约30平方米的屋子,地面竟然可以整体升降,宛如歌星演唱会的升降舞台。


经慎重研究,当地政府决定,对这种房屋不再认定为“民居”,一律视为窝点,一旦发现,直接推倒房子,即使四五层的漂亮小楼也坚决推倒。


制假分子承受不起这么大的代价,2001年开始向周边果园转移,从2003年起又被迫转向更远的深山老林。


时近中午,记者随打假队来到一处林间空地,奇怪地看到,数百平方米的一大片山坡全部是新土。


“地下工厂就在这下面。”福建省公安厅治安总队侦查员庄玉土说,这是制假分子新的“障眼法”:在洞穴上方盖上大面积的松土,不留任何参照物,让你明知这里有洞,也无从下手。


假烟主要销往上海广东


2月26日清晨,打假队再次出动。探洞打了约6米深,几块盖着彩条编织布的木板显露出来。一把铝制梯子放下去,记者随队员钻进了地下工厂。拉开电闸,顿时灯火通明。


先是一段十几米长的走廊,入口处嵌着一个供财神的小铁台。然后空间骤然扩大,是一间库房,堆得高高的纸箱和麻袋里装着烟丝和各种制假原料。还有些小房间,分别是电机室、厕所、宿舍。


再往里就到了主车间,许多烟枝嵌在不同环节里,一旦开工,就能像流水般吐出来。旁边放了几大箱卷好的烟,抓起一把来看,假冒的品牌包括“红塔山”“黄山”“红双喜”,也有福建本地的“七匹狼”,没有发现“中华”等高档品牌。


记者了解到,这样一套设备目前市场价约25万元,每天可生产假烟2万条。包括挖洞在内,只需生产一个半月,制假分子就可以收回成本,假烟暴利可见一斑。


“他们用的是劣质烟丝,但假烟制造成本总体跟真烟差不多,赚的主要是偷逃税的钱。”林茂新说,待清点登记后,窝点要用烈性炸药全部炸毁。


云霄承接的卷接加工只是整个烟草制假产业链的一环。往上游看,机器来自浙江,烟叶来自云贵川一带,包装盒来自广东,盘纸、丝束等辅料则从走私而来;往下游看,云霄假烟的销售主要是上海、广东两个方向。


曾武彬告诉记者,云霄每年都能打掉案值五六亿元的制假设备和假烟。然而,距假烟灭绝之日为期尚远。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